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庸医害人(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再来两个人,照看好章师兄,记住,没有我许可,不许其余人为章师兄看病,明白吗?”赛天又补充道。

他指的当然就是夏轻尘!

夏轻尘望着章之悦,轻轻一叹:“那章师兄,你好自为之吧。”

他尊重病人的意见。

病人拒绝他的治疗,他还继续坚持干什么?

要死的,又不是他……

其余人都忙碌起来,夏轻尘则前往那处单独的密室。

望着死得不能再死的紫衣鬼罗汉,夏轻尘从其身上搜出了贴身的身份令牌。

令牌一面雕刻暗月,另一面则雕刻“紫风”!

紫风鬼罗汉么?

论功劳,又是一百星。

其余人看在眼中,只有羡慕,无人争夺。

因为那的的确确是夏轻尘的功劳。

没有夏轻尘关键时刻出手,李如雪已经被糟蹋,他们已经被暗月杀死或者俘虏。

两个时辰后。

众人将洞内都收拾干净,包括暗月的尸体、令牌,还有他们这些天搜刮的天材地宝。

当采药的弟子回来,准备好足够的药材后,他们即刻返回宗门。

路途中。

当晚,章之悦服下药物后,就出现严重的呕吐。

“赛天师弟,章师兄的伤势为什么加重了?”负责照料章之悦的弟子,向另一飞鸟上的赛天喊话。

众人不得不停在一座山上,赛天立刻为章之悦诊断。

片刻后,面色凝重,不得其解道:“真是奇怪,不应该啊!”

纵然章之悦伤势十分严重,但服下他上次开的草药后,应该能够延缓伤势恶化。

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严重呢?

夏轻尘看在眼中,平静道:“还是我来吧,再等的话,就危险……”

“你闭嘴!”赛天不留情面打断他:“我说过,不死医一脉行医,不许任何人干扰!”

上次就是夏轻尘干扰,差点让他身败名裂。

这一次,绝不容许夏轻尘扰乱。

“你们盯着他,他敢乱动,视若威胁章师兄生命,可当场杀掉!”赛天命令道。

立刻有两位资深中级弟子盯向夏轻尘。

他们对章之悦十分尊敬,不容许他有差池。

“夏师弟,不要让我们为难。”一位弟子肃然道。

如果夏轻尘真的乱动,他们真可能会动手,就地处决夏轻尘。

毕竟章之悦是宗门老牌资深中级弟子,不容有失。

夏轻尘被人当做小偷防着,他还能说什么呢?

“最后的机会了,哎!”他默默一叹。

赛天瞥了夏轻尘一眼,道:“加大剂量,希望能多延缓一两日。”

于是,众人给章之悦服下两倍汤药,继续上路。

翌日清晨。

负责看守的弟子,迷迷糊糊醒来,却发现怀中的章之悦已经气若游丝,离死不远。

众人不得不再度停下。

赛天为之诊断后,面色沉着无比。

“师兄怎么样了?”李如雪忧心道。

赛天收回手指,轻轻叹息一声:“准备后事吧。”

言外之意,已经没救。

夏轻尘立在远处,没有再说话。

其实,现在及时抢救,还有一线希望。

但,已经太迟。

他们现在已然离开古心丘的范围,深处一片蛮荒的野林中。

根本没有地方再寻找草药。

昨天就是最后的机会。

但,赛天拒绝了,并命人看住夏轻尘,令他无法出手。

这时,似乎回光返照,章之悦睁开眼睛,艰难道:“对不起了……师弟师妹们……师兄不能再陪你们走下去了……”

他明白,自己即将死去。

“夏师弟……”章之悦眼珠十分困难的转动,望向远处的夏轻尘。

夏轻尘走过来,默然不语。

“谢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临终前,他将尚来不及说出的谢谢,说出口。

只是,不知道他谢的是赠送清妙砂,还是救回了他心中暗恋的李如雪。

“应该的。”夏轻尘平静道。

章之悦最后眷恋的看了一眼李如雪,又看向夏轻尘:“好好照顾我师妹!”

说完,眼睛便无力的闭上,断断续续道:“我死后……请让宗门,送我骨灰回到故乡……”

落叶知秋,魂灭归乡。

一席话交代完毕,便再无声息。

“章师兄!”几位弟子趴在他身上,大声痛哭。

李如雪也眼眶微红,趴在夏轻尘肩膀上啜泣。

巨大的悲恸,笼罩众人心中。

“生死乃寻常,无须过于悲痛,我们已经尽力,心中了无遗憾。”赛天一脸平静道。

李如雪扬起眸子,质问道:“为什么章师兄短短一天就死了?你不是说,只是腑脏震碎而已吗?”

这种伤势,即便是她,都能自己挺住几天。

何况章之悦是服过药,不可能死得这么快。

“你在怀疑我的医术?”赛天气势逼人的喝道。

他医死了人,非但不觉得愧疚,反而理直气壮。

“我……”李如雪红唇张了张,心虚的闭上嘴。

对方是不死医的传人,她一个外行有什么资格指点?

赛天似乎是在为自己辩解,侃侃而道:“章师兄的伤势太沉重,突然猝死是非常合理的,你们妄加的猜测,对我,对我师尊都是一种不敬!”

众人被他说得心虚。

李如雪犹豫中,低下头道:“对不起,赛天师弟,我一时心急,若有冒犯处,请见谅。”

赛天面无表情的点头:“嗯,知道错就好了,我不是斤斤计较之辈。”

夏轻尘看在眼中,眼神微冷。

上次章之悦和白静的伤势加重,他说是夏轻尘责任。

这次谁都没有碰过章之悦伤势,他重病而死,就说是伤势太重的缘故!

不管怎样,他都有道理!

最令夏轻尘不齿的是,分明是他医术不精害死了人,却比谁都理直气壮!

别人质疑,还要对方低头认错。

这种人,还配当医者吗?

“赛天,回宗门后,让你师尊来见我。”夏轻尘淡淡道。

他想当面问一问不死医,怎么教导弟子的!

为什么会教出赛天这种传人!

赛天闻言,嗤笑的打量夏轻尘,摇首道:“你算什么,也配我师尊来见你?”

他师尊是何等存在?

夏轻尘一个小小的星云宗低级弟子,却狂妄到让师尊来见他。

真是荒唐。

夏轻尘一语未发。

但凡有机会见到不死医,他都要质问个明白!

第一更,晚上还有三更,大家看完加油投票,冲进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