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说一不二(三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目睹一切,他始难平静。

蛮夷和男女之间的话,谁真谁假,很难判断吗?

蛮夷说,是男子挑衅在先。

那男子除非是脑子不正常,才会一个人挑衅十几个蛮夷。

倒是蛮夷们粗鲁野蛮,目无法纪,亵渎那位俏丽年轻女子在情理之中。

此卫兵,只要不糊涂,应该明白谁的话是真。

就算不明白,询问一下神秀殿中的负责人,确定真相很难吗?

但他没有。

因为参与的一方是蛮夷,他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想各打五十大板平息事端。

最后他动不了蛮夷,只能动自己的人!

而且,对蛮夷,他的态度称得上是客气,对自己人则凶狠狰狞,威风八面!

以至于现在,凶手在旁边大笑,受害者绝望呐喊。

巡逻卫一脸凶色:“滚,巡逻卫执法,再敢阻挠,一同问罪!”

夏轻尘一步未让,逼问道:“我问你,你吃的俸禄是敌人给的,还是我们给的?你效忠的是北国,还是我们神秀公国?”

连番逼问,引来无数围观者共鸣。

他们的确因卫兵的做法而愤怒,齐齐声讨。

眼见局势渐渐失控,卫兵非但不怒,反而拔出钢刀,威武大喝:“小子,你妨碍巡逻司执法,现在我就压你回去受罚!”

民愤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他拎起钢刀,一个健步就冲过来,砍在夏轻尘肩膀上。

刀法又快又狠,毫不担心,是否会砍掉他手臂。

夏轻尘手掌轻轻一抬,就将钢刀给挡住,脸上透着深深冷意:“你若能拿出一半对我的狠辣,对待北国凶手,他们何至于如此嚣张?”

其掌心内劲一震,咔擦一声,卫兵整个手臂便如麻花一样扭曲。

随后一脚将他踹飞,砸在墙壁上。

坚硬的墙壁,生生被砸出一个凹痕来!

“你……你敢公然袭击巡逻卫兵!”巡逻卫兵竭嘶底里的怒吼,满面凶厉之光。

夏轻尘冷道:“滚回去!告诉巡逻司,再有类似放纵北国凶犯之事,我,亲临巡逻司!”

巡逻卫兵怒笑:“你当你是谁?天王老子吗?”

夏轻尘看他一眼,缓缓道:“我是夏轻尘。”

闻言,巡逻卫兵怒容僵硬,仿佛石化一般。

唯有双眼不断睁大,瞳孔不断剧缩:“夏……夏轻尘?”

如果此前不知道夏轻尘为谁,还可以理解。

但自从七日前,夏轻尘与云舒皇子,同时亲临禁卫军。

巡逻司中,如果还不知道夏轻尘是谁,那就真是无可救药。

因为一位巡逻使,喊了一声夏轻尘的名讳,便引发云舒皇子不满。

一位副将军,被剥夺军衔。

那位巡逻使更是被开除军籍,还被打得半死,至今还关押在巡逻司牢狱中。

人的名,树的影。

夏轻尘三字,对他们小人物而言,堪比决定生死命运的圣旨。

“小的有眼无珠,有眼无珠!求夏大人开恩呐!我再也不敢了!”卫兵反应过来,身子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

夏轻尘淡淡道:“滚!我的话,一字不漏传达给巡逻司!”

“是是是,小的传达,小的一定传达。”卫兵连滚带爬的跑开。

其心中满是恐慌。

夏轻尘如果真的亲临巡逻司,当然不会是像禁卫军那样训练他们。

而是……人头落地!

众人拍手称好中,卫兵落荒而逃。

夏轻尘将一男一女扶起,便淡漠望向那群蛮夷。

后者正以狐疑的目光打量自己。

似乎,这个少年好像很有身份。

“我们走!”凶恶青年和夏轻尘对视一眼,桀骜不驯的咧了咧嘴,率领众人大摇大摆,准备离开。

夏轻尘淡漠而道:“站住!”

凶恶青年扭过头,哼道:“想怎么样?”

夏轻尘淡淡望着他们:“自断一臂,可以离去。”

什么?

一群蛮夷哄堂大笑。

巡逻卫都不敢管他们,眼前少年却敢开口,要他们自断一臂?

凶恶青年狞笑:“我是北国使者,你懂得自己身份吗?神秀人!”

发自骨子中的歧视,自然流露。

夏轻尘眼神平静无波:“那,我自己动手吧!”

话音落下,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凶恶青年面前。

“主人小心!”他身旁一位莽汉,一拳打过来,挡在青年身前。

夏轻尘看也不看,随手一抓,而后用力一拧。

咔擦——

莽汉整条手臂都被拧掉,顿时间,鲜血喷涌,洒满一地。

直至此刻,蛮夷们才终于笑不起来。

那位出手的莽汉,可是中辰位五叠强者,但一击就被人拧掉了胳膊?

“保护主人!”一群蛮夷冲过来,作势要对夏轻尘动手。

但断掉一臂的蛮夷,立刻挥手阻止他们。

他脸色凝重无比,望向夏轻尘的眼神,多出一丝恐惧。

只有他明白,刚才交手刹那,眼前的少年,根本连一丝内劲都没动用过,全靠手腕力量,就把他手臂卸下来。

其真实实力,如渊难测!

“这位公子,我这条手臂,就当做是替小主断掉,此事可否算了却?”他强忍疼痛,沉声道。

身后的蛮夷们,各个面含不忿。

他们伟大的北国人,凭什么要对懦弱的神秀人忍让?

居然被神秀人拧掉一条胳膊,回去后,一定会被国人看不起。

然而,令他们无法置信的是,夏轻尘丢掉掌心中扯下的手臂,淡淡道:“我的意思是,你们每人各断一臂。”

瞬间。

蛮夷们暴怒。

扯断他们北国人一条手臂不止,居然还不知足!

他们不过是殴打神秀人而已,所有人都要因此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

凭什么!

断臂的莽汉脸色一沉:“阁下不要欺人太甚!”

这种要求,怎么可能答应?

夏轻尘神色平淡:“我不是欺负人,我只是在恃强凌弱而已。”

他是在赤裸裸的告诉蛮夷们,他就是要凌辱他们!

你们能奈我何?

谁让我比你们强!

这,是蛮夷们的最喜欢的方式。

夏轻尘不过是借来一用而已。

只是,用在了他们自己身上而已。

“上,打死这个神秀人!”凶狠青年如若被激发戾气,凶狠道。

十几名莽汉齐齐冲上来。

推荐票跟上来啊!

明天集中晚上八点更新,所以早中不更,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