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残渣当宝(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闻音,赵初然面现不悦,道:“我不是说过吗,不嫁!”

原来,刘太医的大子,看上了赵初然,通过赵子善,向她传达了心意。

只是赵初然言辞拒绝。

因为那位刘太医的大子,已经五十多岁,都可以当她爹了!

并且,她过去只是做小妾!

还是第十八房小妾!

试问赵初然如何肯?

赵子善筷子放下,教育道:“刘太医大子,已经官至六品,跟着他,你一辈子都可以享清福,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赵初然反辱相讥:“是是是,你最明道理,所以为了讨好刘太医,就可以把你妹妹往火坑里推,是吗?”

刘太医大子是什么货色,赵子善会不清楚?

可为了讨好刘太医,一再强迫赵初然嫁过去当小妾。

“放肆!怎么跟长兄说话?”赵子善一拍饭桌,官威逼人:“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家教,连长兄都不懂得尊重,你怎么嫁人?”

赵初然哼道:“那也要你值得我尊重才行!”

为了自己,牺牲妹妹,却还想她心生尊重?

“初然,你过了!”始终未曾说话的赵田,严肃道:“子善是你长兄,不可如此无礼。”

赵初然委屈的双眼微红:“可他逼我嫁给一个糟老头,也是对吗的?”

赵田严肃批评道:“长兄的决定,轮不到妹妹来评价,即便是错的,也不该反对,更不该当面顶撞!”

闻言,赵初然再也忍不住心中委屈,捂着嘴鼻,哭泣跑开。

其实,类似的委屈,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承受。

都是赵家的血脉,可父亲却一直偏心赵子善,并不断灌输长兄为大的教法。

任何事,都必须是她迁就长兄。

她在赵府没有一点地位,生活在这里,倍感压迫。

母亲是唯一体谅自己的人。

所以,为了不让赵初然被刘太医大子糟蹋,才极力促成赵初然和夏麒麟婚事。

心想,北夏府好歹是她娘家。

赵初然嫁过去,总好过在帝都里受委屈。

只是,一波三折,最终还是没有如愿。

赵子善皱着眉望着赵初然离去,不悦道:“越来越没规矩!连我都敢顶撞!以后要严加管教!”

说完,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吃饭。

夏轻尘默默叹口气。

他心中虽然为赵初然不平,但,这毕竟是赵家的事。

他一个外人,没有资格插嘴。

“姑父、姑姑,你们吃,我去看看表妹。”夏轻尘也没心情再吃下去。

姑父淡淡点了点头,姑姑则殷切道:“轻尘,好好安慰她。”

只有姑姑才关心初然啊!

夏轻尘心中一叹,前去追上赵初然。

他离开后。

赵田才终于皱起一丝眉毛:“他打算住多久?”

夏洁摇摇头:“没说,我大哥只说轻尘来帝都办事,大概办完事就走。”

她心中一暗,知道自己丈夫对夏轻尘并不喜欢。

否则刚才饭桌上,也不会刻意冷落夏轻尘。

“不是我说你,都这么多年了,还跟云孤城那些乡下人扯什么关系?”赵田皱着眉教训:“现在好了,你给他们一点脸色,他们马上顺杆子往上爬,来巴结我们了!”

赵田将扳指往桌上一丢,不无厌弃:“拿块破玉,就想巴结我们赵府,异想天开!”

原来,赵田以为夏轻尘前来,是巴结他们赵府的。

夏洁心中有气,辩解道:“我二哥不敢说,但大哥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这么多年,夏渊在云孤城过得那么苦,都没有求过她什么。

现在他父凭子贵,家里逐渐兴旺起来,怎么会反而过来巴结?

要巴结,早年就巴结了。

绝不会等到现在。

“你懂什么,人心隔肚皮!十几年没见,你怎么就知道你大哥没有变?”赵田反问。

赵子善深以为然的点头,一脸认真表情。

“母亲,我们赵府虽然是有名有姓的官宦人家,但目前正处在最重要的上升期间,如果被拖累得,将受到巨大影响。”

赵子善道:“所以,那个夏轻尘,在我们赵府住一住可以,但若想巴结我们,那就只能请他离开了。”

父子二人一人一句,让夏洁有气难言。

“算了,还是我亲自说吧,凡事说明白最好。”赵子善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的前去寻找夏轻尘谈心。

中院。

院子里。

赵初然坐在井边,望着井中倒影的圆月默默啜泣。

嗒——

忽然,一颗石子落入井中,溅起道道涟漪。

圆月的倒影立刻支离破碎。

“人生一世,如井中月,抵不过岁月无情碾压,终将破碎,沦为一场空。”身后传来夏轻尘的声音。

赵初然低着头,幽幽轻问:“什么意思。”

“意思是,人的一生里,太多东西是虚幻!比如权势、地位、财富,都是人生中的旁枝末节,唯有武道才是不灭的真谛。”

赵初然似有所悟,仰起头,看向夏轻尘的眼睛。

“只要你武道强大,权势、地位、财富唾手可得!甚至,如果武道破碎虚空,成为天上神明,将永生不死。”

“执着于眼前的权势、地位和财富,却荒废武道,是本末倒置。”

赵初然眼前微微明亮。

她现在地位低下,不正是因为武道不如人吗?

倘若她是大辰位强者,与父亲比肩,哥哥还敢理所当然的要求她牺牲自己?

父亲还敢一味偏袒哥哥?

“你已经突破中辰位一叠了吧?”夏轻尘问道。

赵初然下巴轻点:“只是表哥送给我的武技,我太鲁钝,还没有修炼出眉目。”

“武技,我改日专门指点你。”夏轻尘取出一枚玉质般的叶片,塞进她掌心:“在此之前,服下这枚叶片,争取突破到中辰位二叠。”

赵初然摊开掌心一看,惊讶失声:“这莫非是传说中的云洛圣叶?”

她曾经听赵子善说过。

有一次,大太医治好了皇后的恶疾,陛下一高兴,就赏赐给大太医一枚云洛圣叶。

大太医修为已高,云洛圣叶无用。

因此,将此叶泡制成为一壶茶,分给太医院每位太医一杯。

身为助理的赵子善,无缘分得,只是有幸品尝了一口壶中的残渣。

就这,念叨了整整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