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最终下场(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何况赵子善断掉的不仅仅是财路,还是他们人生大道!

因此他们纠集成群,暗暗跟随赵子善,伺机报复。

若是在城中,有巡逻卫经常巡逻,他们还未必敢对赵子善动手。

但他好死不死,跑到荒郊野外。

再不动手,那就天理难容了!

一番殴打,赵子善头颅受到重创,当即昏迷不醒。

如此,一群助理们才怒气未平的逃走。

翌日。

赵子善满头是血的醒来,眼神中一片呆滞,环顾左右。

冷不丁,发现不远处有一团干涸的狗屎。

本是呆滞的眼神,立刻迸发激动之色,然后一下扑上去,将狗屎捧在掌心。

“金子!金子!我发财了!发财了!”他哈哈大笑,疯癫无比!

遭致殴打,他没有死。

只是疯掉了。

数日后。

帝都里多了一对乞丐。

老乞丐双腿已断,坐在一个破烂的牛车上。

前面是一个傻兮兮的年轻疯乞丐,蓬头垢面,浑身恶气。

他双手被绑在牛车把手上,拉着车牛车往前行。

只要一停下来,牛车上的老乞丐就一鞭子抽来:“畜生!谁让你停?走!”

小乞丐吃痛,立刻嗷嗷叫着继续拉牛车。

路过行人见状,怜悯的指责老乞丐残忍。

但老乞丐毫不动摇。

因为只有他知道,身前的小乞丐,的的确确是畜生!

也只配给他当畜生使用!

当路过昔日的赵府门口时,老乞丐喝令停下。

侧眸望去,门楣上,“赵府”的牌匾早已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崭新的“李府”牌匾。

老乞丐驻留良久,老泪纵横:“我造的什么孽啊!”

大哭中,扬起鞭子狠狠抽在小乞丐背上:“走!小畜生!”

一声鞭响,一声惨叫。

老乞丐和小乞丐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

不久后,彻底消失在帝都,再也没有人看到他们。

有人说,他们在郊外破庙相依为命。

有人说,老乞丐恶毒的折磨着小乞丐,远走他乡。

彼时。

绿柳别院。

夏轻尘收功。

经过五日的修炼,其内劲已经接近中辰位六叠巅峰。

也幸亏绿柳别院够大,可以尽情施展《吞天仙录》,不用担心引人察觉。

不然,绝无如此快的修炼速度。

只是,他距离中辰位七叠,还需要静修七天。

但距离真龙寻踪,只剩下不足五日而已。

除非能寻觅到一处精气格外浓郁之地,才有可能缩短时间。

在云孤城,武阁和神殿都有类似的特殊地点。

帝都就难说。

神殿他不可能前去,因为与神殿少殿主结仇。

武阁他则一人都不认识,同样难说。

“老爷,天银公主派遣女官来接您了。”正在此时,管家来报。

前日,天银公主就亲自登门拜访过,告知今日就是挑战之日,请他做好准备。

夏轻尘离开密室,来到皇宫内的斗场。

斗场是皇室中人专用的切磋比试之地,很少对外开放。

只是,本次挑战决定是否派遣天银公主和亲,有损皇室形象,才选择在皇宫斗场内秘密举办。

与会者,只有皇室一方和北国人代表。

“云舒,北国人代表,为何手臂都断掉一只?”国君微微诧异。

云舒皇子亦表示不知。

当日夏轻尘拧断他们胳膊之事,的确传达至巡逻司。

但巡逻司怎有胆量上报?

否则引发云舒皇子震怒,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他们!

所以他们选择低调处理。

因此,皇室丝毫不知当日之事。

“那就怪了。”国君诧异。

蓦然,两名女官进入斗场。

身后跟随着一名怀中抱剑的白衣青年。

他是皇室能找到的唯一符合要求的强者,刘问天。

亦是刘太医最引以为傲的孙子。

刘问天出身武阁,算是皇室培养出来的人才,如今皇室要用到他,自然要来。

“刘问天参见陛下、天银公主、云舒皇子!”刘问天毕恭毕敬。

天银公主和云舒皇子,他先对前者施礼,随后才是后者。

足可看出,刘问天是天银公主的人。

国君对其甚是满意,年纪轻轻,就达到中辰位七叠,是皇室的骄傲。

“平身。”国君含着微笑,向北国代表介绍:“这位是我们的代表之一,刘问天,一身实力非同小可。”

然而,令国君有些尴尬的是。

十三位北国人,坐在贵宾席的交椅上,纹丝不动。

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刘问天一眼,嘴角勾出一抹轻蔑的弧度,就扭回头。

他们既不起身迎接,也不自我介绍,只当刘问天是一团空气。

就连国君,他们都蛮横不放在眼中。

国君心有怒气,但素来知道这群野蛮人蛮横无理,也就懒得计较,安慰刘问天:“问天,你耐心等候,还有一人。”

刘问天颔首,陪着国君说话。

国君对待他的态度,隐隐有一丝尊敬和客气。

因为以刘问天的实力,必能在真龙寻踪中大放异彩,被武道天宫收录为弟子。

如此人物,未来必然凌驾于皇室,国君自然尊敬。

“另外一人什么修为?”刘问天问道。

国君压低声音:“远不如你!所以,我也未曾指望他,本次所有希望都在你身上,一定不要让朕和天银公主失望。”

这才是国君的心里话。

夏轻尘和他的宠物实力毕竟有限,不可能完成任务

刘问天望了眼美丽的天银公主,点首道:“陛下放心,问天绝不让公主落入那群蛮夷手中!”

耐心等待一阵。

又有两名女官醒来,身后跟着负手而行的夏轻尘。

“是他?”刘问天认出来,微微皱眉。

他和父亲前往赵府,为父亲下聘礼,取一房小妾时,遇到过夏轻尘和那名女孩在林中苟且。

如今再见到他,自然惊讶。

当然,这是一桩丑闻,他自然不会当众与夏轻尘争执。

只是很难对夏轻尘抱有好感而已。

夏轻尘来到国君面前,不卑不亢施礼:“见过陛下。”

国君浅浅笑了下,远无对待刘问天那样热忱,道:“有劳你了。”

他看了眼身侧,一群冷漠而坐的北国人,与云舒皇子交换一个眼神。

后者点了点头。

意思是,不必再介绍。

刚才刘问天的尴尬处境,何必再上演?

反正以那群蛮夷的无礼,多半又是作出无视和轻蔑的表情吧。

谁知,他们不介绍,夏轻尘自己走了过去。

他随手拎起一把交椅,往北国人代表面前一放。

然后慢条斯理的面对着他们坐下,面无表情的剔着手指甲,淡淡道:“原来是你们几个,胆子不小嘛。”

晚上八点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