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先苦后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旁支少年表情很认真,听了李寵的话后回应道:“这就是在家族的藏书阁里面功法,只是没人关注而已,但我就喜欢炼体,所以就修炼它了。”

旁支少年的话让李寵更加生气,因为只有他们本家的人才能够随时随地进入藏书阁里挑选功法。

旁支少年刚刚还有点紧张,因为李寵在李家的名声太高了,而且又是族长的亲孙子,所以出手的时候并不是很干脆。而现在,经过了几次交锋,他对自己有了更多的自信了。

下一刻,旁支少年主动攻过去,快速的拳头直接落在李寵的手臂上,因为李寵就是用双臂来抵挡。而李寵面对这么暴力的攻击,马上就陷入了被动。

族长李道东看着都着急了,手中的茶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捏碎了。但是,他又不能做什么,只能老实的看着比试。

李寵虽然陷入了被动,但他不是没有办法了。在李家中,他得到的资源可不少,随便拿出一点来都能让族内的人眼红。这时,李寵终于拿出了他第一件武器,一个黑色的手套被他带上了。

“蹦”的一声,胖子少年被打退了,拥有手套的李寵,拳头力量非常可怕,胖子少年与之交手的右手变得非常红肿。

在之前,周围人中大部分是支持李寵的,毕竟李寵一直是他们心中的偶像。可当李寵拿出手套后,周围人的欢呼声就变得少了。因为他们认为,李寵用上这宝贝,虽然合理合规,但是心里冕承受不了,李寵应该靠自己的实力打败,而不是靠着外力。

李寵很愤怒,所以开始了疯狂的攻击,加上本身他力量就高于对方。旁支少年终于不敌,身体被打出了场外,这场比试就这样结束了。

“呵呵”冷凡笑了笑,但没有说什么。

李寵走下台,周围已经没了欢呼声,每个人眼中都对他保持了一种怀疑的神色。而李寵心中也不好过,毕竟自己自认为很优秀,本来可以靠着自己本身的力量,直接成为第一。

比试继续,下一场是李丹丹上场。李丹丹实力其实很弱,但是她的运气非常好,因为她的对手比她更弱。所以比完后,她就很轻松的获胜了,一点压力都没有。

几场比试后,一个长得很普通的少女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上了比试台上。冷凡很注意这个少女,在上午的比试时,他就能发现这少女与众不同。

“丹丹,这女孩子是谁?”冷凡问道。

李丹丹回道:“她叫李冬梅,是一位旁支中的旁支族人。”

“什么叫旁支中的旁支?”冷凡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李丹丹解释道:“李家旁支中也分了三六九等,特别是比较强大的旁支,下面都有些一些分家。”

冷凡明白了,道:“这李冬梅看上去很劳累?”

李丹丹回道:“是的,其实很多旁支的人过得并不好,他们也要每日为生活劳累。这李冬梅爸爸很早就已经过世了,留下她们母子两人在李家。而最近,她妈妈得了绝症,必须要很多的钱才能维持生命,所以李冬梅会出去打工。”

冷凡听后,略感忧伤,问道:“李家都不帮一下吗?毕竟都是一家人,他们也不差钱把?”

李丹丹苦涩的回道:“黎哥,李家的人很多,只有本家的人可以得到最大的资源,像李冬梅这样旁支的旁支,不可能的得到资源。就是每个月的生活补助可能都无法拿到,他们的生活与外面的穷苦人没什么不一样。”

比试开始了,李冬梅开始攻击了,别看她一声疲惫,但战斗起来后,她的战力非常强,几招后就已经把对方打得无力还手了。

“丹妹,这里有一颗丹药,给那李冬梅送过去。”冷凡拿出一颗丹药放在李丹丹手中。

李丹丹问道:“这丹药有什么用?黎哥可不能有损公平的事情发生。”

冷凡笑道:“这只是一颗疗伤的丹药,那李冬梅明显在比试前就已经受伤,这样比试对她就是不公平,而且我也很看好她,希望她能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李丹丹明白后,马上就小跑过去了。

李丹丹很快就找到了刚下场的李冬梅,而李冬梅此刻非常劳累的坐在地上,身边并没有一个族人关心她。

“冬梅”李丹丹喊道。

李冬梅抬头看见李丹丹后,疑惑的问道:“你叫我吗?”

李丹丹点头,然后靠近,道:“你受伤了,我给你送来了疗伤的丹药,你吃了后就能痊愈了。”

李丹丹说完后,就把冷凡送来的丹药递过去。但是,李冬梅并没有要接受的意思,只是盯着李丹丹看。

李丹丹问道:“冬梅,你不要吗?这丹药可真贵了。”

李冬梅摇头,道:“我不会吃的,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疗伤丹药,说不定还是毒药。”

李丹丹听后,就有些愤怒了,自己好心好意的送来,怎么被人冤枉呢?道:“冬梅,我为什么要害你?我和你有没有仇。”

李冬梅回道:“因为我打败了你们本家的人,所以你要害我,只要我不再商场,你们本家就少了一个对手,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李丹丹无语了,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会用这样的思维去想问题,而且把她当成了一个坏人。

“哼,这丹药也不是我送你的,是黎哥让我给你的。他说你在商场之前就已经受伤了,所以为了公平,让给你丹药疗伤的。”李丹丹怒道。

李冬梅一怔,问道:“是黎哥给我的?”

