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宰相夫人(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子善,回你的赵府吧,我和初然过得很好,不需要你们再操心了。”夏洁面无表情道。

赵子善摇着头,感叹道:“你们呐,宁愿活受罪,也要咬着牙过苦日子吗?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啊!”

望着此刻的儿子,夏洁觉得分外刺眼。

以前还觉得儿子事业有成,十分光鲜。

如今看来,只若跳梁小丑一样,令人反感。

“初然,我们走。”夏洁拉着赵初然,面无表情离开。

但,赵子善却手臂一拦,道:“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求我们,还可以考虑让你们回去!”

“让开!”夏洁一把推开他,导致赵子善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

赵子善面带愠怒,一把扯住夏洁头发:“你这个老女人,都敢对我都起手了?”

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母亲的地位。

正欲像往常在赵府一样,对母亲发脾气时,数道凌厉的身影疾驰而来。

一条急速而来的长腿,踢在赵子善脸颊上,将其当场踢得横飞。

随后砸在地上,连续滚动数周。

不等他爬起来,几道人影闪过来,将其摁在用力的摁在地上。

“大胆!敢对老夫人和夫人动手!带回去,严加审讯!”一个便衣侍卫冷着脸道。

而后,向夏洁和赵初然拱手。

“属下保护不力,请责罚!”

赵子善大吃一惊,什么情况?

母亲和妹妹连生活都成问题,哪里还有护卫?

而且称呼妹妹为夫人,难道短短几天,她就嫁人了,还是嫁入豪门?

夏洁神色铁青的望了眼赵子善。

她明白,自己在赵子善眼中,什么都不是。

“算了,就当我生了一个畜生!放了他吧。”夏洁终究还是不愿伤害自己的儿子。

如此,赵子善才被放开。

望着母亲和妹妹,在十名便衣护卫的护送下从容离开,赵子善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离开赵府后的母亲和妹妹,非但没有落魄,反而一飞冲天?

这让赵子善心中十分不平衡。

“不可能的,她们怎么可能比在赵府时过得还好?”赵子善暗暗跟在身后。

他想看一看,她们住在哪里。

结果,她们来到一处格外恢弘的别院前。

“当朝宰相的绿柳别院?”赵子善震惊。

可接下来,令他倒吸一口气的是,绿柳别院前的看门侍卫,齐齐单膝跪地。

“恭迎老夫人和夫人回府!”

赵子善呆呆望着他们进去,久久无法置信。

赵初然竟然成为宰相府的夫人!

换而言之,她嫁给了宰相?

一种巨大的落差,砸得赵子善失魂落魄。

平日看不起的妹妹,一跃成为枝头凤凰,比他强上万倍。

但是,好一阵,赵子善又忽然惊喜起来,大笑道:“难怪妹妹看不上刘大公子,原来,她竟早已勾搭上宰相!妹妹啊,你好手段啊!”

“看来得想办法,赶快和妹妹修复关系!”赵子善心情激动:“有一个宰相夫人当妹妹,何愁未来?”

他坚信,妹妹一定会看在同为夏府人的份上,重新接纳自己这位哥哥。

“得赶快通知父亲,我们赵府要发达了!”

赵子善匆匆回到赵府,然而却得知,父亲自从七天前去了巡逻司,再也没有回来。

“应该是巡逻司有重要事吧。”赵子善深知国君身体欠安,最近帝都越来越不太平。

父亲忙碌不回家,十分正常。

“先回太医院吧。”赵子善压制住内心的激动。

太医院异常忙碌,他是请了半天假才能回来。

现在必须赶回去。

十日后。

绿柳别院修炼室。

“光影如重!”

夏轻尘一步跨出,瞬间达到八十尺!

其身影,已如光影般,略带模糊。

目光都无法锁定他的具体位置。

“总算大功告成!”夏轻尘翻身落下,呢喃道。

一步八十尺,已经达到大辰位的标准。

比拼身法的话,应该无人能敌。

就在此时。

仆人来报,云舒皇子贴身侍卫前来。

“还是要请我出手么?”夏轻尘自言自语,离开别院。

门口,一顶略微低调的轿子等候在外。

夏轻尘坐上去,被他们一直抬到皇城门外。

云舒皇子的仪仗队,已经等候在那。

轿子混入其中,跟随云舒皇子的仪仗队,毫无阻碍的进入皇城。

直到陛下的寝宫,清心殿前,才缓缓停下。

“夏公子,到了。”云舒皇子亲自为夏轻尘掀开轿帘。

夏轻尘走下轿子,便看到来来往往的仆人,不断进出。

一位位大臣,亦都在殿外徘徊,愁眉不展。

偶有几位太医,面色沉着的从中走出。

整个场景都给人深深的压抑感。

国君将逝,大厦将倾,谁不忧心?

“走!”云舒皇子来到殿外,恭敬一拜:“孩儿云舒,拜见父皇。”

他保持躬身姿态,等待良久,才有一位中年婢女行出,道:“云舒皇子请回,陛下龙体欠安,不宜见客。”

云舒皇子深深看了婢女一眼。

宫中之人,绝大部分都是天银公主的人马。

她们自然不希望国君弥留之际,看到云舒皇子。

万一国君心中一动,将他立为下一代国君,天银公主一派就全完了。

云舒皇子淡然道:“本皇子携带神医,前来为父皇诊治,若耽误父皇病情,你承担得起?”

婢女不卑不亢:“大太医正与三位太医竭力诊治,无须担心。”

嗯?

云舒皇子脸色微变。

通常,只有一位太医驻守在国君面前,随时观察病情。

现在,不止来了三位太医,连大太医也在。

可以肯定,国君的病情加重,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

“让开!”国君驾崩之际,他更加要在身边。

否则任由天银公主的人把持,后果不堪设想。

云舒皇子强闯,谁也不敢阻拦。

如此,他和夏轻尘才终于来到寝宫内。

但见一张床榻上,躺着一位满目苍老,浑身散发丝丝难闻气息的老者。

其呼吸微弱,眼睛都无法睁开,已然虚弱到极致。

床前,四名太医正在商讨药方。

旁边则是两位女子。

其中一位雍容华贵,哭成泪人的中年美妇,正是当朝皇后。

她身边则是脸色凄楚的天银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