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回头是岸(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周老?”夏轻尘眼神眯了眯。

来者,正是周雪霖的爷爷,云孤城武阁副院长之一的周老。

身为云孤城武阁的他,出现在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平湖城,并且,还趁自己单独修炼时现身。

夏轻尘可不觉得,他心怀善意。

霎时间,全身戒备。

周老轻笑:“这声周老,真让老朽惭愧呀。”

夏轻尘对他最疼爱的孙女,有指点之恩。

而他,却要来对夏轻尘不利。

心中如何不惭愧呢?

“让我猜一猜,周老也是羽化龙的人吧?”夏轻尘淡淡道。

他早就预料到,羽化龙安插在云孤城的人,或许不仅仅是秦伯和北夏府。

周老的出现,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周老沧桑的眼眸,骤然闪烁一缕锐利精芒,沙哑道:“既然夏公子什么都知道,老朽就不卖关子了。”

他于十丈外,停下脚步。

安静而沉定的凝望着夏轻尘,无奈道:“若你一直如从前那般,在底层泥泞中打滚,老朽不会找你。”

“但你,为什么要遇风化龙,逼我不得不出手,阻断你武道之途呢?”

意思是,废掉夏轻尘武脉吗?

夏轻尘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蔑视。

立下生死约,却不敢光明正大应对,反而不断从中作梗。

这很符合羽化龙卑劣的行事风格嘛。

“夏轻尘,不要怪老朽心狠,只怪你投错了胎,选错了敌人。”周老内劲徐徐外放。

一股大辰位后期的非凡内劲,席卷着四周树叶飞舞。

周老淡漠道:“看在你对我孙女指点有加的份上,自断武脉吧!”

说实话,他其实很欣赏,也很喜欢夏轻尘。

甚至希望,他能成全孙女一片心意,成为他的孙女婿。

只可惜,命令难违。

夏轻尘神情平淡,道:“回头是岸吧,看在你还没有对我和父亲做出伤害的份上,可以让你活过今日!”

言外之意,不肯自断武脉!

闻音,周老叹息,沙哑而道:“哎,为什么一定要逼迫老朽呢?”

他,只能亲自动手!

话音飘然而落,其苍老身影如一阵疾风跨来。

方才他还在十丈外,转眼,就掠至夏轻尘半丈前。

他食指轻描淡写点向夏轻尘胸口。

那里,是九大脉中心所在。

一旦摧毁,九脉俱废,从此沦为不能修炼武道的废人。

近了!

其手指已经点在他衣襟上。

只是即将点中的刹那,周老才察觉到丝丝不对劲。

因为,夏轻尘一动未动!

常人在突发危急情况下,都会下意识抵抗,有所行动。

只有一种情况不会,有所准备!

但,一个少年的“准备”,能奈何得了大辰位后期的他吗?

正是短暂的思索,让他最终还是点在夏轻尘胸口。

只是,点中的刹那,其内劲还来不及打入对方胸口,便听到夏轻尘弱不可查的轻轻叹息一声。

随后,指尖便传来一股钻心刺痛。

他心中一个咯噔,立刻收回手指,同时飞快后退。

抬起食指一看,一丝绿色的鲜血,从其指尖流淌而出。

并且,那抹绿色,从食指蔓延向手掌、手臂,并在呼吸间蔓延全身。

苍老无比的周老,转瞬间化为一尊碧绿色的人形怪物。

周老喃喃自语,嘴角挂着一丝苦涩与自嘲:“公国皇室独门剧毒,一叶春泥水!”

一叶春泥水,是神秀公国最为可怕的剧毒。

中者,十息内毙命。

并且没有任何解药!

但,此毒只有国君以及少数两位皇室后裔才可动用。

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夏轻尘身上就有!

难怪他一动不动,是因为,他知道,那一指,正在结束自己的性命!

周老身体开始融化,如同遇水的泥人,逐渐化为泥水。

正如剧毒之名。

一叶春泥水,中者皆化泥。

“哎!”夏轻尘叹口气:“劝过你回头是岸的,可你,并没有听。”

周老的五官已经开始融化。

临死之前,并未惊慌,亦未痛苦嚎叫,反而十分镇定。

毕竟是一代武道宗师,即便死,也有属于宗师的风范。

“夏公子,老朽的孙女对此并不知情,也未曾从中得到过任何好处,希望你不要为难她。”

以夏轻尘的实力,以周雪霖对他的信任。

夏轻尘若要报复周雪霖,她是逃不掉的。

加之夏轻尘果决狠辣!

他的二叔、堂哥、爷爷,可都是假周老之手除掉。

周老如何不担心自己的孙女?

“冤有头债有主,夏某从不枉杀无辜之人。”夏轻尘淡淡道。

大概是他果断处决悍匪、北夏府一家,给周老留下狠辣无情印象吧。

其实,相对而言,夏轻尘应该是非常宽容了。

柳依依、周雪霖,甚至沈惊鸿。

他们都曾有过言语上的不敬,但夏轻尘可曾追究?

并没有!

甚至不计前嫌,接受他们的虚心求教。

周老的担心,完全是多余。

“那,我就放心了。”周老感激一笑,已经融化的手,艰难从怀中取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圆球,丢了出去。

“当年,我就是为了此物,才答应羽化龙,现在,送给你了!”

周老已经融化得不成人形,声音也变得模糊起来。

“你要……小心……还有一人……是……”

他的话,终究没能说完。

但夏轻尘已经听懂。

云孤城里,还有一位羽化龙安排的人尚未暴露出来。

他想说出来,可惜,已经没有机会。

望着化为一滩泥水的周老,夏轻尘叹息一声,面无表情的捡起那圆球。

“哦?原来是此物,难怪会动心。”夏轻尘以软布将其包住,放入袖中。

此物的珍贵,可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

只是,需要懂行的人,才能运用这颗圆球。

而夏轻尘,自然在懂行之列。

“还有一人么?”收好圆球,夏轻尘想起周老临死前的话。

其眼中星芒闪烁。

夏轻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知道,他一定会死!

因为,他选择了与无尘神王为敌!

简单收拾一下,夏轻尘取出胸口处的软甲。

上面的毒针全部黯淡无光。

“到底还是欠了那位皇子一份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