第1427章 对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想把这“狼人”带给芊芊和那个袁玉都看一看,尤其是袁玉,这家伙如果真的是在起源计划里做过事情,那对于各种能量的研究肯定要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强。

和这“狼人”近距离接触之后,我便越发肯定他的确没死,至少他身体上还是存活着的,只是这家伙现在已经完全不具备任何的自主意识和行动力了。

现在我周围依然能听到一些零散的脚步声,所以我走的还是相当小心。

此时我已经来到了通往上一层的楼梯口处,接着就听到上方的楼梯内又传来了第二个“狼人”的脚步声。

这次听起来似乎也是一个落单的“狼人”,我心里立马涌起了尝试的欲望。

因为刚才利用第三种能量将第一个“狼人”击溃的实在是有些太过突然,我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详细品味其中的过程。

而现在这第二个落单的“狼人”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试验品。

我立马将背上的“狼人”丢下,然后开始静静等待上方的“狼人”接近。

这个“狼人”很快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他对于这里的情况似乎没有什么防备心的样子,甚至可以用大摇大摆来形容。

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藏在这家伙的视线死角处,准备等他一靠近就出手。

而且我也用不着通过声音或者是预估的方式来判断他和我的距离,因为我现在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这“狼人”体内的能量情况。

这种感觉就像是我的体内突然加装了一台可以测试“狼人”体内能量强度的机器一般,而且准度还奇高。

我感觉这个“狼人”的能量水平也就是中等,并且他体内的能量构成也很奇特,似乎既不是灵能也非寒气,而是另外一种我没有接触过的能量。

不过自从杰克给我解释了探测仪上所屏蔽掉的其他诸多能量种类,我就明白这个世界上现存的能量种类远比我之前所了解的还要多得多,所以我现在也没有特别的惊讶。

我现在真正关心的还是对于其他人身上的能量能否像对现在的“狼人”这样有准确的探测度,如果这种探测是通用的话,那就意味着我在今后对阵其他敌人的时候将占据重大的优势。

这个“狼人”此时已经走到了我伸手就能抓到的位置,不过我并没有用打斗的方式去和他相争,而是继续选择用第三种能量的方式来对付他。

我将这第三种能量在体内快速运行了一番,很快这些能量便如同之前的灵能一样在我体内反复涌动,并且还开始在我的体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类似保护膜一样的东西。

我心里更加惊喜了,因为这就表明我的身体和这第三种能量的融合度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

不过这种惊喜也仅限于这些能量现在可以给我提供巨大帮助的前提下,如果说这第三种能量还是和灵能一样,也最终会对我的身体产生反噬作用的话,那其实对于我自身的未来而言无疑是蒙上了一层更大的阴霾。

与此同时,我也清楚地感觉到了对方“狼人”体内的能量波动,这种情况在刚才还没有出现,就是在我自己运行体内能量的时候才开始出现的。

既然这“狼人”体内的能量开始波动了,那就表明他自己现在也必然已经有了察觉。

果不其然,几乎是一瞬间,这“狼人”的脚步声就停了下来,我以为他已经瞬间就被我“石化”了,不过当我打算探头去查看的时候,却感觉面前一股劲风狠狠打了过来。

原来是这“狼人”手里的长刀已经朝我砍过来了。

这个时候我要还是傻乎乎地想要单纯用能量来对付他可就太二了,我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这次没有起作用,但我手上的动作可没停。

我立马将这砍来的长刀单手擒住,接着便是一脚对着这“狼人”的肚皮上踹了过去,将这家伙踢的朝后倒飞出去了数米远。

我并没有立马下杀手,而是在拉开了安全距离之后,便试图再次用能领击溃他。

这次我尽量让自己的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以便于让这第三种能量在我体内体外都更充沛地精心运作。

可是却依然没有起作用。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个细节。

之前第一个“狼人”被我击溃的时候,我其实是和他有过一段短时间的互相对视的,这个时间虽然短暂,可我却记得很清楚,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才彻底被击溃。

如果说前边的能量攻势是一个量变,那么这最后时刻的对视则是造成他彻底崩溃的导火索,也就是质变的关键点。

要知道以前月灵也曾经教过我主动利用清明梦来入侵别人思维的方法,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要抓住机会去凝视对方的眼睛,这样才能加快甚至是决定清明梦入侵的进度。

所以说,眼睛的对视正是两个个体间能量交流、转换的关键渠道。

想到这里,我立马趁着那“狼人”抬头打算朝我爱都袭击的时候,死死盯住了他。

真的奏效了!和他对视的一瞬间,这家伙就浑身抖动了一下,然后动作也迟钝了下来,原本打算朝我扑来的身体也直接原地蹲伏了下去。

而且我能看出来他现在肯定也面临着巨大的眩晕,因为他虽然动作迟缓,可是脑袋却在左右快速摆动着。

我继续死死盯着他的双眼,就好像我的眼睛有吸力一般,他的眼睛也一直在跟着我动。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不到十多秒的样子,接着就见他两眼突然朝上一翻,然后仰面倒了下去……再也不动弹了。

呼……成功了!

