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小人得志(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星空云洞里。

浓郁的精气在洞中形成一股狂风,将盘膝而坐的夏轻尘托至半空悬浮。

他此刻处在突破的最后关头。

“破!”低喝一声,其天灵盖骤然开启巨大漩涡。

星空云洞之上的巨大精气漩涡,轰然降临于洞内,并往其体内涌去。

如此之多的精气,换做普通的大辰位一漩强者,早就当场被精气撑破武脉。

可夏轻尘的武脉,多达九十九条。

因此,完全可以容纳!

骇人的精气入体之后,夏轻尘将其转化为内劲。

很快,其体内的内劲便达到饱和,进行二次漩涡化。

体内的内劲漩涡,骤然暴增一倍,达到了大辰位二漩!

但,精气的转化远未停止!

不久之后,完成三次漩涡化,达到大辰位三漩。

当一盏茶后,最后一丝精气相助下,完成四次漩涡化,达到大辰位四漩!

其体内的内劲漩涡,是大辰位一漩时的整整四倍!

此时,洞内精气稀薄,夏轻尘落下。

因为修为暴增太多,一时间未能及时调整力量,双脚落地时,用力过猛,在地面踩出一双深深的脚印。

“修为暴增太多也不是好事啊!”夏轻尘微笑之余,有些无奈。

接下来一月,不宜再修炼心法,需要耐心将体内暴涨的内劲理顺,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

通俗来讲,就是巩固境界。

本来,最佳的巩固时期,应该就是现在。

只是刚才的动静实在太大,一定吸引不少人赶过来。

最好趁他们没有来之前,赶快离开。

否则待会想走都难。

开启石门,夏轻尘想也未想,便将身法催动到极致,化作一道模糊的残影而去。

正在门口低头钻研阵图的袁朝辉,只觉一阵清风擦肩而过,连夏轻尘的背影都没看到。

“前辈!”袁朝辉高呼,可对方已经走远。

他心中一叹,自言自语道:“那种前辈,又怎么可能理会我这个小人物呢?”

叹息着,他捡起木棍,继续钻研地上的阵图。

手中还在不停的比划,分析。

嗖嗖嗖——

不久,数道人影疾驰而来。

他们大气不喘,可见实力的高强。

望着已经平静的星空云洞,他们不无失望。

晚来一步!

“这位师弟,你刚才可曾看见,谁在其中修炼?”问话的,是一个紫衣金冠的青年。

约莫二十五岁。

身材挺拔,双目流转着自信神采。

袁朝辉回头看此人一眼,差点吓出声。

这不是号称资深中级弟子第一人的紫无痕吗?

此等人物,袁朝辉平时见了,在其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

正要回复呢,紫无痕忽然瞥见袁朝辉身后的二十余副阵图。

他比袁朝辉更了解阵图,一眼就看出来,惊呼道:“古星北河图分解阵图?”

上前一步,他仔细看去,目中饱含震惊之色:“真的是!”

虽然远未将石门上的分解完全,但从画出的部分来看,每一副都高深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是你画出来的?”紫无痕转过身,吃惊的望着一脸蓬蒿,上月时间未曾洗澡的袁朝辉。

再看看其手中的棍子,再想想刚才来时,袁朝辉就蹲在地上比划什么。

几乎可以确认,一定是袁朝辉。

袁朝辉怔了怔:“不……”

当发现紫无痕眼中的震惊、敬畏时,袁朝辉话语戛然而止。

他心中思绪翻滚。

星云宗多年,他始终不得重视,现在更被夏轻尘逼得狼狈如落水狗。

眼下,别人误以为他就是那位解开古星北河图的老前辈。

他何不顺水推舟呢?

相信那位老前辈深居简出,是不会过问他们弟子间的小事。

冒充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资源,突破成为资深中级弟子,再解释也不迟。

“不是?”紫无痕讶然道,眼中的敬畏迅速流逝。

袁朝辉放下棍子,负手而道:“不是我画的,难道是你画的?”

其口吻很是强硬,且分外不客气。

因为这样才符合以为阵法天才的心性。

果然,紫无痕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敬畏有加的打量:“我记得,你是李如雪带出来的中级弟子吧?在下紫无痕,有幸与师弟相识。”

李如雪是资深中级弟子,可在紫无痕面前,依然要低一头。

“袁朝辉。”他抖了抖衣袖,面无表情的转身而去,态度十分傲慢。

可越是如此,反而越令紫无痕深信不疑。

“师弟,你乃阵法高人,此事上报给宗门,必然惊动全宗啊!”紫无痕追上去,微笑攀谈。

结交之意,再浓郁不过。

若是能够得到其相助,进入一次星空云洞,那该是多大的造化?

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在所不惜啊!

上报给宗门?

袁朝辉怎么敢?

一旦宗门的人查证,那就很快露馅。

毕竟他对阵法的了解相当浅薄,根本经不住宗门的阵法大师考究。

“你们看见就行了,不要向外乱传,懂吗?”袁朝辉站住脚步,冷淡说道。

紫无痕连忙点头。

说来也是。

如果被宗门知晓星空云洞的阵法被破解,必然会加强阵法,防止别人再解开阵法入内。

只有他们知晓的话,还能悄悄进去几次。

“你们几个,都听到了吗?”紫无痕向先后赶来的一批资深中级弟子喝道。

其中就有李如雪。

她刚到,就见紫无痕对袁朝辉毕恭毕敬。

仔细一听才知道,袁朝辉竟然破开了星空云洞的封禁,可以随意入内。

这令李如雪十分怀疑。

袁朝辉是她亲自带出来的,能力有多大,她十分清楚。

以前可不曾听说过,他精通阵法啊!

此时,又听袁朝辉自言自语道:“我演算一月才破开,没怎么吃喝,现在要去吃点东西了,你们随意吧。”

演算一月?

望着袁朝辉身上破破烂烂的形状,李如雪不禁有些动摇,难道袁朝辉真有阵道的天赋?

加之紫无痕格外殷勤,令李如雪开始相信。

“师弟,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天就小聚一番吧,由我请大家在望月楼做客。”紫无痕和气无比。

可深知紫无痕为人者,十分明白,紫无痕向来不是一个和气的人。

相反,他很冷漠,很无情。

只有对待高级和资深高级弟子,才会露出和气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