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壮观景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接下来,是一件神明遗物。”陈大师取出一根筷子。

“据我们坚定,此物是神明用过的筷子,底价是一千万。”

但,场上回应着寥寥无几。

他们又不是傻子。

难道神明用过的锅碗瓢盆,都是法宝不成?

他们更希望看到有威力的神明遗物。

而不是这种鸡肋。

“一亿。”夏轻尘道。

陈大师大喜过望,又是这位豪破天际的少年!

众人投来不解目光。

每一届神踪会,都有类似鸡肋的神明遗物,可从无人购买。

夏轻尘花一亿天价买来干什么?

当摆设吗?

他们如何知道,这些东西对他们是摆设。

对夏轻尘,则是好东西。

接下来,但凡是神明遗物,品相看得过去的,他都买下。

陈大师笑开花,任何一届神踪会,都无眼下这般卖出十几件普通神明遗物。

开心之际,道:“现在,拍卖一枚上乘天星。”

他取出一瓶闪烁着星辰光芒的流沙。

当初羽青阳突破小星位时,就在几份上乘天星中挑来挑去。

最后这瓶挑剩下,委托圣地卖掉。

夏轻尘精神一震,凝眸望去。

发现是一枚上乘天星。

沉思一阵,他微微摇头。

上乘虽然不错,但还达不到他希望。

宁缺毋滥,哪怕一直拖延境界,也绝不用低劣天星。

不过,他用不着,仇仇则可以。

“低价五千万,开始竞拍吧。”

上乘天星还是格外有吸引力的。

争抢者如云。

很快价格就飙到三亿,竞价之音才逐渐稀少。

“五亿。”夏轻尘一开口,全场的人心脏就跟着跳一下。

“这小子张口就是几亿几亿的,他到底多有钱啊?”

“妈妈哟,我这小心脏要被他吓死了!”

……

此价一出,几乎没人再竞争。

五亿,那已经是天价。

陈大师格外兴奋,上前交割,将天星交到夏轻尘手中:“恭喜夏公子,喜获上乘天星一枚,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啊。”

能够用到上乘天星的天才,整个天月岭都不足一百人。

说是羡煞旁人也不为过。

“嗯。”夏轻尘扔过去五张五彩卡,顺手拿过了天星。

可下一幕,令陈大师,令在场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但见夏轻尘拿过后,随手扔给了脚跟前的一条肥墩墩的小白狗。

“赏你的。”夏轻尘扔在地上,平淡道。

那语气,仿佛是在扔一块狗骨头。

仇仇叼起来,当场一仰而尽,道:“谢谢尘爷。”

陈大师愣在当场!

这……这可是价值五亿的上乘天星啊!

居然便宜了一条狗?

在场无数人,都有种心脏被狠狠扎了一刀的感觉。

他们竟然还不如一条狗!

陈大师砸吧了下嘴,苦笑无比。

有钱人的狗,就是不一样。

心情复杂的回到上面,他道:“现在拍卖倒数第二件竞拍品。”

他取出一颗雪白,散发寒气的圆珠。

“此乃龙潭中所获的神秘圆珠,推测是某种宝物,低价一个亿。”

全场安静无比。

一颗不知名的圆珠,就想他们当冤大头?

神踪会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耻啊。

以前上过类似当的巨富,不知几何,现在基本上没人再买这种东西。

眼见无人买,陈大师一脸尴尬,正准备流拍。

夏轻尘忽然开口:“我想买,但没钱。”

十三亿已经全部用光。

没钱还想买东西?

众人暗暗好笑。

可没等笑出声,前排的归烟客铿锵有力道:“我为夏公子买了!一个亿!”

众人愕然。

这也行?

可,令人吃惊的还在后面。

北岭第一商会会长,措辞严厉道:“此物,我为夏公子买了,两亿!”

西岭第一商会会长,则急切道:“恳请大家给我一个面子,让我为夏公子买下此物,三亿!”

“你算老子,凭什么给你面子?四亿!”归烟客哼道。

三人近乎吵架般,纷纷争抢着为夏轻尘竞拍此物。

全场一片愕然,目瞪口呆的望着万年一遇的壮观景象。

最后,还是五大会长发话。

“五亿,不要争了。”金不换道。

如此,归烟客他们才有所忌惮,纷纷放弃。

陈大师再度来到夏轻尘面前,望向他的目光,充满浓浓敬畏。

这到底是哪一位大佛啊。

身价巨富不说,还引来诸多风云人物为其买单。

交割完,陈大师回到台上,郑重道:“现在,拍卖本次压轴品!”

人群明显可见的悸动起来。

本届神踪会,之所以人数远胜以往,就是因为压轴品。

唰——

陈大师取出一幅画,将其缓缓展开。

画中,描绘一位倾城绝世的仙女。

她脚踩五彩祥云,浑身散发霞光。

神色祥和平静。

诡异的是,画中仙女居然在随风而动。

“经我们鉴定,此乃神明亲笔所画的仙女,名为尘仙图!低价两亿!”

竞价声,立刻此起彼伏。

无数人为之疯狂。

只因这是一幅会动的画,其中必定隐藏神明遗留的玄妙。

五大会长、归烟客,以及许多始终不曾竞价的客人,纷纷爆出今天的价格。

反倒是一直在竞价的夏轻尘,眉头轻轻皱了下。

他不仅没有竞拍的意思,反而还摇了一下头,带着仇仇默默离开神踪会。

片刻后,来到城中租赁飞禽的商铺。

花费一定天月币,就有专人驾驭飞禽,送客人前往天月岭任何角落。

只是刚准备进去。

商铺门口,负手伫立一位十岁孩童。

确切说,仅仅是面容为十岁而已。

他四肢和躯干的肌肤,生满褶皱,异常苍老。

眼神也格外沧桑,全然不像是十岁孩子。

其一开口,声音亦透着无比的老态。

“夏宗师贵安。”孩子抱拳,沙哑道。

夏轻尘问道:“你是?”

“公良羽化!”

夏轻尘眼神微微一闪:“原来是公良古氏的老祖。”

他早就听说,公良古氏来到神踪会。

没想到,其老祖居然亲至。

并且认出夏轻尘,将其拦截下来。

“来杀我?”他和公良古氏的关系,可说不上融洽。

公良羽化微笑。

“我公良古氏能够延续千年,靠的是海纳百川,汇集天下良才,而非将新星扼杀于摇篮中。”

这才是古老世家的处世之道。

少结怨,多结友,积蓄力量才能长足发展。

“老夫诚挚邀请你加入公良古氏,必以最尊崇的宗师之礼对待。”公良羽化抱拳,微微一拜。

夏轻尘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

以公良古氏的能量,打探到他是宗师身份,并不困难。

“我拒绝。”夏轻尘果断拒绝。

“我还没有和杀我之人,同处一室的博爱。”夏轻尘淡淡道。

公良芸可是对其动过杀心,命令一位仆人杀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