但是我却生出了一个疑虑,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这种能力虽然强悍,可是却只在对付单个敌人的时候能起到效果。

假如刚才那俩“狼人”不是一个一个出现,而是两人一起现身,那我虽然不至于陷入险境,但至少肯定是没法用能量直接击溃对手的。

我快步上前确认了那人的确被我击溃之后,便将这两个“狼人”一同搭到了肩膀上开始朝更高的楼层爬了起来。

接下来我就没遇到任何敌人了,虽然沿途也能听到附近有零散的脚步声,不过距离我都有一段距离,我之所以能听见,也只是因为我现在的听力早就恢复到了巅峰水平的缘故。

我最终在刚才袁玉告诉我的楼层内找到了他们,当时他和芊芊都躲藏在这层楼内的一间偏僻的控制室内,我注意到这控制室内外都有很多暗藏的通道口,估计袁玉就是利用这些通道来避开了“狼人”的搜查。

袁玉就是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小伙子,相貌平平,更关键的是他看起来简直可以用“羸弱不堪”来形容了。

他应该是一个并没有被蛊虫病毒或者是灵能浸染的个体,这在现如今的大环境下简直是“稀有品种”了。

看得出来袁玉还是有点害怕我的,因为他和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表达了自己绝对不会背叛我的意图,而且说他原本有几个同伴,但是他们都不同意和我合作,现在已经在袁玉的配合和芊芊的能量攻击之下全部毙命了。

很快芊芊也点头表示了肯定:“他说的是实话,这几个人不识时务,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

我皱了皱眉,心说这小子怎么给我一种二五仔的感觉……这人如此轻易就背叛了自己的同伙,那岂不是也意味着会更加容易背叛我了?

不过现在还没必要和他纠缠这些,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我第一时间询问了我们山峰外那些包围这里的人的情况,芊芊叫我放心,她说她刚才已经通过监控查看过了,我们的人大多已经退到了安全地带,损失并不大,而且袭击我们的人其实也就是这些“狼人”。

“你是说,外面也有缅甸蛊师?”我惊奇地问道。

“当然了。”袁玉在旁边说道:“他们早就知道王-丹会对付他们,所以一直在查这股能量的源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肯定会倾巢出动。不过这些白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其实王-丹已经离开这个岛了,接下来他们在缅甸的老巢可就要遭殃了。”

“老巢?”我忙问道:“他们的老巢该不会就在兰里岛吧!”

“正是那里。”袁玉似乎有些意外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懒得和他解释,心说这样一来我就得更加快前去兰里岛的进程了,我冲他摆摆手叫他别问这么多,而是赶紧想办法让我们离开这里。

“你放心,离开这里不是问题,但我们在离开之前还必须得肃清里边的缅甸蛊师,否则让他们出去之后只会加大你们的负担,而且到时候乘船回陆地的时候说不定还会遭到他们的追击呢。”袁玉说完之后,便快速启动了控制台,开始对这整个建筑内的通道系统进行调配。

他告诉我说他现在所做的就是尽可能关闭那些缅甸蛊师的去路,然后让他们在狭窄空间内与那些小黑东西,也就是他自己口中的蛊婴进行搏杀,只要空间狭小,这小缅甸蛊师就会优势尽丧,被小黑东西撕成碎片。

接着我又趁机询问他海下基地的事情,他说那海底的基地建筑完全就是起源计划在后期造出来的,那个时候的蓝鸟公司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王-丹极力阻止,也没能让陈烈和月刚改变心意。但是后来在王-丹死亡之后,从她身上聚敛生成的能量意识体却恰恰利用了这个建筑的天然隐蔽优势,长时间在这里暗自恢复、增强她的能量,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那你们怎么不去阻止?”我说道;“你是起源计划的人,你应该知道那个建筑的存在才对。”

袁玉摇了摇头说道:“不,光凭我们这几个人是阻止不了的,更何况王-丹也并不是普通的无脑意识体,事实上她和芊芊一样,都保留了人类大量的思维和学习的能力,她并不会滥杀无辜,她只是想复仇而已。而且她复仇的目标是兰里岛的缅甸蛊师,让她去把那里罪恶的源头清理干净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赶忙将兰里岛上很可能藏有解决灾变的终极方法说了出来,但是这个袁玉居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连连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方法,而且就算是有,那也应该是我们先知道才对。你说的那个欧阳硕还有他的姐姐欧阳菁菁我都认识,这不过就是两个骗子而已,你没必要相信他们。”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立即否认他的说辞,可是我自从看了丹拓的清明梦之后,就对此产生了十二分的怀疑……这姐弟二人虽然不一定是和我们完全作对的死敌,但他们的确在某些方面欺骗了我们。

袁玉见我没有回嘴,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同样不信任我,但是我会证明自己的,而且你也能看出来,我本人没有任何特殊的能力,你想杀死我,那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我点点头,叫他别废话了,赶紧抓紧时间把这些该死的缅甸蛊师弄死。

接着我便看到两侧亮起了一些监控屏幕,从里边我果然看到那些缅甸蛊师现在已经被分隔困在了不同的通道或者是隔间内,而那些刚才被我用寒气复活的小黑东西此时也正朝他们猛攻着。

然而就在这时,袁玉的脸色却突然变了,他惊慌地说道:“不好!她被发现了!我得去救她!”

我皱了皱眉问道:“她?谁?”

接着就见这袁玉指了指我侧方的另外一个监控画面,我眯着眼睛朝上面一瞧,这才惊奇地发现原来是之前我和那个已经死掉的蛊婴所救出来的诡异女人。

要知道刚才那蛊婴死亡的时候袁玉几乎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可是这女人一遇险,他居然就如此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