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束手就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月影站在虚空中,眼神冷戾,注目看着下方。

忽然,他的神念一动,在瞬间就察觉到了宁川的动静,月影的眼神冰寒,一抹杀机在他的眼底中迅速划过。

这一次,月影没有直接出手,您宁川这小子一肚子坏心眼,他算是领教了。她若是在这个时候出手,很容易就会伤及无辜,而宁川那个小子又奸猾非常,再让他跑了,那这事就会变得越发的棘手了。

所以,月影还是决定等宁川跑到没人的地方,他再出手。

又过了一会儿,月影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了,他的脸色在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伸手一抓,等他把那个人抓过来的时候,差一点儿直接吐血三升。

这个人压根就不是宁川,而是一个穿着宁川衣服的男人。

宁川控制这个男人的手段也很简单,就是用精神之力操控他,让他狂奔。

这样简单的手段,再一次哄骗了月影,把月影给气得把银牙咬的“咯咯咯”直响。

“该死的宁川,等我抓住你我定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月影随手把那个男人给丢了出去,恶狠狠的说道。

宁川再一次奸计得逞,这倒不是说月影就是一个笨蛋,但在刚刚的那种情况下,月影的反应也只是一个人的本能想法而已。

月影气急败坏的疾射而去,他很快就找到了慕容寒玉。

刚刚的那一幕,慕容寒玉都看在了眼里,他也是暗暗佩服宁川的本事,能在神女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这个宁川也不是一般人啊。

看着暴怒的神女,慕容寒玉不禁多了几分小心。

月影冷冷的看了一眼慕容寒玉,开口说道,“能尽快找到那个该死的混蛋吗?”

“我得找刘伯。”慕容寒玉皱了皱眉,开口说道。

说实话,他现在的心情极为复杂,他甚至都有些后悔跟神女合作了。

从种种情况上看,这个宁川绝不是寻常人,这从他数次从神女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就能说明一切了。

慕容寒玉有着极为强烈的感觉,那就是神女根本就斗不过宁川。

可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可以走了,车都上了,他还能怎么样。他要是牙崩半个敢说个不字,眼前的这个女人还不得把他给碎尸万段啊。

月影面无表情的说道,“走。”

慕容寒玉眨巴了两下眼睛,开口说道,“神女,我的法宝……”

他可来帮娜迦卡办事的,人没抓到,可他的法宝却完蛋了,这让他十分的肉疼,这个损失,自然要有人来补偿才对。

月影冷冷的看着慕容寒玉,把慕容寒玉看的心里直发毛,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月影眼中的凌厉杀机这才消散,他缓缓地说道,“事成之后,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你的法宝不只是能修复如初,还能提升一个品阶。除了这些之外,我再送你一件法宝。”

他说到了这里,顿了顿,眼神变得越发的凌厉了起来,“在没抓住那个该死的混蛋之前,你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慕容寒玉被他的眼神给吓得一哆嗦,但还是心中暗喜,“好。”

随后,两个人就找到了刘伯。

不大一会儿功夫,刘伯就给了两个人宁川所在的位置。

两个人在得到了消息之后,便追杀而去。

此时的宁川正在一家小客栈的房间里,他刚刚从月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之后,便藏身在了此处。

宁川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不能往城外跑,城外空旷,若是被月影那个该死的女人给发现了,他可就无路可逃了。

在天冢城里还好一些,就算是月影追过来,他也可以趁乱逃走。

宁川用神念扫了一下储物戒,玲珑和蓝星都还好,在感觉到了宁川的神念之后,玲珑的小脸上也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凝重之色。

宁川皱了皱眉,开口说道,“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只要我不被那个该死的女人抓住,米格和雷克赛两个人就不会有危险。”

“宁川哥哥,雷克赛大哥和米格两个可是叛徒啊,他们两个若是被抓住了,那可就惨了,你得想想办法啊。”玲珑一脸焦急的说道。

“好了,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其他的事交给我来做。”宁川伸手揉了揉玲珑的小脑袋,安慰道。

