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来此跪好(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轻尘眼神微冷,脚掌往地面一踩,大辰位五漩的内劲,便自脚下向着四面八方卷去。

内劲所过之处。

数百斤重的假山都被冲飞至半空,何况是人?

四五十人的禁卫军,纷纷被掀飞至半空,而后凌乱的砸下来。

顷刻,满场都是哀嚎声。

大统帅修为略强一分,勉强稳了稳身体,吃惊道:“大辰位中期强者?你是什么人?”

眼前的少年,不过才十八岁吧?

但修为怎如此可怕?

夏轻尘淡淡望向他:“姑且当做是一个对你们很不满的路人吧!”

话音尚在空中飘动,人便如鬼魅而至,欺近其身前。

而后一拳打在他胸膛。

那黑铁锻造的铠甲,硬生生被打出一个深深的凹陷。

大统帅吃痛之下,当场抱着肚子惨呼。

章望崖见得此幕,吃惊之余,连忙道:“大人,你快走,不要因为被我们连累。”

皇室对他们有必杀之心,不是一个小小星云宗弟子就能阻止的。

夏轻尘望了眼章氏的老弱妇孺,面无表情道:“你们还连累不到我。”

区区一个公国皇室,能将他如何?

他上前一步,震碎章氏一干人身上的枷锁。

望着孤零零躺在棺材中的骨灰,夏轻尘神色冷淡:“灵柩都未下葬,家族却要被人连根铲除,我星云宗的弟子,死后下场就如此可悲吗?”

“是谁给了你们皇室勇气,如此对待我星云宗死去的弟子?”

今日是有他在这里。

若没有呢?

皇室的胆子,实在太大!

他头也不回,向身后弹射出一道内劲。

那位正悄悄弯腰逃走的大统帅,当即被轰飞三丈高,直接飞出大将军府外。

“告诉你们陛下,一个时辰后,给我来灵柩前跪好,如若不然,我亲临皇宫。”夏轻尘淡淡道。

那位大统帅心中骇然。

他已经从夏轻尘自言自语中听出,其身份,乃是星云宗弟子!

不敢有丝毫迟疑,大统帅十万火急赶回皇宫。

皇宫里。

一位国字脸,头顶王冠的威武中年,在大殿中负手走来走去。

殿内,都是铁马公国的核心人物。

他们无不面现焦虑。

章望崖地位崇高,本次铲除他,有莫大风险。

“蝶儿,此举是不是太冒失?”国君面现疑虑,问向身旁一位面相刻薄的少女。

少女悠闲的靠在龙柱上,镇定自若道:“父亲放心吧,章之悦已经死了,没有人会专程过问他的家人。”

她正是昔日龙吟庄成员,吴蝶。

得知章之悦死讯,立刻向宗门告假,回到故乡。

而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铁马公国的当朝公主。

她教唆下,国君才果断对章氏一族进行一系列狠辣措施。

“章氏一族斩草除根,我吴氏天下才能永垂不朽。”吴蝶倩眸里弥漫深邃之光。

国君闻言,适才心安。

的确。

章之悦死去,难道还有人会专门讨债吗?

倒是他们吴氏,背靠刚入星云宗的吴蝶,未来依旧能够呼风唤雨,继续霸占铁马公国数百年。

“呵呵,吴师姐巾帼不让须眉,老夫佩服啊。”

大殿角落里,立着一个灰袍人。

他话语中,不无恭维之意。

此人正是问镜阁的阁主。

闻听铁马公国发生剧变,立刻赶来。

但,他不是来声援章氏一族,而是来支持皇室。

以前问镜阁只和章氏一族往来,忽略皇室,忽略吴蝶公主。

如今章之悦死去,铁马公国唯一的星云宗弟子,便是吴蝶。

不和他建立深厚联系,难道还和章氏一族藕断丝连吗?

“多谢陈阁主夸奖。”吴蝶得意一笑。

国君见状,心中更为安定。

连问镜阁都彻底倒向自己一方,还有什么可疑虑的?

“好!待章氏一族到案,立刻从重从快处决,以免夜长梦多!”国君眼瞳中划过一缕冰冷无情之色。

正在他们焦急等待时刻。

禁军大统帅面色急切的跑进大殿,因为过于着急,连礼仪都忘记,急道:“陛下,大事不妙!”

国君气定神闲,威严喝道:“何事如此慌张?”

章氏一族,已经是瓮中之鳖,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陛下,大将军府邸中,有一位星云宗弟子,他……他让我转告陛下一句话。”

闻言,龙椅之上的国君豁然起身。

显然被“星云宗弟子”五个字给吓到。

吴蝶都不禁凝重起来,思忖道:“应该是送章之悦骨灰归乡的,不用担心,能被安排送骨灰这种小事,应该只是山脚下那群普通人,十有八九是冒充星云宗弟子。”

国君心中一缓,重新坐下,威严问道:“他让你转告什么?”

大统帅犹豫了一会,才支支吾吾道:“他说一个时辰内……去……去大将军府的灵堂跪下!”

啪——

国君龙颜大怒,将手中把玩的核桃,狠狠拍在桌上:“放肆!朕乃一国之君,竟要我给一个死人下跪?”

大统帅低下头,断断续续道:“对方说,如若不然,他必亲临皇宫!”

“呵呵,好一个亲临皇宫!”国君气笑,自己竟被一个冒充星云宗弟子的普通人威胁?

“来人,率领神机营过去,给我擒拿此人,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有资格让朕跪下!”

“慢着!”吴蝶若有所思的阻拦。

所传的话语中,若只有前半句,那还没什么。

但后半句的威胁,则有点不同寻常。

真若是冒充的星云宗弟子,应该没有底气说出这种话。

“父皇,你稍安勿躁,我先过去看看,若对方是假冒的,我当场杀了就是,若是真的,我们都是星云宗弟子,那也好说话,不至于伤了和气。”

国君一想,的确是这个理。

“好吧,有劳蝶儿跑一趟。”国君投来欣慰的眼神。

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培养出一个星云宗弟子的女儿。

她比那几位皇子可有出息得多。

吴蝶道:“应该的。”

“不如我也陪吴师姐过去,以免发生意外。”陈阁主走出角落,含笑道。

现在的吴蝶,可是铁马公国唯一的星云宗弟子。

她不能再有半点闪失。

“好吧,陈阁主也随我一起去看看。”吴蝶道。

陈阁主满面含笑:“吴师姐待会在后,我先进去确认安全。”

“多谢。”

彼时。

大将军府。

夏轻尘坐在院中古梨树下,盘膝打坐,调整体内内劲。

一名婢女,在他身侧的香炉里,重新插入一炷香。

“过了多久?”夏轻尘依旧闭着眼睛,淡然问道。

婢女如实道:“回禀大人,已经十二柱香了。”

一个时辰有二十四柱香。

如今时间过了一半。

晚上八点还有三更,今天继续四更,推荐票不要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