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仙人洞府(四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轻尘顺手接过。

打开一看,手帕里包好一只香囊。

那是鬼哭林,赵初然遇险,夏轻尘营救她时,她赠送给自己的。

只是后来遗失。

没想到,赵初然自己捡到了。

那么,她已经知道,当初救她的人是自己?

难怪她会对自己生出莫名情愫。

当夏轻尘再仰起头时,那张清丽玉容,微笑着,也流泪着。

“轻尘表哥……以后遇到心上人,可不要再弄丢她送的定情信物,那样……她会……很伤心……”

不知是风,还是哽咽。

她的话断断续续,淹没在无声的泪滴里。

伴随人影,渐渐渺小,渐渐远去,直至再也不见。

夏轻尘心中微微抽动,握紧了香囊。

这一刻,他觉得,心里好似失去了什么……

正在失神之际,一声轻咦传来。

夏轻尘扭头一看,人群中,惊讶走来沈惊鸿与周雪霖。

“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惊鸿惊讶。

“我送人,你们呢?”夏轻尘郑重收起香囊,敛去异色,平静道。

沈惊鸿道:“巧了,我们也是送星流回云孤城。”

“他为何回去?”夏轻尘诧异道。

千里迢迢赶到帝都参加真龙寻踪,怎么即将开始时又折返?

周雪霖叹口气:“还能为什么?自觉毫无希望,主动退出呗。”

原来,与夏轻尘不同。

他们几人来到帝都后,就不断与另外十六城的天骄切磋交流。

沈惊鸿和周雪霖还好,切磋过程有胜有负,并能不断进步。

但星流则屡战屡败,逐渐丧失信心。

昨天,与一位它城天骄争夺修炼之地时,被对方以碾压的实力当场教训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终于失去斗志,匆匆预定了今日的商船回云孤,放弃真龙寻踪。

“哎,以前在云孤城不觉得,来到帝都才知晓天下英才何其之多,我们云孤城的天骄,处于垫底状态。”沈惊鸿深深感叹。

即便是他,亦有几分心灰意冷。

“还有几日,你们跟随我一起吧,有空可以指点你们一下。”夏轻尘道。

反正他的确准备修炼几日,顺便指点二人不成问题。

“太好了!”两人欣喜。

“老师准备去哪?”周雪霖问道。

夏轻尘道:“还在找,我需要精气格外浓郁之地。”

周雪霖喜道:“那不如来我们这里!”

他们所在之地,是一个名为仙人洞的客栈。

客栈依山而建,充满格外浓郁的精气。

按照房间等级不同,房中的精气亦不甚相同。

下等房间里的精气,是外界两倍。

中等房间的精气,是外界三倍。

上等房间的精气,则是外界的四倍,仅次于神殿之中的神塔。

“原来帝都还有这样的地方。”夏轻尘讶然:“走!”

帝都偏南,郊外。

一座山下果然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巨大庄园。

庄园里,隐约可见各地而来的年轻武者。

“老师,我们选择下等房间吧。”沈惊鸿建议道:“中等和上等竞争太激烈,我们财力和实力都很难达到。”

需要财力可以理解,怎么还需要实力?

“如果竞争者,彼此都不想竞价,可以选择动用实力,谁实力强,谁享用房间!一次最多只能住四天,四天后,必须重新争取。”

周雪霖介绍道:“今天刚好是更换房间的日子,我们快去吧,邙芸学姐应该在为我们办理好下等房间的凭证。”

因为送星流的缘故,他们已经耽误不少时间。

果然,他们抵达时,在角落里看到了邙芸。

“邙芸学姐”周雪霖笑着跑过去。

邙芸还以微笑,取出凭证:“没事,这是下等房间的凭证……咦!夏学弟!你怎么也在?”

夏轻尘点头微笑一下,道:“过来看看!”

“你们稍等,我去办理一下凭证。”

他来到柜台处。

略一扫,发现中等客房都已满。

下等空房有大量空缺,上等则只有两个。

价格方面,上等和下等相差极大。

下等客房,一晚价格是十万白银。

上等客房则是三十万!

一连住四天的话,下等需要四十万,上等则需要一百二十万。

难怪沈惊鸿和周雪霖等人只选择下等。

他们在此修炼一月,即便是下等房间,付出的也是三百万白银!

以沈惊鸿的财力,的确有些捉襟见肘。

即便他爷爷是武阁阁主,却也不可能将武阁的白银,随意拿给他使用。

毕竟武阁是受限于皇室管辖的,武阁并非沈惊鸿的家产。

“要一间上等。”夏轻尘走到柜台前,道。

负责办理凭证的,是一名妆容精致且干练的女子。

她眼眸轻抬,轻轻看了眼夏轻尘,面上只露出一丝淡淡笑意:“哦,住几天?”

“四天。”

如此,她眼眸才微微明亮一些:“好的,立刻为你办……”

“等等!”

一缕略微熟悉的声音飘进来。

夏轻尘扭头一望,却是拄着拐杖的刘问天。

他以不善之色盯视夏轻尘。

北国人挑战,本该是他刘问天大出风采,被天银公主格外倚重的时刻。

可事实却是,他一败涂地,夏轻尘踩着他上位。

无形对比中,刘问天沦为笑柄。

以至于庆功宴时,皇室都没有邀请他前去。

他恨夏轻尘,更恨自己不争气。

所以前来仙人洞,想在最后几天努力修炼,提高一点实力。

谁知,刚巧在此遇上夏轻尘。

“哦,是你啊。”夏轻尘对他并无好感,随意应付,便望向柜台女子:“继续。”

女子此时的注意力,完全被刘问天吸引。

她放下手头工作,走出柜台,亲自上前迎接:“哎呀,什么风把刘公子吹来了!”

刘问天可是仙人洞的常客。

每年来此修炼最少二十天以上,为仙人洞带来不下六百万的收入。

年轻掌柜对待刘问天自然热情万分。

刘问天盯了眼夏轻尘,问向女子:“他选择什么等级的房间?”

“上等!”

刘问天看了眼,发现上等客房还有两个。

“我都要了,每一间都住四天。”他淡淡道,取出三张白银卡。

夏轻尘眉宇轻轻一挑:“你几个人修炼?”

“我一个人!”刘问天指了指自己鼻子,又扬起怀中的剑:“但,我的剑也需要一个修炼室盛放!”

他是刻意排挤夏轻尘。

宁愿多花钱,放一把剑,也绝不让夏轻尘安心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