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区别对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望了眼外面星光渐没的光景,他默默离开修炼室。

天刚亮,他就来到码头。

哒哒——

刚来不久,三匹快马踩着晨光而来。

马背上,是夏麒麟和他几个同窗好友,以及一顶八抬大轿。

“原来堂弟也在啊。”夏麒麟抵达码头,冷淡望着夏轻尘。

上次夏轻尘在爷爷寿宴上打伤李玮峰之子,险些为他们城北夏府造成大麻烦。

如今相见,自然没有好态度。

“他就是打伤李兄的混账?”另一匹骏马上,稳坐一个眼神凌厉的少年,冷眼瞪向夏轻尘。

“我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原来是个穷酸公子,李耀宗挨的打可真不值。”第三匹马上,是一个衣着浮夸的纨绔少你啊。

夏轻尘只轻描淡写看了他们一眼,就默默收回目光。

于他而言,此三人,不过是无关轻重的蝼蚁而已,何须理会?

“呵呵,还挺有脾气,可惜也就穷横而已!”纨绔少年哂笑一声。

夏麒麟淡淡道:“堂弟还是回去吧,表妹由我来接就可以了,你还是不要留在这自取其辱为好。”

他来接表妹,不仅拉来两个有头有脸的贵公子,还特意雇佣一顶八抬大轿。

等会还要去极其尊贵之地接风洗尘。

而夏轻尘呢?

两手空空而来,也好意思?

夏轻尘充耳不闻,他对迎接表妹并无兴趣,只是父亲有命而已。

见他不肯离去,夏麒麟轻嗤一下,眼神中满是轻蔑。

呜——

嘹亮的号角声,忽然从运河深处传来。

但见一艘悬挂“武”字的庞大商船,推着波浪缓缓驶来。

船头上,独立一位碧衣佳人。

身姿玲珑如玉,眉目如画,凝脂如玉的肌肤在熹微阳光下,折射点点波光。

她与船头、运河,两侧房屋共同编制成一幅写意画卷。

“夏兄,那就是你表妹?”纨绔少年看直了眼睛,忍不住赞叹:“清新脱俗,美丽出尘,宛若仙子!”

眼神凌厉的少年,亦看得不肯眨眼:“不愧是帝都来的人,那气质,真是绝了!”

夏麒麟同样看得如痴如醉,三年过去,表妹女大十八变,已然蜕变得如此清丽绝伦。

他的心,忍不住咚咚跳动。

当商船靠岸,赵初然徐徐走下甲板,来到码头。

身后还跟着一行侍女和力夫,挑着她随行物品。

她美眸眨了眨,在码头人群里一扫,立刻认出夏麒麟,走上前,展颜轻笑:“麒麟表哥。”

夏麒麟近距离望着美丽的表妹,都有些痴了,直到纨绔少年胳膊捅了他一下,才如梦方醒,连忙道:“初然表妹!你长途跋涉累了吧?走,表哥这就为你接风洗尘!”

赵初然气质恬淡,道:“不忙!”

她招招手,一个力夫挑着两箱东西走过来:“这是母亲为外公和二舅舅精心准备的璇灵绿心,能够提纯内劲,对修炼有益。”

闻言,纨绔少年眼前一亮,惊讶道:“夏兄,你这表妹家的礼物太贵重了,璇灵绿心只有帝都才有卖,而且价格不菲,这两箱子,得要十万白银!”

夏麒麟感激:“姑姑好意,父亲和爷爷收到一定会很喜欢。”

赵初然浅浅一笑,笑得夏麒麟心花怒放,连忙道:“我已准备好酒宴,先为表妹接风洗尘再说吧。”

“嗯。”赵初然并未拒绝,跟随夏麒麟走出人群。

脚步往前一探,忽然余光瞥到夏轻尘,讶然道:“轻尘表哥?你也来了?”

她神色多出一抹局促。

“表妹,好久不见。”夏轻尘走上前,眼神平淡,丝毫没有因为她的美丽而动容。

赵初然踟蹰片刻,才露出一丝淡笑:“母亲也让我准备了一份礼物送给大舅。”

一个婢女走上前,取出一个油纸包。

露出的一角可以看到,里面是十分廉价的茶叶,云孤城就能买到。

一整包,大概还不要十两银子。

相比较于送给北夏府整整十万的礼物,眼前十两银子的茶叶实在够寒酸。

夏轻尘心中默默一叹,连姑姑都是趋炎附势的人。

二叔家业有成,所以精心准备礼物,父亲有所不如,则随意敷衍。

赵初然也觉得一阵窘迫。

本来是打算,分别将礼物送到两家,不让大舅知道送给两家的礼物有区别。

谁想到,夏轻尘也来接自己,识破了两份礼物。

但她很快神情自若,反正母亲也没打算和大舅继续走亲戚,不高兴就不高兴,只要和二舅家联络好感情就足够。

“一些茶叶,是母亲心意。”她将油纸包递过去。

夏轻尘面无异色的接过,淡然道:“姑姑心意,我替父亲谢过!表妹一路行来应该饿了吧?我已摆好一桌简单的酒宴招待表妹。”

两个夏家都为她接风洗尘。

但她并没有为难,十分自然的歉意微笑:“麒麟表哥邀请在先,抱歉了轻尘表哥。”

她本次来,就是联络和北夏府的关系。

何须在意南夏府的感受?

夏轻尘神色平淡,不接受也罢,他还嫌浪费修炼时间呢?

“既然如此,表妹去吧。”夏轻尘平淡道,丝毫没有觉得难过或者委屈。

一边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去。

“诶,堂弟,来都来了,何必着急离去?多陪陪表妹说话不好吗?”夏麒麟忽然道。

他口中客气,眼神里却藏着不怀好意。

“不用。”夏轻尘淡淡道。

那纨绔少年明白夏麒麟心中所想,搀和道:“是啊,你就这么走了,不是故意让你表妹难堪吗?”

如此,夏轻尘才止住脚步。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走,的确是给赵初然难堪。

“好吧!”夏轻尘淡淡道,完全无视夏麒麟和纨绔少年眼中的冷意。

“出发!”

夏麒麟带领下,他们来到云孤城最为繁华的城中央,一座气派恢弘,美女如云的高大阁楼。

“仙人阁?”赵初然当然知道,云孤城有一座闻名天下的仙人阁。

便是遥远的帝都,都能听到仙人阁的传闻。

她侧眸望一眼夏麒麟,心中感慨,大表哥家真的飞黄腾达了,连仙人阁都消费得起。

三年前,还没有这样的光景呢。

再望向默默无言的夏轻尘,她又是一叹,三年过去,南夏府还是死气沉沉,没有丁点兴旺的迹象。

同是夏府人,却同宗不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