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自取其辱(五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个时辰后。

飞临西荒边境城池。

他将月明珠放下,道:“你稍等,我入城弄一头飞禽妖兽过来。”

长期催动飞空涅器,十分损耗星力,接下来必须动用飞禽妖兽才行。

“好的,我等你。”月明珠挥了挥手。

目送夏轻尘远去。

她取出怀里的黑月令,睁开紫色瞳眸,望着上面书写的“夏轻尘”三字,情不自禁笑起来。

“以后的日子,似乎会很有趣喔。”

不久,夏轻尘牵着一头飞禽妖兽回来。

一行人跳上去,继续赶路。

一月后。

当赶回圣地时。

夏轻尘腹部的星泉,泉水多出一倍。

那是修为达到小星位三重的标志。

能够短时间内再突破,全靠那片神级天星的余力。

“接下来再想突破,或许很难。”夏轻尘轻轻一叹。

是该着手炼制小星位级别服用的修炼秘药。

同时,该寻觅修炼密地才行。

圣地精气充沛,灵气却只有外界两倍,并不算浓郁。

“不难呀,如果你加入渊的话,能够申请进入镇魔海,那里的灵气,是圣地十倍呢。”

镇魔海?

夏轻尘有所耳闻,那是星云宗圣地的禁忌之地。

寻常人是不容入内的。

“为什么渊的人可以例外?”夏轻尘不解。

圣地里,应该不止渊一个武道联盟才对。

“因为渊达到了顶级武道联盟的标准啊!”

“一是立功显赫,创立者有斩杀十位鬼罗汉以上的强大战绩!”

“二是创立者地位非凡,有强大的社会人脉可用。”

“三是有圣地阁老背书。”

“如果你也能达到三个标准,当然可以成立顶级武道联盟,享受到渊的一切特权啦。”

夏轻尘听了,不由得呢喃“好像不难吧?”

这些条件,他都能达到。

“轻尘哥哥很自信喔。”月明珠笑盈盈道:“我相信你能做到,但不是现在。”

等过几年,夏轻尘积累人脉和阁老信任,或许还有可能。

现在嘛,还太早!

回到圣地。

夏轻尘和月明珠前往综合大殿柜台述职。

“你有一个重要通知需要处理。”柜台负责人道。

夏轻尘查看,发现是一月前,渊对夏轻尘的召见。

应该是通知对他的考察结果。

“以轻尘哥哥的表现,进入渊毫无难度。”月明珠微笑道:“你等我,我也加入渊去!”

也?

月明珠怎么说得好似渊等着她加入一般。

眼看时间已经过去一月,夏轻尘不敢再拖延。

立刻来到渊的总部,一座山顶的庄园里。

得知他来意,守卫弟子带着他来到中院一间书房。

一名老成持重的二十五六岁弟子,正在处理公文。

“陆大人,申请入渊者,夏轻尘求见。”

陆姓青年头也不回的批阅公文,道:“夏轻尘是吧?你先在旁边跪一会,我有点忙。”

跪?

夏轻尘可是从未听说过,普通弟子,要对渊弟子行跪拜之礼。

他立在一旁,并无半点要跪的意思。

“我来,是拿你们考察通知的,不是给人磕头跪地的。”夏轻尘淡淡道。

陆姓青年闻音抬起头,皱着眉。

其手指点了点文案,淡定有力道:“这里是渊!”

好似渊是多了不起的地方一般。

夏轻尘淡淡道:“渊再大,大得过阁老殿?”

阁老都没强求弟子们下跪。

小小一个弟子自己组建的武道联盟,倒是架子比天还大!

陆姓青年放下毛笔,上下打量着夏轻尘:“最后重申一次,这里是渊,一切都要按渊的规矩来。”

夏轻尘哂笑:“你就说吧,考察通过还是没通过!不就一句话的事吗?”

随口通知一下就行,居然非要人跪在地上等他办完公文。

陆姓青年摇头,失望道:“就你这不知所谓的态度!幸好我们没有招录你!”

他自厚厚的公文里,取出一张通知书,扔在地上。

“自己看!”

夏轻尘好笑。

既然明知他没有通过考察,为何还执意让他跪在地上?

可笑!

地上的通知书,夏轻尘懒得瞟一眼,转身就走。

不通过那就不通过吧。

他自己创立一个顶级武道联盟,自己玩好了。

“等等!你就是这样对待我们对你的考察?你还有没有半点对渊的尊敬?”陆姓青年不悦的站起来。

夏轻尘淡淡道:“我求你们考察我了?”

从始至终,都是渊自己发起的行动。

“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陆姓青年教训道:“让我告诉你,为什么你招录不通过!”

“第一,人品太差!殴打同门,私藏任务品,拒不分配。”

“第二,实力太差!就你那点修为,也配加入渊?撒爆尿照照自己!”

他越说越过分,最后直接语言攻击。

夏轻尘眸光冷下来。

此人,从一开始就是刻意羞辱他。

“说我人品差,懒得和你们计较,但说实力,你很强吗?”夏轻尘问道。

陆姓青年呵呵一笑。

拳头一握,一层墨绿色的星力,在拳头间流淌:“鄙人不才,小星位三重!”

他再弱,也比夏轻尘这个辰境的强吧?

“是挺平庸的,二十五六,才这么点修为。”

夏轻尘目露失望:“都说渊的成员如何强大,看来也不是这么回事嘛。”

陆姓青年本想威慑夏轻尘。

怎料得到的只是反讽。

“我的确是渊里垫底的,但怎么也比你强吧?”陆姓青年哂笑:“你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小人物心态,最好改一改,不然,阻碍你修行。”

夏轻尘淡然道:“我倒是觉得,你这井底之蛙的心态,最好改变一下,真的。”

井底之蛙?

陆姓青年煞气在眉宇间浮现:“多少年没人敢这样和渊的成员说话!新人就是无知无畏啊!”

夏轻尘摇摇头,负手而去:“夏虫不可语以冰,你开心就好。”

眼看他要走,陆姓青年胸口内一阵闷气无处撒。

“是吗,那我这夏虫,倒是想体验一下寒冰的滋味!”陆姓青年道。

夏轻尘顿住脚步。

徐徐转身。

他不知道,为何此人如此针对自己。

但,有人想自取其辱,他还是不介意动一下手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