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六零年代】第1069章原始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卷 重生六零年代】第1069章原始股

孩子们不回答贾二妹发话了:“好了,我看你们现在也酒醒了,都回房去换衣服吧。”

“嗯。”

“好。”

三个孩子一身湿透,灰溜溜地各自转身往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去了,背后又传来了老母亲的一声阴测测的话:“换下的衣服各人洗干净。”

“这是咋回事啊?什么叫酒醒?”向国强一脸惊讶地盯着贾二妹问。

“回头你去问问你那三个娃都干了啥,我懒得说了,累。”贾二妹淡淡说。

“哦……好吧,老婆,我给你买了东西。”向国强收回表情,扬着手里的大包小包说。

“什么东西!”贾二妹的兴致一下就来了,男人这是从首都回来呢,看看他从大帝都给她带了什么回来。

然后贾二妹就挽上了向国强的胳膊,俩口子亲亲热热地往他们的房间走去了。

背后射来一串幽怨的目光,暖暖尤甚——无情狠心的老母,瞧你高兴的样子!你男人回来了,该你得意!爸爸,你咋娶了个这么凶的婆娘哟!简直就跟河东狮吼一样!

倒霉啊,被老母泼了水还不敢上去迎接爸爸的三个娃,求他们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老婆,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向国强从军用挎包里掏出了一个集邮本来,扬着给贾二妹看。

“新邮票啊?”贾二妹去接过问到。

“当然不是。”向国强答道:“知道你喜欢这玩意,我去逛了王府井给你淘回来的呢。”

贾二妹翻看一看,里面除了一些老邮票外竟然有两版1980年发行的猴票,面值8分钱的红猴邮票。

“哟,这不是80版的新邮票吗?”贾二妹压制住内心的激动说。

“哦,这个啊……”向国强摸了下鼻尖说:“这个是人家卖家搭在这些老邮票里面的,说是看着这黑毛猴子的样子就不喜欢,干脆送给我了。我也看这邮票上印的猴子瘆人,你要不喜欢就拿去贴信封好了。”

贴信封?打死都不!

知道1908年发行的猴票后来有多值钱吗?

对于很多后世的邮票收藏投资者来说,最梦寐以求的邮票还是要属80年版的猴票!一张猴票买一套房子绝非谎话!

那么我们来说说这版猴票为什么会如此值钱呢?

首先,1980年猴票是所有生肖邮票的开山之作,是生肖系列邮票中的龙头老大,可以说没有1980年猴票就不会有生肖邮票的出现,所以猴票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它的出世开启了生肖邮票的历史先河,也象征着新题材诞生,而这样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这也是猴票为什么值钱的一大原因之一。

其次,就是其发行量的影响,在收藏领域中,一直都遵循物以稀为贵的规律,猴票是有限发行的邮票,其价格上涨因此也就成为了必然趋势。

原本1980年猴票预计发行八百万枚,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仅发行了五百万枚,再加上猴票发行在人们并不重视邮票的时代,所以导致了猴票的销毁损害严重,并且其在印刷时仅有四百多万枚合格,这样算来如今猴票真正的存世量可以说是极稀少的,这也是猴票值钱的一个原因。

最后一个原因就要归结于它的设计者,该1980年猴票是由著名设计大师黄永玉老先生亲自设计,如今,黄永玉大师的作品是极难买到的,而这也间接影响了猴票的价格,所以第一枚猴票的价格上涨那是必然趋势。

可惜这个年代的人却都不喜欢这个版本的猴票,就是邮局卖给寄信者寄信者也嫌弃,觉得不好看,不如那些颜色绚丽的山水邮票贴在信封上炫,所以没过两年就没见这邮票的影了。

恰猴票出来这几年正是贾二妹生儿育女最忙碌的时段,这几年她都没留意到这枚邮票的存在,现在猛一看到无疑于买彩票中了大奖——两版猴票啊!

知道在二十一世纪一张猴票炒到多少钱了吗?

悄悄告诉你——一整版猴票80—110万。

好吧,这还只是收购价!

向国强当然不明白这些,他又不是后世人,只当这只黑猴子看着瘆人,却不知他为自己心爱的老婆淘到了大宝贝了!他更不知道,他的这个喜欢淘“破烂玩意”的老婆已经够得上隐形的亿万富婆了,将来随便拿一件藏品出来都可秒杀一方富豪。

当然,贾二妹现在可不能告诉向国强,告诉他他也不信。

“国强,谢谢你!”贾二妹跳起来就往男人脸上亲了一口。

看着老婆如此欢喜,向国强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他揽臂圈住了贾二妹,往她脸上回了一个亲亲,再柔声说道:“好了,老婆,现在给我讲讲咱们那三个孩子究竟犯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私刑,嗯?”

“嗯……好吧。”贾二妹回他一个妩媚的笑。

转眼就翻过了一年,来到了1986年元旦。

“老婆,给你商量件事,”向国强从基地回来,一进院子就对贾二妹欲言又止地说。

“什么事,说。”贾二妹正在院子里收晾干的萝卜条,这些萝卜条已经晾干了,准备码盐下坛做腌萝卜干。

“我们进屋说吧。”向国强端起了搁在地上的装着萝卜干的簸箕说。

“……”贾二妹打量了一下他的神情,应了一声“嗯”,就跟着他一起迈开了脚步。

向国强把她带进了他们的卧室后,然后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对她说:“老婆,我们基地被上头摊派任务了,作为基地人,要我们的家属首先响应国家号召,买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还要响应国家号召?”贾二妹问,“该不是又是哪家工厂生产的毛巾毯子卖不出去了,要你们这些基地人发扬为人民服务的优良传统给分摊买下?”

不是讽刺他,是事实,家里每年的过年过节就会在基地的动员下买好些毛巾毯子搪瓷盆啥的,家里现在这些东西都泛滥了。

“不是实物,是……”向国强摸了摸鼻尖,“是什么票哦……就是有个单位发行的原始票啊啥……”

“原始股票?!”贾二妹脱口就给他说了出来。

“是,是我,对,就是原始股票。”向国强马上说,“是s圳银行发行的,老百姓都不愿意买,上头就摊派到各个机构和基地,让我们回来给家属做思想工作,叫或多或少都买一些。”

注:1986年成立的s圳发展银行的“原始股”股 话推动了z国“股份制改造”运动大规模地进行。深发展的股 票最初以摊派的方式在正府工作人员中派发。

原始股票在这个年代是新鲜名词,老百姓都不接受,认为这是和“国库券”是一样一样的东西,“国库券”是国家向老百姓的借债凭证,可“原始股”是个什么东西?企业向老百姓借债?企业垮了怎么办?还不上钱怎么办?

正因为老百姓有这样的疑虑不肯购买,所以上头就只有香分派任务一样分派给机关,硬性指标。

向国强本以为自己这个一向“贪财”的老婆会不情不愿,谁知贾二妹却连想都没想就问:“行,能买多少?”

“……”向国强太出乎意料了,愣了一下才说:“底线一百。我是领导,要多摊一些,两百以上。”

“好,摊多少我都买。你再去问问基地上谁不想买的,我全收了。”贾二妹说。

“啊?!”向国强睁大了眼睛,望着她,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呢。

可是,老婆脸上的表情根本就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啊!

“我们基地摊派了一万元,你确定都要买下来?”向国强用夸张的语气说出来,吓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