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打人打脸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们四人,一个来自帝都,一个北夏府嫡子,一个是富裕四海,一个人脉广阔。

反观夏轻尘,一无所有。

他在这里坐着,实在显得有些刺眼。

一行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夏轻尘默然而坐,有一句没一句听着。

主要是夏麒麟三人互相吹捧,赵初然偶尔说一两句,按她所说,本是打算前来给外公夏苍流祝寿,但运河上最近出现大批悍匪作乱,导致商船停运。

这才延误半月,错过了夏苍流大寿。

此时,酒菜上桌。

满桌都是外面吃不到的绝品菜肴,每一样都价值千金,异常珍贵。

吴彦非笑望向夏轻尘:“夏兄弟,怎么样,仙人阁的酒宴可还满意?”

言语中的讽刺意味不言而喻。

如夏轻尘这种地位,大概平生都没机会来一次仙人阁吧。

“凑合吧。”夏轻尘淡然道。

于无尘神王而言,仙人阁这种凡人酒楼岂能入法眼?

说一句凑合,还是给赵初然面子。

“哟!听口气,夏兄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嘛!”吴彦非毫不掩饰自己的嗤笑:“可奇怪的是,如夏兄这样的人物,怎么连个简单的武阁考核都能吓得当场晕厥?”

夏麒麟和陈俊适时的暗笑,轻蔑之色不言而喻。

“轻尘表哥怎么晕厥了?”赵初然尚不知情,好奇问道。

于是,夏麒麟添油加醋的道出当日因胆小而吓得晕厥的场景。

听罢,赵初然都忍不住轻看夏轻尘。

武道天赋低不要紧,可怎么连心性都如此差,直接被吓晕在考核途中?

实在太丢人!

夏轻尘懒得解释,当日的夏轻尘并非晕厥,而是不明原因的猝死。

当然,他不会告诉任何人。

咚——

吴彦非将一壶酒放在夏轻尘面前,豪爽道:“夏兄弟呐,我父亲在武阁面前能说上一两句话,你喝下这瓶酒,我保你复赛时武阁对你宽容一二,让你能够更容易考核通过,如何?”

夏麒麟从旁道:“是啊堂弟,吴兄的父亲可是很有身份的,现在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肯帮你,你可莫要辜负他的一片好心!”

好心?

这壶酒,是仙人阁最有名的千滴醉。

只需一杯,就可令小辰位五明以下的武者喝醉,不省人事。

一壶喝下去,就是中辰位强者都要出洋相。

以夏轻尘的修为,真喝下去,那就不是喝醉那么简单,怕是生命都有危险!

如今看来,夏麒麟邀请他来仙人阁,根本就没安心。

一来是在表妹面前贬低他,抬高自己。

二来是报复夏轻尘殴打他朋友之仇。

“夏兄,连个面子都不给吗?”吴彦非似笑非笑。

夏轻尘满眼平淡:“我来,是看在初然表妹的面子,你算老几?也配让我给面子?”

此人一路冷嘲热讽,夏轻尘忍了。

现在公然害他,还让他给面子?

“堂弟,你怎这么不识好歹?”夏麒麟一副大哥的模样训斥:“吴兄是好意,你这是什么态度?”

夏轻尘冷冷看着他,眼神里透着不耐烦。

他实在没兴趣,陪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玩弄心计。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逼迫,已经渐渐越过夏轻尘的忍耐底线。

“你若真觉得是好意,这一壶你替我喝了行吗?”夏轻尘将一壶酒放在夏麒麟面前,淡淡道。

夏麒麟表情一窒,开玩笑,这一壶喝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算了夏兄,就你这堂弟好坏不分的德行,我也懒得再帮他。”吴彦非眼珠一转,为夏麒麟开脱,将那壶酒拿了回来。

陈俊冷视夏轻尘:“不知好歹的东西!不是看在夏兄的面子上,我废你一双手脚!”

其一副凶狠的模样,展露其平时霸道的秉性。

就连赵初然都看不过去,不悦道:“轻尘表哥,你怎么这样?吴公子好心好意帮你,你怎么恶语伤人?还不快向他道歉?”

她是不知道千滴醉的厉害,误会夏轻尘性格偏激,蛮横不讲理。

夏轻尘默默叹口气,心中说不出的失望。

记忆中,三年前的赵初然还很单纯,与他关系很好。

三年后,不仅变得势利,还如此不明事理。

分明是他们要害自己,赵初然居然反过来要求他道歉。

这种表妹,不深交也罢。

“算了,我就不打搅你们兴致。”话不投机半句多,他懒得再奉陪他们四人。

哐当——

谁知,刚准备走。

包厢的门骤然被踹开,一个衣冠楚楚,戴着眼罩的独眼青年领着一群凶神恶煞的护卫闯进来。

“外面的护卫耳朵全聋了?我姐夫都说了,今日不招待贵客之外的任何人,怎么还敢放人进来!”眼罩青年二十上下,一身的痞气,脸上多处都是刀疤,分外凶恶。

屋内众人脸色骤变。

夏麒麟连忙起身,道:“我们有预约,经过护卫放行才进来的,阁下这是何意?”

“阁下?哼哼!”独眼青年冷然望向他,道:“来人,掌嘴,再告诉他老子是谁。”

一个中辰位级别的护卫,走上前就是一大嘴巴子。

夏麒麟要躲闪,可哪里是中辰位强者对手?

当场就生生挨了一巴掌,嘴唇当场被抽肿,鲜血横流。

“小子!你眼前这位,可是洪爷!你算哪根葱,也敢称洪爷为阁下?”

洪爷?

夏麒麟脸色适才变了又变。

云孤城中,名字带洪的人,没一千也有八百。

但能称为“洪爷”的只有一个。

王霸虎的小舅子,云孤城最大社会帮派的扛把子。

云孤城所有黑道人物,见了他都要称呼一声洪爷。

得知是他,夏麒麟吓得心脏砰砰狂跳,传闻此人凶狠毒辣,杀人不眨眼。

自己居然撞上了这尊大佛!

“洪……洪爷!”夏麒麟连忙低眉顺眼拱手:“不知是洪爷大驾光临,在下眼拙,还望海涵。”

“海涵?行,自断一条腿,然后给我滚出去,今天仙人阁有大人物来,可不是你们几个小杂碎能入内的。”洪爷戾气爆闪,姐夫再三叮嘱他,今日要维护好仙人阁,不得有丝毫差池,否则让他滚出云孤城。

得知护卫居然放了一批外人进来,如何不怒?

当即就杀气腾腾过来。

闻言,夏麒麟等人脸色煞白。

要走可以,断一只脚那如何使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