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为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流影听后,对胡管事说道:“你先回去,我去转告将军。”

胡管事见流影站起身来,拱手道谢,“那就有劳了。”

流影顾不得客套,简短的说道:“不客气,那我先走一步了。”

流影从茶楼出来,穿过御街,急步往宫门走去。

“流影!”

流影扭头寻着声音看过去,见子安在静思居的门口扬声叫他。

流影停下脚步,子安急步朝他走过来。

流影先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这是要进宫?”

子安点点头,“嗯,出事了,我得进宫去给将军禀一声,你呢?也要进宫?”

流影摇摇头,“我没腰牌,进不去,正准备让人递个信给痕爷,给痕爷禀些事呢。你有腰牌吗?能进得去?对了,你说出事了,什么事?”

子安边走边说道:“昨儿夜里,过爷给了我一块腰牌,我能进到东宫。

今儿,京城突然起了许多对王妃不利的言论。

说什么王妃善妒,不但心胸狭隘还心狠手辣。

嫁进皇家后,便一副小人得势的样子。

不把功勋之后放在眼里,盛气凌人的处置绥宁伯府的女眷,寒了众人的心。

还说王妃德行不够,不配为太子妃。

好些进京赶考的士子受人蛊惑,正准备联名请愿,想让皇上收回太子妃册封的旨意。”

流影惊得睁圆双眼,“士子受蛊惑?十年寒窗苦读,不是该头痛清醒,明事理、知是非吗?这些士子怎么听起来像一群糊涂蛋?”

子安摇摇头道:“谁说不是呢?你寻痕爷有何事?要我给你带口信吗。”

流影沉着脸点头道:“当然要了。这事,与你刚刚说的,可能是一桩事。”

于是,流影将胡管事所说的事向子安细说一遍。

然后说道:“正好,你有腰牌,能进宫,你赶紧进宫将信儿禀给将军,将军会提醒太子,让太子心里有数。

这事儿,外面已经扬开了,朝堂上必定有人为难王妃。”

子安听后,心跟着悬了起来,忙点点头,“好,这事耽误不得,我得赶紧进去了。”

流影挥手道:“赶紧去吧。唉,回头我得问世子爷要块腰牌了。”

子安笑笑,转身急步往宫门口去。

无痕听了子安的禀报,赶紧去寻来福,将事情与来福细说一遍,说道:“你赶紧将信递过去,让太子心里有数。”

来福抬步往太和殿去。

今儿梁王与王妃早早起来,随林公公一起进宫。

白如月先是在太和殿的偏殿里静候。

她要等到太子的册封大典完毕后,才进行太子妃册封。

白如月在偏殿里端坐着,像古井无波一般,面上看不出一点情绪变化。

寻双跟在白如月身边,开始还有些心浮气躁,见白如月老僧入定般不急不躁,她也跟着平静下来。

刘尚宫看眼端坐着的白如月,不由得心生佩服。

在太和殿里,太子的册封大典完毕后,皇上要去趟净房,便让大伙歇一柱香的时间。

来福趁机将事儿透给梁王。

如众人所料,正当主持仪式的袁尚书准备进太子妃册封时,

御史台的言官赵文武上前拱手欠身禀道:“启禀皇上,微臣接到信儿,绥宁伯府的江夫人与五小姐上梁王府道贺。

梁王妃心生嫉妒,认为郑五小姐心属梁王,恼怒中让王府的下人将江夫人与郑五小姐绑去京兆府。

还逼绥宁伯在梁王府门口跪了整整三个时辰。绥宁伯被逼无奈,答应将江夫人与郑五小姐送离京城。

就算这样,梁王妃仍不肯善罢甘休,派人伪装成强盗,对江夫人与郑五小姐下黑手,江夫人与郑五小姐被打得昏了过去。

臣认为,梁王妃过于善妒,心胸狭隘且心狠手辣。

还有,昨儿夜里,绥宁伯府走水,多处院落被烧成一片灰烬。

绥宁伯府走水,梁王妃的嫌疑最大。

如此德行有亏之人,今日,怎能入主东宫?他日,又怎能母仪天下?臣肯请皇上,收回为梁王妃册封太子妃的旨意。”

赵文武的话一出口,大殿里一片哗然,接着,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吴枢密向前一步,拱手欠身禀道:“启禀皇上,微臣认为,赵御史为身御史,说话有失公道。

昨儿夜里,绥宁伯府走水,梁王妃住在梁王府,梁王妃何来的嫌疑?

赵御史凭着自己的臆想揣测,便给梁王妃定罪,对梁王妃很是不公。

作为御史台的言官,赵御史在朝堂之上胡言乱语,臣认为赵御史失职。”

刑部侍郎杜江上前一步附和道,“启禀皇上,微臣觉得赵御史言之有理。

太子身为储君,对太子妃的册封该慎重。

梁王妃将好意上门道贺的江夫人与郑五小姐绑去京兆府。可见,梁王妃心胸狭隘,德行有亏,不宜册封梁王妃为太子妃,还请皇上收回旨意。”

何相刚要站出来说话,太子先一步站出来,朝皇上拱手欠身道:“父皇,赵御史的话只说对一小半。

梁王妃确实让人绑了江氏母女去京兆府,但绝不是梁王妃善妒,而是儿臣的意思。

至于儿臣为何如此做?儿臣是为了引蛇出洞而已。

因为儿臣查到,江氏与父皇让儿臣查的一桩辛密有牵连。

赵御史今儿站在朝堂上,不惜污蔑梁王妃来为江氏辩解,只怕是与儿臣查的这桩辛密之事分不开。

儿臣肯请父皇,先将赵御史拿下,交由刑部或大理彻查。”

赵文武“扑通”一声跪下,朝皇上禀道:“皇上,太子这是为梁王妃狡辩。太子这是欺君,梁王妃善妒,以权势欺压百姓,如此德行,何以能册封为太子妃?微臣肯请皇上明察。”

皇上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赵御史,太子都说了,太子查的,是朕吩咐他查的一桩辛密之事。

赵御史口口声声说太子欺君!是不是朕吩咐下去的每件事,都得请示你,让你知晓,才不叫欺君?朕想问问赵御史,是你是君还是朕是君?”

赵御史听了皇上的话,吓得脸色苍白,忙求情道:“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