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6章 这是怎么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长老这是怎么了?”沐漓有些心惊的问道。

“伤心过度,而且是受到了惊吓所致。”林煜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没错,他当年也是被一起冰封了吧,但是他身上有特殊的东西护体,所以冰封之后,他又恢复了过来,但是看到自己的族人,全部遇难,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才导致现在的样子。”

“林煜,有办法恢复吗?我求求你,让他恢复过来,他是我的亲人,十六年来,我唯一见到的亲人。”易茗雪无助的拉着林煜的手。

“我试试吧。”林煜说:“家人都成这样,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大长老身上有神物护体,不管遇到多重的袭击,都能保他不死,但是只能用一次,你说的没错,他被冰封之后,又破冰而出,但是看到家人变成这样,而他,又没有办法运转大阵救亲人出来,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易茗雪叹了一口气道。

“你们祭坛上的东西,到底需要什么的条件才能运转,不是说易氏的血脉就行吗?”林煜问。

“易家的血脉是其一,其二,是拥有神力的人才能运转,大长老虽然是长老,但是他除了大智慧之外,和普通人其实是相去无几的。”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等到现在,每天面对这些,然后活生生的把自己给逼疯。”易茗雪叹了一口气道。

“他这些年,一定很痛苦吧。”沐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没事,应该能让他清醒过来。”林煜道:“走,我们先带他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吧,现在祭坛周边,有一股巫力波动,这应该是当年作俑者留下来的,只要我们动了祭坛上的东西,大阵就会触发,到时候我们就会被发现,我想想办法,尽量让对方发现不了我们。”

“好。”易茗雪点头。

一处大殿之中。

这是易氏平时族会的地方,现在大殿外面全是冰雪,里面的温度也极低,林煜把大长老放在了大殿里面,用金针让他陷入了昏睡当中,然后便开始为他治疗。

大长老是伤心过度才导致的这种情况,林煜双手按在他的太阳穴上,皇世无极经混厚无比的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脑海里,修复着他受损的神经,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林煜才收回双手。

“怎么样?有没用?”易茗雪紧张的问道。

“还不知道,看他醒来以后吧。”林煜微微的摇摇头道:“精神层面的东西,谁也说不好,成败都只有一次,如果这一次治好了,以后将永不在犯,如果这一次治不好,以后做的在多也是徒劳无功。”

“不会有事的,大长老一定不会有事的。”易茗雪喃喃的说。

拔下了大长老身上的银针,林煜注视着大长老,要是稍有不对,他只能用强制手段让他继续沉睡下去。

“大长老,你醒了,你认识我吗?”易茗雪连忙上前,她急切的问道。

“你……你是。”大长老自然不认识易茗雪,他的神智虽然已经清醒,但是十六年前的易茗雪,和现在的样子差距有很大,所以他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我是雪儿啊,易茗雪。”易茗雪说。

“雪儿……雪儿你回来了。”大长老坐了起来,喃喃的说:“回来了就好,你回来了就好。”

“大长老,你认识我了,你没事了。”易茗雪喜极而泣,她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到了肚子里了,不管怎么说,只要大长老的意识清醒了就好。

“你已经这么大了,距离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大长老有些迷茫的说。

“十六年了,已经过去整整十六年了。”易茗雪黯然的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办法回来,我也在想解救族人的方法,对不起大长老,我来晚了。”

“不,不晚,只要你回来了就好,你是我们易氏一族的希望。”大长老说:“雪儿,现在我就将易氏一族的族长之位,传给你。”

“为什么啊大长老,我还年轻,担不了大任,而且现在我带了朋友过来,他会发动自救大阵,让所有的冰雪消融的。”易茗雪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不了解情况。”大长老无奈的说:“祭坛之上,是我们易氏一族的至宝,阴阳宝典,它可以预测未来五百年世界格局走向,而且拥有此宝典的人,能逆天改命,改变格局,可以说拥有了这件宝物,就等于说是拥有了天下。”

“宝典置于祭坛之中,每年中秋,我们都会行祭典大礼,但十六年前的那一次大典,我们突然遭遇了袭击,我们防不胜防,族人全部被冰封了起来,但是对方没有抢走宝物。”

“因为我们的祭坛,是远古伏天氏留下来的镇天青石所造,篆有阵法,只要一旦遇到有人强抢,祭坛就会自动锁闭,论你能力涛天,也不能将其破坏。”大长老道:“除非是易氏一族的长老,方有这个资格打开。”

“我已经年老力迈,实在是无力破开禁制,所以只有传给你,才能得到祭坛的认可,得到祭坛认可以后,方可取出宝典。”

“而且祭坛上面是我们一行天的护法大阵,只要取到宝典,启动大阵,就可以消除这些冰雪,届时,易氏一族就可以全部回来。”大长老说:“所以只有将长老之位传给你,由你破开禁制,在由你朋友无上神力发动大阵,才有可能救我们于水火啊。”

“可是……我担任长老,不合适。”易茗雪还在犹豫。

“雪儿,你这些年,为了救家族于水火,受尽了苦头,你不合适,谁合适呢?”大长老叹了一口气道:“易氏一族,从来没有重男轻女一说,来吧,现在我就将所有的一切传予你。”

易茗雪缓缓的跪倒在地上,行了一个易氏家族特有的大礼,她平静的说:“茗雪,必不负大长老所望。”

大长老的神色庄重,他缓缓的伸出右手,只见他的手心处多了一抹淡淡的银芒,这银芒,就是长老的像征,他抬起了手,将手中的银芒注入到了易茗雪的额头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