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8章 独闯剑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个小小的守山弟子,也敢擅长作主?耽误了大事,你可承担得起,速速禀报!”

洛天负手而立,冷声喝道,直震的这个大罗弟子身形摇摇欲坠,身形差点没有从虚空之中掉下来。

“你——”

这名大罗弟子当年和南天一剑关系非浅,之所以为难洛天,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他不敢不去禀报了,这个洛天不好惹。

“洛天来了?”

九鼎剑宗之中,执法长才任天正正在巡视,很快的接到了这个消息,不由的一呆,他没有想到,这个洛天竟然敢直接到九鼎剑宗来。

“任长老,此事该如何定夺?”

这名弟子看向任天正道。

“不管如何,来者是客,我想这个洛天不是来闹事的,他是天地门弟子,我们不能拒之门外,理应以理相待,请他进来吧——嗯,我直接去吧,”

任天正想了一下说道。

“是,长老,”

这名弟子恭敬道。

任天正现在的境界是大罗六级,实力不高也不低,不过,在九鼎剑宗添为执法长老一职,权力却也不小。

“任前辈,有礼了,想不到劳您大驾,”

任天正出来了,洛天上前恭敬道,他知道这个任天正对花想容极好。

“唉,小友,你不该来啊,这位是——”

任天正看向洛天轻声叹息,然后看向洛天身边的叶风。

“他是我的一个随从,”

洛天随意的说道,心里却是略表歉意,倒是叶风并不介意,冲任天正躬身,如果让任天正知道,这个随从可不简单,乃是一位仙帝时,怕是任天正当不起这一礼。

“前辈,实不相瞒,我是为花姑娘而来,想请剑宗宗主放了花姑娘,”

洛天直接说明了来意。

“这件事——难啊,”

任天正不由的苦涩道,这些年,他付出了很多,不知道劝说了花月夜多少次,都根本无果,都被花月夜严词拒绝。

“再难,我也要一试,”

洛天坚定的说道。

“好吧,你们随我来吧,”

任天正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件事因洛天而起,如今洛天到来,末必不是一个转机。

“什么,那个天地门的洛天竟然来我们九鼎剑宗了?什么意思,这个小子当年杀了南天一剑,真的以为我九鼎剑宗就无人了么?”

“此人消失了几十年,想不到又出现了,一出现就来我们九鼎剑宗,他想做什么?”

“哼,天地门的弟子又如何,让他有来无回,”

“最起码给他一个教训,”

“不错,”

“稍安勿躁,等弄清楚情况再说,听说只带了一个随从,应该不是来闹事的,他再狂妄,应该也知道轻重,被我们随便一个长老拿下,让天地门来领人,那天地门的脸就丢大了,”

任天正带着洛天和叶风,直接向着九鼎剑宗内部而来,一路上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身形再加上先前那个弟子的散播,很快的,九鼎剑宗的不少弟子都知道了这件事。

“轰轰——”

九鼎剑宗之中,有弟子当着任天正的面向洛天出手了。

这是一个四级大罗的强者,一剑天剑神出鬼没,变化无穷,对刺洛天的识海。

“玄婴子,你想做什么?给我退下,”

任天正不由的大怒,挥掌拍了过去,打偏了这个名叫玄婴子的剑峰,厉声喝道。

“任长老,你把当年击杀南天师兄的人带到我们九鼎剑宗来,是何用意?”

这个弟子似乎并不怎么惧任天正,添了添充满战意的嘴唇,不满的说道。

“南天师兄?你的胆子真的不小,整个仙界谁不知道南天一剑是那个魔诃多的弟子,挤身于九鼎剑宗,你却是想为他报仇,莫非你也和魔道魔诃多有关?”

洛天上前一步,淡淡的说道,声音却是传出了极远。

“你——我没有!”

这个弟子没有想到洛天的言语如此犀利,一语击中要害,毕竟,当年那一战,南天一剑动用了魔诃一剑,他的身上有一滴魔诃多魔帝的一滴精血,还遭受众人的疯抢。

连华英奇都和南天一剑划清了界限,这个弟子再拿南天一剑说事,简直就是自寻其辱。

“还不退下?我大宗派要有大宗派的风度,谁再敢向洛天出手,本长老将向他问责,”

任天正此刻黑着脸说道。

那名弟子,顿时维诺,不甘的退了下去。

一路走来,有不少的弟子向洛天投来敌意,有的表示漠然,还有的友好示意,更是有不少强大的神识在暗中贯注着洛天。

至于叶风,身份和打扮都是一个随从的身份,而且在外表露也是一个真仙的气息,所以自动的被人忽略了。

“这个混账,他来九鼎剑剑宗做什么?”

消息自然很快的传到了英奇峰,华英奇睁开了那一双剑目,神色凝重道,他对洛天再有杀意,也不可能在九鼎剑宗杀了洛天,毕竟,天地门那里不好交待。

不过,华英奇不会让洛天这么好过的,他自有他的手段,心意一动,一道灵符传了出去。

再说洛天,在任天正的带领下,把洛天带到一个迎宾殿。

这不是迎宾大殿,而是一处偏殿,毕竟,洛天只是一名低级的弟子,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

“小友,暂时委屈你了,规矩不可破,”

任天正歉意的苦笑道。

“前辈,无妨,不知道囚凤阁在何处?”

洛天认真的问道。

“囚凤阁距离这里倒是不远,不过,小友,切勿轻举妄动,落下口舌,一旦出了事的话,天地门那里也不好交待,现在门内有人巴望着你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呢,”

任天正凝重的说道。

“我明白,放心吧,我不会的,另外,我想告诉您的是,花想容是我的末婚妻,有这个身份,应该明正言顺吧,”

洛天突然说道。

“你——这是真的?”

任天正不惊反喜,失声问道。

“并没有公布,而是私下定的,”洛天郑重道,为了救花想容,他只能如此说了。

“嗯,好,我马上去禀报宗主,让他定夺,”

任天正微笑道说道,然后直接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