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0章 业火烧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4840章 业火烧身

轰隆隆。

轰隆隆。

狂龙纵横天野,怒吼之中,直接朝着冥河老祖的一剑对撞过去。

吼!

狂龙嘶吼,但冥河老祖的力量同样狂暴,一剑挥斩,断绝苍穹,恐怖的杀意弥漫,业火燃烧之下,冥河之水都变成了猩红。

“阿鼻!”

冥河老祖大喝一声。

这一剑,正是阿鼻一剑。

阿鼻剑出,冥河咆哮,似这一剑之中蕴含了无尽的杀念,无尽的魔念,扰人心神,惊人神魂。

嘭嘭嘭。

剑光与龙影在虚空之中碰撞,力量瞬间爆炸,两虚空血月这时候都坠落下去,整个地府瞬间变得昏暗无比。

白起此时看着龙飞出手,一脸疑惑。

“数日之前,赢曾为我站台,今日出手,权当还他一个人情。你去对付他们,冥河老祖交给我。”龙飞转眼看了白起一眼。

白起不是冥河的对手,纵然他是一代杀神,可毕竟力量太偏执于杀之一字。

而恰好,冥河老祖在这方面的修行,更是早就已经到了神鬼莫及的地步,不然也不可能开创魔道,立修罗一族。

而修罗一族的本心,就是杀!

所以,两人的力量,一出手就被冥河老祖压制。

不过,除了冥河老祖之外,整个修罗一族,再无人能够抵挡白起。

白起会意,双眸之中流露出一抹感激,二话不说,杀神剑在手中一震,对着四大魔王就是一件挥了过去。

刷刷刷!

一剑出,四道身影同时被逼退。

但白起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乘胜追击,反手一剑又直接斩向了四大魔将。

砰砰砰砰。

四声巨响凭空出现。

这四人,更不死对手,连四大魔王都不是白起一剑之敌,更何况他们四大魔将了。

“该死!”冥河老祖怒急,看着白起摧枯拉朽一般,横推自己手下强者,眼中冒出猩红之光,杀意无限蔓延。

“你的对手是我。当日你为地府阎罗出面,想要置我于死地,今日也是该算账的时候了。”龙飞淡淡说道。

虽然龙飞现在还没有突破,但自从震碎凌霄之后,他的丹田之中力量再度得到了凝聚,尽管还没有突破五层创生之身,但也相差不远。

而这,也是龙飞今日出手的底气所在。

“不知所谓,区区大罗,也敢在本座面前叫嚣。你以为你有点手段,真的就能为所欲为吗?”冥河老祖怒不可遏。

现在,整个修罗一族,在他的面前,被打得节节败退,而无法出手,这种怒火,更是让他近乎爆裂。

“呵,你若是真的这么牛逼,当初天地就不会是六圣,而是七圣。”龙飞继续说道。

毫无情面的嘲讽。

这件事情,他也曾向赢勾求证。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刻才说拿来说事。

“该死,今日老祖我不杀你,今后如何在三界立足。”

“元屠!”

冥河老祖恨欲狂,三番两次被龙飞解开伤疤,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他是谁?冥河老祖,整个三界之中,圣人之下第一人。这个称呼,早就伴随他不知道多少纪元。

几次天地大劫,他都安然无恙,就已经能够说明一切。

而当年往事,更是没人敢说。

就算是圣人,也从不提及。

可现在,在龙飞口中,却好像成了家常便饭,让他心中的恨意滔天。

“恼羞成怒了?没用,九龙御天。”龙飞大喝一声,界王之刃再度出刀。

吼吼吼。

九龙咆哮,腾空而起,龙飞的身影也在此刻位居中央巨龙的头顶之上。

刷!

刀光镇世,御天地之力,镇一切生灵。

恍若此刻,龙飞就是天,就是神,就是无上。

而冥河老祖的一道剑光也从冥河之中迸发,在猩红的业火燃烧之下,犹如血与火的交融一般,擎空而上。

轰隆隆。

刀剑碰撞。

刀芒与剑光在这一刻成为这个世界的唯一真谛,一切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都毫无存在感。

就连白起此时也停下了攻击,抬头看向了这一边。

“好霸道的一刀,除了陛下的帝王意志,我还是第一次从别人身上感知到这种气息。”白起感慨,旋即心中也是无比庆幸。

如果不是龙飞出现,今日这一战,他们必然全军覆没。

所以,看到此刻龙飞宇冥河一战,而未曾落败之后,心中杀意再度飙升到极致。

“赳赳老秦,给我杀!”

白起一声令下。

这一声,直接动荡了全军的意志。

下一刻,百万秦兵发起了冲锋。而白起更是狂暴,一马当先,以一对八十。

整个冥河的高端战力,被他一人给抗了下来。

而剩下的那些修罗之兵,在秦兵面前,则如同泡沫一般,不堪一击。

更为恐怖的是,此刻的修罗之兵,不再是不死之身。

“你的所谓不死,不过是借助你的力量,现在你被我牵制,怕是也不敢分心吧?这种情况下,他们如何不死?”龙飞笑道。

“哼,小子,你太自以为是了,他们死了又能怎样?只要老祖我在,整个修罗界都是我的,我要多少修罗,就有多少修罗。”冥河老祖沉声说道。

“倒是你,你最强的手段也就这两刀了吧,可本座,却依旧不曾动用我的业火金莲,你觉得,在这种先天至宝面前,你如何抵挡?”冥河老祖冷笑,下一刻,脚下的业火金莲直接升腾,落在其手中。

“无边业火,燃!”

轰!

一刹那,业火燃烧,无尽的业火化作梦魇一般,无声无息之中,出现在龙飞的周身之外,将龙飞身影死死缠绕住。

龙飞一愣。

“给我滚开!”

怒喝一声,龙飞身上的肉身之力鼓荡,想要将这业火给驱逐。可是这一刻,异变突生,无往不利的肉身之力,这一刻仿佛失效。

这无边的业火,就好像是狗皮膏药一般,死死的粘粘在龙飞的身上。

一下子,龙飞眼中沉默下来。

“哈哈哈,罪业深重。龙飞是吧,龙庭之主,你这一路走来,杀的可真是不少,如此慎重的罪业,在这业火红莲之下,你绝对没有生还的余地。”冥河老祖大笑,喜出望外,无比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