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局为重(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玉华拓看了眼天银公主,又看了眼夏轻尘。

这条狗,似乎是夏轻尘的吧?

天银公主能做主?

不过,天银公主口吻如此肯定,想必是没问题。

“哈哈,那就多谢。”玉华拓笑着向夏轻尘拱了拱手:“有劳兄台割爱了。”

说着,便弯下腰,去抓仇仇的脖子。

中辰位七叠的妖宠,就这样轻易到手,实在是意外。

只是,他弯下腰时,发现仇仇正以讥诮和怜悯的眼神注视自己。

不等他明白怎么回事,一条残影击穿空气,斜踢其面门。

玉华拓心中一凛,脚步往后快速挪移。

他最为擅长的就是身法。

大辰位之下,无人可匹敌。

哪怕是黑古麟,身法一道也自叹不如。

他本以为自己可轻松躲避。

然而,谁料那腿影竟丝毫没有拉开距离。

猝不及防之下,他慌忙以双臂挡在身前。

顿时,一股沉猛之力,撼击在其双臂。

玉华拓反应极快,身躯往前微倾,双腿则抵住地面,如此可确保不被踹飞。

然而,那力量之强超乎预料。

他当场被巨力扫得不断倒退,双脚在地上摩擦出一条两丈长的凹槽。

一双手臂则火辣辣剧痛,仿佛被踢碎一般。

仰头一望,夏轻尘正徐徐收回右腿。

玉华拓心惊!

他真是修为跌落至中辰位一叠的人?

可腿部力量和身法怎如此强大?

“你干什么?”玉华拓不满道。

夏轻尘神色淡漠,淡淡道:“不干什么,只是检验一下,你有没有资格养我的狗。”

结果显而易见。

他没资格养。

也养不起。

玉华拓皱眉道:“你们公主都答应送给我,还需要你检验?”

他有些看不明白夏轻尘和天银公主的关系。

夏轻尘看都未看天银公主一眼,淡然道:“我的妖宠,我做主,别人还没有擅自做主的资格!”

不留情面的言辞,令天银公主神色微微僵硬。

她侧眸望过来,眼中有深深不满和恼火。

怎么能当场令她难堪?

如此一来,她公主尊严何在?

“夏轻尘,一条妖宠而已,失去就失去,请你以大局为重。”天银公主面色铁青道。

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忍让。

刘问天的事,她没有追究夏轻尘责任,已经仁至义尽。

现在还当众令她难堪。

夏轻尘如此不知好歹吗?

“大局?谁的大局?你的皇位大局吗?”夏轻尘冷目而视:“你想拿到皇位,就靠自己努力,不要慷他人之慨!”

如果天银公主为了皇位,哪怕是牺牲自己美貌,夏轻尘都不会阻拦半句。

毕竟那是她自己的东西。

但牺牲别人,拿别人的妖宠慷慨,换来自己皇位,夏轻尘可不会惯她坏毛病。

“夏轻尘!你给我适可而止!”天银公主颜面无存,严厉呵斥。

她心目中,夏轻尘只是一个没落的武者。

他应该认清自己的地位,向她这位公主主动依附。

而不是一再顶撞!

那样很不明智!

很幼稚!

“同样的话,送给你。”夏轻尘淡淡望着天银公主:“你的恩情我记得,但,那并不是你肆意妄为的理由。”

说完,扫了眼黑古麟三人,淡然道:“几个乌合之众,我懒得奉陪,告辞。”

他本是随同天银公主和云舒皇子,准备以武者身份与他们交流一二。

如果心情好,还会顺便指教他们。

可惜,他们三人心气太高,连交流的机会都不给。

夏轻尘想指点都没办法。

最后天银公主接连举动,令夏轻尘格外反感。

他一转身,便负手而去。

乌合之众?

玉华拓脸色沉了下:“阁下,你侮辱的是神秀前三,是整个神秀榜。”

倘若他们三人是乌合之众,排名在他们之下的人又是什么?

夏轻尘举步向外行去,头也不回道:“实话实说而已。”

三人联手,都不及夏轻尘最简单一击。

他们不是乌合之众,那又是什么?

“哼!偷袭占了上风而已,真把自己当个人物?”玉华拓双腿用力一踩,整个人便弹跳出去。

他速度极快,达到一步七十尺。

但掠至半空,忽然眼前白影一花。

一条毛茸茸的白狗后发而至的追上来,一狗爪拍在他脸上。

玉华拓吓了一跳,慌忙闪避。

但那条狗速度极快,令玉华拓无从躲避,生生被狗爪拍个正着!

嗤啦一声,他脸上立刻出现一道鲜红的狗爪印。

玉华拓面庞升腾,鼻中更是流出两道血痕来。

他捂住鼻子,恼怒盯向袭击之物。

结果令他吃惊的是,竟然是那条他想要的妖宠。

仇仇甩了甩爪子上的血痕,摇着头道:“连我都不如,还想找尘爷麻烦?回去吧,不要自取其辱。”

它是最明白夏轻尘的实力。

刚才夏轻尘那一腿,连一成的实力都不曾用到。

玉华拓再不知死活找麻烦,可就后悔的地方都没有。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各个都眼力不行,高人在眼前却不自知,真是的,活该当一辈子的乌合之众。”仇仇说完,就轻快的追上去,紧紧跟着夏轻尘。

玉华拓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他竟然被一条狗给奚落!

“你给我站住!”玉华拓怎能忍下这口恶气?

但,云舒皇子移步而来,淡淡道:“夏轻尘是我皇室贵宾,你想怎样?”

玉华拓拳头握了握,终究没敢造次。

他在皇室后裔面前倨傲的原因,是知道他们有求于自己。

倘若无求,便只有收敛姿态。

他固然强大,但如何强得过皇室?

皇室能够立足神秀,自然是武道天宫中有许多支持皇室的强者,他可没资格得罪。

云舒皇子又淡淡看了眼天银公主:“你过了。”

怎么能让夏轻尘牺牲自己的妖宠,换取黑古麟三人的支持?

何况,他们并未答应,给了妖宠一定支持。

只是说好商量而已。

言毕,快步跟上夏轻尘,负手而去。

他已放弃招揽此三人。

天银公主红唇动了动,向玉华拓道:“我代替夏轻尘,向你说一声道歉……”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代替我道歉?”

尚未走远的夏轻尘,忽然止住脚步。

如果此前的话还算客气,现在则是撕破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