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悔恨交加(三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们想象中的老师,应该是仙风道骨,年龄在八十岁乃至上百岁的老者。

居然是那个臭名远扬的夏轻尘?

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啊!

沈惊鸿失望的望着她:“就当我,当武道神话,当我爷爷都是开玩笑好了!”

他向在场众人抱了抱拳,叹道:“你们好自为之。”

言毕,就一头扎入风雪中,前去追赶夏轻尘。

留下观景亭中,怔怔失语的众人。

那几位完整听取夏轻尘指点的学员,始才一脸恍然之色。

“难怪,我越品味,发现夏轻尘指出的问题和改进建议越有深度!”

“是啊,我也这样觉得,好像比导师们的指点更加深刻!”

“真的是这样,我感觉是一针见血!”

“我有种直觉,如果按照夏轻尘的指点,要不了十天半月,我就能突破至中辰位境界!”

七八个学员叽叽喳喳的讨论,脸上密布兴奋。

他们听取指点时,就觉得夏轻尘的指点好像真是那么回事。

但碍于他们只是少数人,不敢表达出来。

现在得知夏轻尘竟然就是他们期待已久的神一样的老师,无不似捡到宝贝一样,惊喜连连。

“走!我们一起去修炼室,验证一下!”八位学员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前去修炼。

剩下的学员神色极度复杂!

“少轩,你记性好,刚才夏轻尘怎么指点我的,你还记得吗?我……我给忘了!”

少轩满脸悔恨之色:“我当他是疯子,哪里会在意他的话?我自己的都不记得!”

观景亭中,顿时炸开了锅,纷纷在绞尽脑汁的回想夏轻尘对自己的指点。

便是周雪霖,都心虚的默默回想。

可她一句不曾认真听过,哪里回想得起来?

心烦意乱之际,跺了跺秀足:“假的!我才不信你是什么老师!等我万寿庄回来,再要你好看!”

话说夏轻尘。

回到武阁后,正准备再度修炼,秦林却找到他,满脸笑呵呵。

“终于找到你人了!”他取出两张卡片,一张金卡,一张银卡,还有一面令牌,全部交给夏轻尘:“你揭发李玮峰的奖励,我替你领回来了,现在都给你。”

夏轻尘一扫,微微讶然:“这奖励不少啊!”

令牌他不认识,但一金一银两张卡可不一般。

那是武阁发行的钱卡,根据卡中储存的白银数量多少,卡的颜色会发生变化。

白银卡,是储存白银数量达到一百万的颜色。

黄金卡,是储存白银数量达到一千万的颜色。

秦林自己也有奖励,满面红光,笑呵呵道:“那令牌是万寿庄的进入令牌,只有高年级甲班,成绩优异的学员,才能得到,总攻不下二十枚。”

万寿庄?

夏轻尘从未听过。

“万寿庄是武阁设立在野外一座奇妙之地,那里的精气,每到冬天就会暴增至外界五倍以上,时间持续一月左右。”秦林道。

五倍?

夏轻尘不禁微笑:“瞌睡来了送枕头啊!”

小辰位突破中辰位,需要精气非常浓郁的环境才能成功。

五倍于外界的精气是最起码标准。

“你若打算今年就参加,最好立刻准备,半月后,武阁就会组织人员参加!”

“好!”夏轻尘颔首。

他离开武阁,前往郊外的鬼哭林。

既然暂时无法突破境界,那便将《云光天籁》和《四相古卷》修炼一二。

他的身法,已经渐渐跟不上修为,攻击武技也是如此。

半月后。

鬼哭林中忽然传来急促之音,但见一道快若疾风的身影,在林中连续飞越。

那正是夏轻尘!

其身法经过修炼,提升到《云光天籁》第二层次,一步四十尺。

行走起来,如风逐云!

“九龙在天!”他人在原地弹跳而起,翻转半空,向着地面打出一掌。

掌心中立刻回旋九道内劲漩涡!

漩涡,乃是被武脉压缩而至,不仅蕴含浑厚内劲,还极具爆发力。

当九道漩涡砸落在地,便听得九道震啸山林的九道爆炸声轰然而起。

地面被九道漩涡的爆炸,炸出了一个半丈深,一张宽的焦坑。

论威力,蛮象驰野,还不及这一式“九龙在天”的一半。

如果半月前的武道交流会上,他施展出这一招,周雪霖早被炸飞而亡。

夏轻尘飘然落下,微微颔首:“如果再突破中辰位境界,云孤城的同龄人中,应当很少再有敌手。”

算算时间,距离出发还有最后一天。

夏轻尘回到家,准备向父亲告别。

但刚回来,就看见神殿的人堪堪离去。

夏渊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

“神殿来干什么?”夏轻尘问道。

“你回来得刚好。”夏渊将一张红色请帖递过去:“一两月后,就是神殿三年一次的神赐大会,镇姑娘专程请你参加,不可错过。”

神赐是每一个神殿,定期邀请信徒们举办的神圣仪式。

那时,神殿中受到供奉的诸神,会向与会的信徒赐予武道修为。

许多虔诚的信徒,都因此得到修为暴涨的机会。

甚至个别时候,会有信徒暴涨整整一个层次。

机会非常难得,任何武者都不愿意错过。

“神赐么?”夏轻尘神情中划过一抹复杂之色。

千年前,身为神王的他,以无上神力跨界赐予信徒们武道之力。

千年后,自己却是受赐的一员。

念及至此,他更加坚定重归巅峰之心。

“到时,我会前去观摩的。”夏轻尘眼神怅惘,他想亲自检验一下,千年过去,昔日依附自己的众神,还有几个依旧忠于自己。

夏渊颔首。

他望着夏轻尘,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压低声音道:“轻尘,你对初然怎么看?”

嗯?

怎会忽然提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