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2.第1782章 他将她的脸蛋捧在手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艾儿小小的脑袋有大大的疑问。

这个世上有这么好的玩伴吗?

“你怎么说话的?”寡言少语的大阿哥先是训了二阿哥一句,而后对艾儿说,“艾儿,你别听他的,届时你把他领给咱哥几个瞧瞧就可以了。”

大阿哥正值年少,处于变声期,嗓音格外的黯哑。

听到这话,二阿哥点点头,赞同大阿哥的话。

然而,话到了他的嘴里,立马就变了味,“对,你得让他跟咱们哥几个比试比试,先过了我们三个这一关再说。”

还是大哥狡猾,有他和大哥、五弟过目,给五妹撑腰,五妹就不会被那些小子给骗了去。

他听说了,女孩子在恋爱中,智力为零。

届时五妹别被恋爱冲昏了头脑,导致眼光不行。

还是他们三兄弟的眼光靠谱。

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最准了!

若音听到几个阿哥和艾儿的对话,简直是忍俊不禁。

尤其是二阿哥,怎么好似要跟人干架似得?

好笑归好笑,却也为艾儿感到欣慰。

有这么三个哥哥护她成长,想来艾儿的童年,一定是很欢乐幸福的。

不过,等到艾儿长大,估计也没人敢娶吧。

或者说,没男孩敢靠近艾儿。

因为,一旦有男孩靠近艾儿,还没怎么着,可能就被三个阿哥给扼杀在摇篮中了。

那些人一看到这么难搞,身份地位又高的三个大舅哥,躲都来不及,谁还敢娶?

且谁能够让三个性格不同的阿哥,都能够认可?

对于三个哥哥护妹的话语,艾儿也不懂,但是哥哥们又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同时,她被三个哥哥灌输了一种男孩都不是好人、以及那些男孩一定要比三个哥哥强,她才能和他一块儿玩!

艾儿只明白了大致意思,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那我长大后也会像别的公主姐姐们那样,会出宫吗?”

“前阵子,朕已经命人在宫中给你建了宫殿,就建在养心殿和永寿宫之间,估摸着明年底完工,后年,你便可以住进去了。”不等阿哥们回话,一直静默的四爷却开了口。

得了,关于艾儿未来的额驸,除了有三个难搞的大舅哥,还有个更难搞的岳父大人!

若音听了四爷的话,眸光微微转了转。

难怪附近在施工,她还以为是宫里在修建,原来是四爷在给艾儿建宫殿。

只是,为什么她觉得四爷这句话似曾听过?

“哇!我也要有自己的宫殿啦!”艾儿惊讶得睁大了眼睛,而后才问:“那我长大后也住在那个宫殿吗?”

四爷淡淡的“嗯”了一声,意思是艾儿长大成婚后,也得住在宫里。

三位阿哥见四爷都这么说,他们便放心了。

看样子,完全不用担心五妹会去蒙古联姻,五妹还会一直在宫中住着。

一旁的苏培盛早就知道皇上在给艾儿公主建宫殿了。

这事儿,皇后没生公主的时候,皇上便夸下了海口。

如今有了艾儿公主,就更不用说了。

皇上这种帝王,平时忙着朝政,或许鲜少有时间陪伴。

加上性格使然,他的父爱少言,却深沉、坚定而伟岸。

在他看来,皇上待艾儿公主,比待其他阿哥、公主、格格都要好。

但要是跟皇后娘娘比起来,当然还是差了点。

毕竟皇上待艾儿公主好,是因为对皇后爱屋及乌。

在这里,公主婚前一般随母居住。

成婚后,内务府会根据皇帝的安排,在王府中选择一处做为公主府。

或是直接从内务府拨款给公主修建公主府,作为陪嫁赐予公主。

像艾儿公主这种情况,实属少见。

谁让艾儿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帝后和阿哥们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要是长大了嫁人,万一受别人欺负,可不是会心疼么?那就只能让其在身边呆着!

紧接着,一家六口继续守岁。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响起了金属敲击的声音。

那声音是由一种钟与锣互相敲击的声音,从紫禁城的八个城门缓缓传向紫禁城各个宫殿,再传到永寿宫。

这道敲击声悠远而绵长,代表着守岁结束,也代表着新的一年到来了!!!

大阿哥带头,带着弟弟妹妹同四爷和若音行了跪安礼。

若音和四爷,给孩子们赏了压岁钱。

然后,奴才给他们端来了饺子。

甭管他们吃不吃,这都是规矩。

这里的人们认为在除夕的交子时分,吃了饺子会通身添力,饺子音谐交子,为“更岁交子”的意思。

只不过,孩子们玩性重,没吃几个,就去院子里放烟花和爆竹了。

屋里,只若音和四爷坐在八仙桌上。

两人之间,只相隔一个桌角。

不知怎的,若音吃着吃着,眼睛就红红的。

她便赶紧用手绢轻轻擦了一下眼角。

四爷抬头一看,就将这一幕落在眼里,“怎的了?”

若音低头,讪讪一笑,摇摇头,“大概是这饺子太烫了,不打紧的,咔嚓...”

还不等若音把话说完,她的牙就被硌了一下。

本来若音就情绪不太好,如今牙齿又被硌了下大的,便蹙着柳眉,右手碰了碰右边脸颊。

嘴巴也委屈巴巴地扁了起来。

见状,四爷哪里还吃得下去,他坐近她,“又怎的了?”

若音动了动嘴,吐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金锞子。

“呀,娘娘,您吃到这个是好事,寓意着您今年会顺顺利利,终岁大吉呢!”苏培盛笑眯眯地道。

“是呀,娘娘,这是好事儿。”半梅也跟着符合。

若音却忍不住掉了颗豆大的泪珠。

见她落泪,四爷似乎慌了。

这是他把她带回大清后,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娇柔的落泪。

在这之前,她都是一副坚强得仿佛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她。

他抬手,双手将她的脸蛋捧在手心,大拇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他们说的,你听见没?”

男人的掌心有一层茧,那是常年握兵器磨练出来的。

虽刮得若音不适,却给她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心。

“......”若音点点头,表示她听见了。

可是,眼里的泪水也随着她的点头,从眼角顺着滑落。

“听见了怎的还哭?”四爷索性和女人坐在一条长凳上,将她揽入怀中,把她的头摁在他的肩膀上靠着。

他还拿了她手中的手绢,轻轻擦拭着她的泪痕,低低地问:“可是想起一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