李丹丹点头回道:“是的,不然我会来找你吗?你可以误会我,但不能误会黎哥。”

李冬梅看向了冷凡所在的方向,而冷凡正好也看着他们这边,并且冷凡在看见她的目光后,还主动的点头示意。

李冬梅犹豫了,如果真的是冷凡送来的丹药,那绝对不会是骗她的,因为在她眼里,冷凡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李丹丹再问道:“你还要丹药吗?不要的话,我就送回去了。”

李冬梅听后,那是快速的把丹药拿过来,道:“这是我的。”

李丹丹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回去了。

李冬梅把丹药捧在手中,在犹豫了几秒钟后,她直接一口把丹药吃下了。

李丹丹回到了冷凡身边,问道:“黎哥,李冬梅也太极端了,好心没好报。”

冷凡问道:“怎么呢?”

李丹丹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片。

冷凡听后,笑道:“丹妹,你应该体谅一下她,她处境完全能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去思考问题。换做是我,我也会多想想,毕竟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发生。”

冷凡看向李冬梅的时候,只见李冬梅完全恢复了,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精神。

第二轮比试结束了,紧接着就是第三轮,李寵再次上场了。

李寵的对手是一位本家的少年,而且在本家中实力仅次于李寵,所以从各方面看,李寵这次比试不会那么轻松。

“李旦,你还是自己认输,你从来都没有应该我。”李寵对他的对手,也就是名字叫李旦的少年道。

李旦回道:“寵哥,不比比怎么知道结果,你上一场如果不是因为那手套,你会赢得这么轻松吗?我们也已经半年没交手了,指不定你已经不是我对手了。”

李旦的话让明显有嘲讽的意味,所以李寵听后心中十分的愤怒。

李旦还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就算是以前的交手,我也没有使用全力,原因你自然知道。可现在,我不得不拼一拼了,原因你也知道。”

李寵深吸一口气,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了,那就拿出你全部实力,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两人在对话后直接动过手了,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出手,而且两人的功法几乎是一样的。李寵增强力量的手套,而李旦腿上似乎也有增强力量的护腿。

两人的打斗很精彩,算是今日比试中,第一场打得这样难解难分的。

冷凡漏出了一丝微笑。

李嫣问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吗?”

冷凡道:“就是看他们两人打得这么精彩想笑。”

李嫣喝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注意,我会阻止你对李家实施的任何不利的行为。”

冷凡闭上嘴了。

李道东这个时候来到了冷凡身边,笑着对冷凡道:“李黎,你看我李家是不是越来越强大了,后辈中也出现了这么多优秀人才,他日必定让李家更加繁荣。”

冷凡道:“确实有几个可造之材,我是比较看好他们的。”

李道东听到冷凡这么回答,心中肯定其中有他的孙子李寵。接着说道:“李黎,既然你都肯定了他们,何不让他们在你身边多学习,你看这事可以吗?”

冷凡沉默片刻,回道:“半年后,昆仑宗会开山收弟子,你可以让他们去试试。”

说到昆仑山脉的工程,李道东是早就已经打定主意了,要让更多的李家子弟进入。但是,他现在还是想要冷凡亲手指教他的孙子,这样才能让他们这一脉更强,更能领导李家。

“李黎,你看我孙子李寵怎么样?”李道东是直接的问道。

冷凡很平淡的回道:“一般。”

一般?这回答让李道东有些失望。

冷凡接着又说道:“李家中的那李冬梅是一个人才,我非常看好她。”

冷凡忽然说出了一个叫‘李冬梅’的人,李道东都不知道李家中还有这个人。

“李黎,你认为李冬梅在年轻一辈中是最强的吗?”李道东问道。

冷凡回道:“不,她还不是你孙子李寵的对手。”

李道东疑惑的问道:“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对李冬梅这么看好,你应该更看好李寵。”

冷凡笑了笑,然后回道:“那是因为李冬梅在没有任何的帮助下,竟然可以修炼到六品异能,战斗力堪比五品,加上意志力,一般的五品异能都不是她的对手。”

李道东听得有点迷迷糊糊,而他还不知道李冬梅到底是谁,至少在本家中,肯定没有这个人。

李道东笑道:“都是李家的后辈,如果你这么看好她,我让她来你身边,你可以指教她一二。”

李道东这样说,心中还是有些不愿意,还有就是,他不认为冷凡会答应这个要求。但是,他又一次想错了,冷凡马上回道:“可以,现在就可以让她过来。”

李道东:“……”

场上,李寵还是打赢了,只是结束后,他非常的虚脱,全身都大汗淋漓。

李冬梅这边,她算着自己什么时候上场,而她此时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她的妈妈也来这里为她加油了。

“冬梅,尽力就可以了。妈妈这病是治不好的,只要你开心,妈妈就开心。”李冬梅妈妈含泪说道。

可是李冬梅却不听,回道:“妈妈,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国外有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他们能治好你的病。只要我拿到第一名,用功法去跟族长交换金钱,我们就有钱了。”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李冬梅,刚刚族长传来消息,让你去他那里。”

李冬梅听后,只能回道:“是”

李冬梅妈妈担心道:“冬梅,在族长面前不要乱说话。”

李冬梅回道:“知道的”然后就跟着来人走了。

李道东本来是想提前与李冬梅聊聊,但他孙子李寵看上去有些虚脱,所以他先去李寵哪里。李冬梅就这样直接来到了冷凡身边,眼睛直直的盯着冷凡看。

冷凡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笑着问道:“我是不是长得很帅?你这么看着我。”

李冬梅回道:“你长得一点都不帅,我看着你是因为我很崇拜你。”

“是吗?那我应该高兴”冷凡笑道,然后问道;“那你崇拜我什么?”

李冬梅回道:“我崇拜你从小过得比我还惨,可现在活得比任何人都好,我的目标就是像你这样,先苦后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