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彻底爆发(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刘大公子满脸愤怒,转身而去。

赵田等人正耐心等着,陡见刘大公子满脸阴沉之色回来,不由怔住:“刘大公子,你这是?”

刘大公子怒道:“去看看你宝贝女儿,光天化日下,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问天,我们走!这婚约,取消了!”他怒气冲冲携带儿子甩手走人。

赵田和赵子善,如遭晴天霹雳。

什么事把刘大公子气成这样?

他们立刻赶到小树林,远远一看,无不怒发冲冠。

“你们在干什么?”赵子善气得发抖,咬着牙关低吼。

赵田亦是气得直哆嗦。

前脚刘大公子提亲,后脚女儿和别的男人在小树林里搂搂抱抱。

难怪刘大公子愤而悔婚。

这,简直是刻意羞辱刘大公子啊!

听到吼声,夏轻尘和赵初然才停下修炼,诧异望向身后。

对上的,自然是赵田和赵子善两双吃人似的愤怒眼睛。

赵初然心中一慌,忙道:“父亲,我们是在修炼,没干什么。”

修炼?

赵田气笑:“当你父亲是瞎子不成?给我滚过来,跪好!”

赵府未来命运的大事上,竟然被生生打断,他如何不怒?

赵初然红唇微咬,碍于父亲平时的威严,艰难挪动步子走过去。

但,刚走一步,就被夏轻尘握住了手臂,将其拉住。

“站在我身后。”夏轻尘淡然道。

赵初然心中莫名安定,躲在夏轻尘身后。

望着那并不宽厚的背影,心中却异常踏实。

是啊,有轻尘表哥,她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赵田的目光,自然移向夏轻尘。

此刻的他,再无半分好脸色,铁青道:“夏轻尘,我赵府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让开!”

这些日,夏轻尘已经将赵田父子看透。

在外面,卑躬屈膝。

在家里,作威作福。

对自己人苛刻,对外人却格外宽容。

他此刻若袖手旁观,表妹轻则受到一阵毒打,重则可能被绑着送给那位老色鬼糟蹋。

“初然是我表妹,我当然可以管!”夏轻尘站定身姿,平淡道。

夏府的血脉,不容人随意践踏。

“夏轻尘!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赵子善愤怒的吼起来:“我就知道,你来我赵府没安好心!先骗我赵府的钱,又骗我妹妹的人!你们夏府是怎么教出你这种东西的?”

此刻的他,斯文的一面彻底撕破。

露出一副竭嘶底里,狰狞厉吼的面孔。

夏轻尘眉宇微微皱起。

他本不想理会,可既然对方提到夏府的家教,夏轻尘就不能坐视不理。

“嘴巴放干净点!我怎么骗你赵府的钱了?”他来赵府,可没有用过赵府一分钱。

赵子善冷笑:“还在装傻!我母亲给你的一百万,你不是拿去碧水酒楼花天酒地了吗?现在全都给我吐出来,少一个子,我……”

他没有说下去。

因为夏轻尘双指轻轻一夹,就从袖中夹出了一张略微泛旧的白银卡。

从颜色上,里面的储存额度,应该是一百万,分文未少。

“你说这张卡是吧?第一,我没花,第二,这是姑姑的,不是你们赵府的。”夏轻尘将钱卡扔给姑姑。

“所以,我让你嘴巴放干净点的,不要乱说话。”

赵子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难道当日真是另外两人请客?

“好,那你对我妹妹居心不良作何解释?”赵子善厉声问道。

夏轻尘转身望向赵初然,道:“初然,告诉他们,我们在树林里面干什么。”

有夏轻尘支持,赵初然鼓足勇气站出来,道:“修炼!”

“当我们是瞎子吗?”赵子善呵斥。

赵初然一言不发,九指隔空连弹。

“梅开九朵!”

九道强劲的内劲,直奔赵子善。

赵子善的心思都花在钻营上,因此荒于修炼。

虽二十岁,但也才中辰位一叠而已。

如今赵初然不仅修为突破中辰位二叠,还掌握《踏雪寻梅》。

试问,他如何挡得住?

噗——

躲闪不及,当场被九道内劲弹倒在地,疼得满嘴哇哇乱叫。

赵初然俏容冷漠:“你的确是瞎子!”

她如此大的进步,不是修炼出来的,难道是变出来的?

见得赵子善被打伤,赵田怒骂:“你个孽女,竟敢打你哥哥!还不给我跪下磕头认错!”

同样是他的儿女。

赵子善是一块宝,赵初然却连畜生都不如。

赵初然不为所动,只是默默躲回夏轻尘身后。

于是,赵田的目光再度聚集在夏轻尘身上。

“滚!赵府不欢迎你!”赵田怒道。

夏轻尘神色淡淡:“本就打算今日告辞的。”

“表哥,我也跟你走!”赵初然害怕的拉住夏轻尘衣服,唯恐自己被丢下。

闻言,赵田冷喝:“孽女,你今天敢离开赵府半步,从此都别再进这个门,我赵田没你这样的女儿!”

夏轻尘没有说话,转身静静望着赵初然。

看她如何选择。

“我跟轻尘表哥走。”赵初然紧咬着红唇,道出内心决定。

哪怕跟着夏轻尘当乞丐,浪迹天涯,也好过在赵府度日如年。

夏轻尘颔首,又望向夏洁:“姑姑,跟我走吧,我虽人微言轻,但给你们一世太平还是没问题的。”

以他如今地位,这一点很容易能做到。

“你敢走试试,我们夫妻关系恩断……”赵田瞪向夏洁。

可,始终沉默的夏洁,斩钉截铁,打断赵田的话。

“那就恩断义绝吧,休书,我早已代你写好。”她面无表情的取出一封休书。

上面已经有夏洁的签名和指印。

原来,她早就有离开赵府的打算,只是一直在考虑而已。

如今眼看女儿一再受辱,终于不再隐忍。

赵田怔住,心中忽然后悔。

他从未想过,夏洁会离开他。

但,自尊心迫使他绝不回头,冷道:“要离开可以,但绝不许拿走赵府的任何东西!”

没有钱,她们母女能在外面活过一天吗?

他笃定,夏洁绝不敢走。

谁料,夏洁坚决无比,将那积攒的一百万私房钱的白银卡,扔给了赵田。

她望向赵田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感情。

有的,只是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