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不知死活(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手如闪电,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给她脸上来了一巴掌。

顿时,她白皙的脸庞,立刻肿胀且嫣红一片,如盛开的牡丹。

“颜色留下了,满不满意?”夏轻尘冷道。

吴姐抬起头,满脸狰狞,厉吼道:“你们还等什么,给我宰了他!”

她气得发颤,已然动了杀心!

身后的一群少年少女,本就是不是什么善茬。

夏轻尘身为小城土包子,却不肯在他们面前低头的腰板,也令他们十分不喜。

因此,全部动手!

他们中修为最高有中辰位三叠,最低也有小辰位九明。

“乌合之众!”夏轻尘轻哼,跳入其中,大打出手。

“梅开九朵!”

“风回雪流!”

“客从天来!”

“梅落人去!”

“火凤曜日!”

“蛮象驰野!”

“九龙在天!”

一套半武技打完,除了那位吴姐躲得远远的,其余人全都被打趴在地,哀嚎万分。

夏轻尘目露不屑:“你们的实力,可配不上你们身为帝都人的骄傲啊!”

吴姐倒吸一口凉气。

她只听赵初然说,其表哥修为有小辰位九明实力。

怎么如此恐怖?

正自惶恐之际,自街道尽头,忽然传来疾驰的马蹄和大队铁甲铿锵之音。

“是帝都禁卫!”

“啊!为首的那位老者,难道是禁卫大统领?”

只见三匹快马当前,最前方的一匹,沉坐一位两鬓皆白的老者。

双目如炬,扫人一眼,便给人莫大压力。

吁——

抵达码头,老者提缰,翻身下马,动作异常娴熟。

身后的铁甲卫队,相继赶来。

他们如若黑色潮水,填满整个街道,给人异常肃杀之感。

赵初然心头咯噔,暗道完了!

一定是他们在此打斗,引来禁卫驾临。

更倒霉的是,还引来以严厉著称的禁卫统领!

帝都中,除却练武场、斗场等地,其余地域都是禁止私下斗殴的。

一旦被抓,必定严惩。

这下,真闹大了!

吴姐亦心脏砰砰狂跳,暗道后悔。

她的家世,在禁卫面前,连芝麻都不算。

禁卫当场打死她,她父亲和母亲都不敢有半字怨言。

然而,禁卫统领对满地的狼藉视而不见,老目扫向商船。

发现商船已经停靠一阵,神色间略有几许焦急,扬声喝道:“云孤城夏轻尘夏公子可在?”

禁卫统领,归属于云舒皇子。

半个时辰前,他们接到五百里加急的信笺。

是云舒皇子亲笔书信,勒令禁卫统领务必迎接到夏轻尘,以最高规格礼仪接待。

禁卫统领大惊失色,匆忙率领一批人马,急匆匆赶来。

可看样子,似乎晚来一步。

这可急坏禁卫统领。

他素来知道云舒皇子为人,后者是绝不允许属下犯下低级错误。

如果连接人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云舒皇子必定怪罪。

“云孤城夏轻尘夏……”一声刚落,又喊一声。

“就你在面前,还喊什么?”夏轻尘淡淡道。

嗯?

禁卫统领立刻定眸望去,在一群哀嚎的少年中,看到了那位淡然而立的夏轻尘。

他收到的信笺中,有一张夏轻尘的画像。

所以,对比一看,禁卫统领立刻确认,眼前之人,是夏轻尘无疑!

他快步上前,满脸恭敬,声音浑厚而洪亮:“帝都禁卫,奉云舒皇子之名,迎接夏公子大驾!”

身后千余黑甲禁卫,如潮水般齐齐高喝:“恭迎夏公子大驾!”

呼喊声,振聋发聩!

直达九霄,荡彻十街!

那气势之恢弘,磅礴无际。

附近行人纷纷捂住耳朵,心中惊颤。

“天呐!那少年是何方神圣?竟引得禁卫统领亲自迎接!”

“不!是云舒皇子命人迎接的!”

然而,不等他们回过神。

数道清脆,但极具贯穿力的声音,仿佛自云巅传来。

“女宫所属,奉天银公主之命,迎接夏公子大驾!”

众人回首望去。

十名彩衣飘飘,容颜殊丽的少女,共同抬着一顶奢华金轿,踩着满城禁卫军的肩膀,如仙子临凡飘来。

他们所过处,花朵飘零,香气四溢。

那顶奢华金轿,更是贵气逼人。

女宫,是负责皇宫一切事物的机构,亦是保护皇室的最后一道防线。

重要性,不输于禁卫。

“嘶!女宫也来了!”

“天银公主也派人迎接?”

“那位叫夏轻尘的少年,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云舒皇子、天银公主,当今皇室后裔中,最掌权的两位后裔,竟然同时迎接一位偏远小城的少年?

此等状况,前所未有!

哐当——

十名女官落下,含着亲和微笑,向夏轻尘婉婉行礼:“参见夏公子!请夏公子入轿!”

禁卫统领瞳孔缩了缩,心中直打鼓。

怎么回事?

为何天银公主也派人前来迎接?

这位少年莫非是什么大人物不成?值得云舒皇子和天银公主共同争抢?

念及至此,禁卫统领当然不能让女宫得逞。

他右臂一伸,拦住道:“且慢!夏公子是我禁卫先接到,自然应该上我禁卫府高座。”

女官优雅而笑:“夏公子是天银公主知交好友,你们禁卫从中阻拦又是何意?”

双方彼此争执不下,却引得围观者瞠目结舌!

夏轻尘,到底何许人也?

夏轻尘立于双方中间,耳听无休无止的纠缠,淡淡道:“都住嘴!”

他的话,宛若命令一般。

试看帝都,谁敢命令女宫和禁卫?

然而,双方竟真的听从命令,停止争执。

“抱歉,惊扰到夏公子!”

“让夏公子见笑。”

双方都抱以歉意。

夏轻尘望了眼双方,道:“云舒皇子和天银公主的心意,夏某收下,但,我表妹已来接我,亲情难却,所以抱歉了。”

这样啊!

禁卫统领想了想,并未再阻拦。

只要不是被天银公主的人接走,那就没问题。

女官同样如此想,因此双方都未再争执。

夏轻尘拉住赵初然的手,道:“走吧。”

无数双目光聚焦下,赵初然拘谨,小心翼翼的任由夏轻尘牵着。

禁卫统领目送夏轻尘离开,这才意识到,地上躺着一群和夏轻尘大打出手过的人。

其眉毛一竖,威严喝道:“来人,把他们全抓起来,压入禁卫天牢,听候审讯!”

敢动云舒皇子的人,真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