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半阶涅器(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看一下。”白静有些不解。

她很难相信,夏轻尘一个小辈的修炼经验能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沈惊鸿等人自然不敢抗拒。

接过手札,白静翻开,略含批评道:“修炼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不能将希望寄托于别处。”

沈惊鸿三人心虚,他们好像的确过于依赖夏轻尘的指教。

白静一边说,一边看。

可看着看着,白静脸色一丝丝的惊讶起来。

而后凝重,再之后震惊。

最后目不转睛的翻阅手札,一字都不肯漏掉。

以至于沉陷其中,不可自拔。

一炷香后。

全部看完,白静才合上手札,目中残留着意犹未尽之色。

这本手札的修炼经验,只限于中辰位。

然而,许多武道经验独辟蹊径,高深奥妙。

白静尽管已经突破大辰位后期,可竟还能从中学习到许多有用的东西。

尤其是许些精妙处,令她拍案叫绝。

“夏轻尘,这些真是你的修炼经验?”白静望向夏轻尘,问道。

她很难相信,一个小辈有如此可怕的武道理解。

即便是星云宗副宗主,恐怕都很难写出手札上的高深经验。

“是,有问题吗?”夏轻尘坦然道。

白静深深注视一眼夏轻尘,心中略含一丝失望。

如此精妙的修炼经验,不可能是夏轻尘一个小辈能够写出来。

一定是高人所写。

她本想问出手札的高人,可惜夏轻尘不愿透露。

“好吧,你还有什么事要处理?”白静将手札交还给沈惊鸿三人,问道。

夏轻尘点了下头:“最后去一趟皇宫吧。”

皇宫。

国君率领天银公主和云舒皇子同时接驾。

“你有什么想说的尽快说吧。”白静转到角落,懒得听他们交谈。

夏轻尘轻笑一下,望向国君和云舒皇子,道:“国君,云舒皇子富有远见,擅长谋略,我希望未来他能执掌神秀。”

国君颔首。

此前的比试,最终也是云舒皇子胜利。

天银公主的支持者,无一例外,全被罢免武道天宫资格。

而云舒皇子的支持者夏轻尘,似乎是被白静许诺进入武道天宫了吧?

云舒皇子抱拳一拜:“多谢轻尘兄成全!”

顿了顿,云舒皇子命人取来一个包袱,将之交给夏轻尘:“这是真龙寻踪第一名的奖励品,我替你领来了。”

夏轻尘接过:“有心了!”

他最后望了眼天银公主,后者惭愧的低着头,不敢与他直视。

夏轻尘也未曾多说什么,向三人道:“北国连星城,还望你们早日接收,以免夜长梦多。”

叮嘱完后,等来了皇室中大吃大喝的仇仇,便随同白静离去。

国君怔然不已。

“想不到,他才是真龙,朕的眼力是真的不行了。”国君叹息道。

顿了顿,他又猜测起来:“你们说,他被白静使者带走,总不会是带去星云宗吧?”

夏轻尘并未交代过自己去哪,他们只能猜测。

“不可能是星云宗!星云宗从来不对外招录弟子,这是共识。”最先反驳的是天银公主。

她不愿意承认夏轻尘真的那样优秀。

因为一旦承认,那就是对她自己的否认。

云舒皇子没有反驳。

的确不太可能是星云宗。

应该是白静亲自护送他进入武道天宫吧。

“再次相见时,他应该已经达到需要我们皇室仰望的地步吧。”云舒皇子深深慨叹。

码头。

一艘等候在岸的乌篷船。

白静带领夏轻尘和仇仇跳上去。

白静直接以内劲催动乌篷船,宛若利箭般在运河上驰骋。

一息间就达到数百尺,简直是贴着水面飞行!

她负责操控船只。

夏轻尘则无事可做,翻开包袱。

说起来,他还没有了解过真龙寻踪的奖励呢。

翻开一看,竟是一张黑卡,还有两只巴掌大小的袖珍强弩。

“黑卡?”夏轻尘微微咂舌。

黑卡是储存额度达到一亿白银的尊贵级卡片,相当于两张水晶卡。

“真够大方!”夏轻尘将其收起来。

转而打量袖珍强弩。

袖珍强弩不是新鲜东西,军队高级将领都可配备,是以防万一时刻,用来偷袭敌人所用。

只不过,袖珍强弩射出的弩箭,射程短,威力小。

仅限于中辰位以下才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中辰位以上,内劲可以透体而出者,便能轻易挡住弩箭。

“尘爷,我说公国太小气了吧,送两只鸡肋袖珍强弩有什么用?”仇仇撇了撇嘴。

夏轻尘则微微摇头:“这可不是普通袖珍强弩,而是两件半成品涅器!”

仇仇眨了眨眼:“我只听过兵器,涅器是什么玩意儿?”

夏轻尘道:“很复杂,但简单来说,是比兵器更高一个层次的战斗工具。”

说着,他取出一件袖珍强弩,瞄准岸边一个房子大小的巨石。

扣动扳机,一道黑色箭矢自强弩中射出。

结果,一声巨响!

房子大小的巨石,竟被射得当场爆炸,碎裂为无数块。

“妈呀!”仇仇瞪大狗眼:“这小东西的威力,太大了吧!”

夏轻尘缓缓道:“这就是涅器,可惜只是半阶,并且还是半成品,威力只有大辰位一漩左右,若是能够成为完全品,应有大辰位五漩的威力。”

仇仇听得聚精会神,宛如重新打开一扇大门般。

“尘爷,那涅器哪里可以买到?我要弄它个十件八件在身上,这样,天下都可以横着走了!”

夏轻尘摇摇头:“涅器可不好买,至少岭南这样的地带,是没有多少涅器可卖的!”

“啊?为啥?”

“因为能够制造涅器的灵师,实在太少!我想,整个岭南都没有几个像样的灵师。”

仇仇似懂非懂,问道:“那尘爷,你会炼制涅器吗?”

夏轻尘点了下头:“勉强会一点吧。”

当年他曾经传召过灵师之神,灵神!

请教过他许多涅器的锻造之法。

并亲自参与了天罚剑这件顶级涅器的锻造,对于涅器一道,造诣虽说比不上灵神。

但天下间,除却灵神,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懂涅器一道。

白静虽然在操纵乌篷船,耳朵却没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