玲珑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是跟玲珑这样的说话,但心里却是十分的焦虑,神女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他,肯定跟慕容寒玉有着极大的关系。

可现在考虑这个也没有什么用,他现在要考虑的是藏身在哪里的问题。

宁川非常清楚的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月影就会杀上门来。

最令宁川头疼不已的是,蓝星也被暴露了出去。

自从蓝星出世以来,就一直在阵法中,没有泄露出去一点气息,可就算是如此,对方也知道了蓝星的存在,这就让人很是头疼了。

如此看来,他在此处就再也不能待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宁川的神念一动,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就像是被兔子踩到了尾巴一样,飞速逃走。

他才到了窗子旁,一道雪亮的剑光就劈了过来。

宁川不禁暗道了一声,“不好,我还是跑晚了。”

心念电转之间,宁川就已经暴退了数步,避开了那一剑。

这一剑把宁川给吓得不轻,等他注目看过去的时候,一眼就到了一脸阴沉的月影,还有跟在他身后的慕容寒玉。

慕容寒玉在看宁川的时候,眼神有些复杂。

月影的脸色阴沉,一双漆黑的瞳眸之中布满了森寒之意,“该死的宁川,你不要一再挑战本尊的底线,你若是再跟本尊玩花样,本尊对你可就不客气了。”

他说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宁川一再触及他的底线,他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宁川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娜迦卡已经彻底愤怒了,他若是再逃,就会被这个女人给弄死。

好汉不好吃眼前亏,不让跑就不跑呗。

宁川站在原地没动,他的脑子在飞快的运转着,他在想着他要如何化解这次危机。

慕容寒玉很是复杂的看了一眼宁川,宁川眼前的处境极为危险,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宁川这个小子还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然后再次逃走。

可他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的法宝被毁了,只要抓住宁川,娜迦卡就会帮他修复法宝还会提升法宝的境界,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宁川死死的盯着月影,他的眼神变得越发的幽冷了起来,“娜迦卡,我若是束手就擒,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你会让我过的生不如死。结果我已经知道了,我什么还要束手就擒呢,你只管来打我就是了。”

月影的目光一闪,“本尊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数三个数,是死是活,你自己选。”

是死是活,我自己选!

一听这话,宁川就一肚子气,他被那个该死的老太婆给送到了这个空间里来,神通不能用,法宝不能用,这些到还不算,他居然还被一个女人给追杀的满世界乱跑,真是活见鬼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娜迦卡道,“一……”

“卧槽,你还真数数啊,我服了你了,我投降。”宁川耸拉了下了脑袋,把满腔的愤怒都化作了卧薪尝胆。

言罢,宁川便盘膝坐了下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他若是在这个时候逃走,娜迦卡那个该死的女人一定会当场斩杀了他,凭着他的本事,根本就没有办法与这个女人抗衡。

若是束手就擒的话,他还能徐徐图之。

见宁川如此老实听话,月影便敛去了眼中的杀机,伸手一点,一条闪动着寒光的锁链就锁住了宁川。

宁川闭着眼睛,他很快就觉察到了这锁链的不同来。

这锁链上面居然有麻痹神经的毒素,只要被锁链给捆绑住,难毒素就会通过皮肤和呼吸进入到被绑缚之人的身体中。

还有最要命的一点就是,一点被这锁链给捆绑住,他想要逃却是不能了。

在感觉到了这些之后,宁川才知道娜迦卡的阴险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一脸苦逼的盘膝坐着,不禁在心中暗道,“这回算是完蛋了。”

他宁川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本以为可以化解这场灾难,可玩来玩去,他还是把自己给玩死了。

接下来,娜迦卡会对他做什么,他都不敢想。

慕容寒玉见宁川肯束手就擒,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他急忙拍马,“神女威风。”

“你把他身上的东西都拿走吧。”神女淡淡的吩咐道。

宁川想哭的心都有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打劫。

这些好了,毛线都木有了。

慕容寒玉拿走了宁川的储物戒和虚鼎,然后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神女。

神女的目光一闪,伸手一抹就抹掉了宁川的神识印记,然后一抓,就把玲珑和蓝星给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