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夕死可矣(四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当吃完后,又跑到牢笼边,冲大太医摇着尾巴,哼哼直叫,似乎是在撒娇,索要药丸。

大太医惊魂未定,回过神时,心中掀起骇然波浪。

这不起眼的药物,火狮居然这么喜欢?

这一刻,他彻底相信,夏轻尘是不世神医!

“夏神医,它还要,现在怎么办?”大太医恭恭敬敬的垂询,再不敢对他有半点怀疑。

夏轻尘将一叶春泥水收入袖中,回首望向火狮,道:“你一天最多只能吃一颗,否则会撑死,懂吗?”

火狮虽然不会说人话,但却能够听懂。

不甘心的吼了几声后,就乖乖的爬灰窝里,默默消化药丸的药力,借此进行修炼。

大太医望着夏轻尘,心中极为激动。

他此生,竟有幸与神医相遇!

“夏神医,老朽一生平庸,有许多医道疑问困惑我半生,若不解开,至死都不瞑目,今日有幸得遇夏神医,请夏神医指点迷津,这样,老朽死而无憾了。”

说着,竟拄着拐杖,准备跪下恳求。

夏轻尘慨叹。

他能做到神秀公国的大太医,并非没有道理。

光是对医道的至死执着追求,都是同行无法超越的。

如赵子善那样,不学无术,却做梦能当上大太医的人,连他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夏轻尘心生感触,将他搀扶起来,道:“起来吧,你召集一下太医院的同僚,他们若看得起夏某,我可以顺便也指点一下他们的医道疑惑。”

闻言,大太医苍老容颜,绽放几十年未曾有过的笑容。

“神医大恩大德,太医院至死难忘。”

不久,太医院的客堂中。

二十八位太医齐聚一堂。

作为大太医的老者,却只坐在昔日属下的位置。

属于大太医的位置上,静坐着夏轻尘。

“诸位,夏神医亲临太医院,指点我等迷津,各位若有医道疑惑,可以诚心请教夏神医。”

只有大太医和三位太医知道夏轻尘的医道惊天。

其余人,一概不知。

故此,全都狐疑的对视。

意思是,大太医终于还是太过苍老,终于疯了吗?

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充当神医来指点他们这些太医?

最上方的三位太医,将大家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相视而笑。

这一幕,多像他们当初看待云舒皇子时的场景啊。

起初,并无人提问。

大太医默叹一声,便自己开始提出疑惑。

夏轻尘听完,从容解答。

大太医听罢,叹为观止:“人体内竟还有隐脉?难怪我一直都是错,原来还有隐脉存在!”

显然,夏轻尘一语点破困扰他多年的疑惑。

他身体前倾,宛如学生一样,不断询问和倾听。

神情专注,唯恐漏掉一个字。

起初不在意的太医们,亦渐渐听出门道。

从最初的不屑到质疑,到此刻的吃惊,最后到震惊。

已经无人还能安坐于交椅上,纷纷站起来,围绕着夏轻尘。

并且取出他们随身带的医道手札,快笔如飞的记下夏轻尘所说的每一个字。

因为他们发现,夏轻尘讲授的,竟然都是闻所未闻的高深医道知识!

他们一边记载,一边懊悔,最初的问题没有认真倾听。

不久,众人争先恐后提出自己的疑惑。

许多太医们提出的疑问很简单,大太医就能解答。

但他还是聚精会神的聆听,因为他发现,看似简单的问题,夏轻尘的解答,往往蕴含他从未知道的深意。

一个时辰后。

众人已经没有疑问可以追问。

此时的客堂里,陷入一种诡异的状态。

那就是,大家都非常兴奋,可是谁都说不出话。

正如古人所言,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他们沉浸在那奥妙无穷的医道深意中,已经忘却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

直至良久,大太医才老泪纵横,沙哑长叹:“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已经了无遗憾。

毕生疑问,夏轻尘都给了他一份满意的回答。

即便现在死去,也可安然瞑目。

客堂外。

几个太医助理在外面烧茶水。

其中一个就是赵子善。

“怎么回事呀?我们好好为陛下熬药,为何突然接到命令,全部停止,转而来烧茶?”一名年轻的助理,迷惑问道。

赵子善有气无力道:“谁知道呢,那群老东西成天瞎忙活。”

他口中毫无尊敬之意。

几位同僚纷纷沉默,不敢接这个话题。

他们暗暗交换眼神,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

自从赵子善上次请半天假回家一趟后,整个人都变了!

以前的赵子善,见到任何一位太医,都卑躬屈膝,像奴才一样巴结他们。

可那以后,就整天吊儿郎当,不再像以往那样小心翼翼。

偶尔还口出狂言,看不起整个太医院。

现在已经公然辱骂太医们为“老东西”!

真不知道,赵子善是怎么了。

嘎吱——

此时,一位太医轻手轻脚的从客堂中出来,喝问道:“茶烧好没有。”

这位太医的助理,恰巧就在这里,点头道:“张太医,已经烧好,请问是现在就送过去吗?”

“恩,现在就送进去。”张太医顿了顿,严肃的叮嘱:“送茶的时候,都给我悠着点,里面有神医坐镇,不得怠慢分毫!明白吗?”

那位助理讶然道:“神医?咱们太医院的太医,就是公国里最顶尖的医师啊,谁敢在咱们太医院自称神医?”

“何况,咱们还有大太医呢,谁有资格自称神医?”

那太医瞪他一眼,喝道:“闭嘴!不得对神医不敬!”

他可是亲身体会过夏神医那精深磅礴的医道,对其敬畏万分。

怎容得一个小助理不敬?

助理咂了咂舌,心中却不服,心道,本来就是这样。

身为太医院的一员,他自然发自心眼里维护太医院无上的荣光。

“你懂个屁!”太医见其不服气,呵斥道:“大太医在那位神医面前,都以学生自居,你说他能不能以神医自居?”

什么?

几位烧茶的助理,无不目瞪口呆。

大太医可是他们心目中无法超越的神医!

可是,在那位医道高人面前,大太医竟然只能以学生自居?

几位助理的神色,骤然严肃和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