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委屈挨打(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几人均是一愣。

陆巡适才想起,调查夏轻尘时,发现过,两人关系似乎非同一般。

夏轻尘初来圣地,聆听月仙子轻吟,后者当众扑入他怀里。

念及至此,陆巡心念万转。

难怪月明珠忽然加入渊。

她一定是为夏轻尘才来的吧?

如果知道夏轻尘没有加入渊,肯定会放弃入渊的。

“在呢,夏轻尘已经加入渊,我们讨论的是另外一个人。”陆巡慌忙改口。

渊主和龙苑庭都暗中竖大拇指。

反应不错!

哪怕是欺骗,也要先将月明珠骗进渊再说。

“哦,能让他出来吗?”月明珠期待问道。

三人脸色顿时一僵。

“你们该不会是欺负我眼瞎,欺骗我吧?”月明珠拿起了那份申请书。

看样子,是准备撕掉。

“可以!可以!你稍等!”陆巡立刻道。

渊主当前,一定要表现好啊!

他假装出去寻找夏轻尘。

不一会,他独自回来,以内劲压着嗓音,模仿夏轻尘的声音:“月师妹。”

反正月明珠是瞎子,只能靠声音分辨人。

月明珠一脸娇羞,双手向前摸着寻找:“轻尘哥哥,你在哪?”

陆巡走过来,温声道:“我在这呢。”

凝望着月明珠依恋的表情,陆巡都忍不住羡慕夏轻尘的服气。

月明珠真是瞎了眼啊,竟看上夏轻尘。

“哦,你在这啊!”月明珠摸过过来。

就在即将触碰到陆巡胸膛时。

她手掌忽然扬起,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陆巡猝不及防挨了一耳光,有些发懵。

渊主和龙苑庭,同时怔住。

什么情况?

此刻,月明珠俏脸生寒:“夏轻尘,你这个负心汉,还有脸来见我,你忘了,你是怎么抛弃我的吗?”

说着,伤心又生气的撕掉申请书。

“我才不想和你同在一个武道联盟!哼!”月明珠跺了跺脚,在人搀扶下,生气离去。

渊主恍然大悟。

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表面那么密切。

他立刻给陆巡是眼色。

陆巡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恢复他的本来之音,色厉内荏的呵斥:“夏轻尘,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开除了!”

然后又化作夏轻尘声音:“你们怎么能这样?”

随后是陆巡声音:“少啰嗦,滚!”

其后又替换成夏轻尘:“你们会后悔的!”

最后,陆巡伪装出脚步离开的声音。

一人分饰两角,陆巡游刃有余。

脚步声散去,他道:“月师妹,你看,夏轻尘已经被赶走,你留下来吧。”

啪——

可,月明珠又是一耳光,抽得陆巡两眼冒金星。

渊主和龙苑庭又愣住。

这……又是什么情况?

“谁让你赶走轻尘哥哥的?”月明珠生气道。

陆巡彻底茫然了。

“不是,月师妹,你讨厌他,我才赶他走的啊。”

月明珠揉着眼睛,呜呜咽咽道:“我反悔了,不行吗?”

“呜呜,轻尘哥哥,你好可怜,被一群坏人赶走了!”月明珠哭啼着道:“这里都是坏人,我才不留下来。”

她转身离去。

低头间,嘴角勾起一丝狡黠弧度,低声道:“一群傻瓜!”

待其离去。

陆巡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有些凌乱:“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

他留下夏轻尘,挨一耳光。

他赶走夏轻尘,还是挨一耳光。

渊主嘴角抽了抽:“大概,这就是女人心,海底针吧。”

前脚说恨你,转身就可能爱你!

说着,渊主再度望向陆巡,责备道:“归根究底,还是因你而起!今早的惩罚继续执行,另外暂时革除你职位,好好反省吧!”

其目光投向远方,叹道:“看来,不得不屈尊纡贵,找那个夏轻尘谈一谈了。”

他看不上夏轻尘。

可想要笼络月明珠,就绕不开他。

龙苑庭讶然道:“渊主,你亲自却找他?是不是太有失您尊贵身份了?”

渊,在圣地弟子心目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作为渊主,圣地当代最强弟子,更如神明一般。

许多圣地弟子,终生都见不到渊主一面。

他亲自找一个小小的夏轻尘谈话,实在太有失身份。

被人知道,他尊贵形象必然大跌。

“没办法,千金易得,人才难求。”渊主无奈轻叹。

龙苑庭赞叹不已:“渊主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真乃我辈楷模,相信夏轻尘一定会被打动。”

此刻。

夏轻尘手里握着一封信函。

乃是火灵阁阁老开具的推荐信。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夏轻尘呢喃道。

等待一月后,五大会长抵达,举办成立仪式,新的顶级武道联盟即可诞生。

眼下只需静等。

“该炼制小星位的秘药了。”夏轻尘思忖道。

他来到综合大殿。

此地有弟子们的摊点,售卖许多材料。

不一会,就花费一千星,挑选了不少材料。

蓦然间,他路过一个摊位时,发现上面竟有一件不错的涅器炼制材料——鲛人泪。

鲛人泪是一种水属性涅器材料。

可以炼制成为一颗珍惜的避水珠。

含在嘴里,能够入水以整天不用呼吸。

是相当实用的东西。

“这个怎么卖?”夏轻尘问道。

摊主一抬头,惊讶道:“夏师弟?”

“是你?”夏轻尘适才发现,摊主竟是林浩然,他喜悦道:“师弟终于回来啦。”

夏轻尘点了一下头,问道:“这瓶鲛人泪怎么卖?”

林浩然连忙将鲛人泪塞入夏轻尘手心:“小玩意,要什么钱?”

夏轻尘收下,但另外给了两百星。

“不用,而且给得太多了!”林浩然只打算卖一百星的。

夏轻尘道:“挣点星不容易,拿着吧。”

如他这样的弟子,赚点星难度挺大的。

林浩然动容不已,越想曾经之事,越是惭愧:“师弟,你现在是否有空,我请你吃个饭?”

夏轻尘本想拒绝,但望了眼手中的鲛人泪,点首同意。

鲛人泪不是陆地的产物。

不知林浩然是怎么得到的,可以询问一下。

两人移驾酒楼。

询问之下,林浩然知无不言,道:“这是一位渊的成员,前去镇魔岛时,意外从海边捡回来的。”

镇魔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