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利益之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个听雪楼过于神秘,至今没有露出一点行迹来。

她发动暗月的势力,也没有调查出眉目。

尚不知晓,听雪楼是善是恶。

夏轻尘何以如此笃定,对方不会有意见?

时间一晃而过。

夜深。

月明珠道:“轻尘哥哥,既然你嫌疑已经洗清,不需要再留宿雪心姐姐房里吧?”

夏轻尘颔首:“我正准备走的。”

“那去我的别院?”月明珠欣然道。

夏轻尘微微皱眉:“男女有别,我另寻住处。”

月明珠小脸暗淡起来,幽幽道:“你和雪心姐姐住一起,就没事,跟我住就是男女有别……”

她朱唇轻轻动了动:“轻尘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雪心姐姐?”

夏轻尘看她一眼,懒得和她多解释。

“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带着仇仇和犯困的章怜星离去。

月明珠望着他背影,嘴角不经意的微微一勾。

……

翌日。

夏轻尘正在炼制小星位秘药——烟笼寒沙。

这是一位加快星泉汲取灵气速度的特殊秘药。

能够加快三倍速度。

再配合《惊云幽卷》的霸道汲取方式。

他修炼的速度,是常人五倍左右。

不久,身前就摆放一地的小玉瓶。

每一瓶中,都盛满寒雾缭绕的半流体秘药。

他当场吞服一瓶。

而后取出一粒龙心米,此米内饱含灵气,是星境强者最佳食物。

吃下后,灵气立刻转化。

不消片刻,就感受到修为明显增进一些。

每日服用一颗的话,半年就能突破一个小星位层次。

配合《惊云幽卷》,应该能三月内突破一个层次。

如此速度,定当震惊天下。

可对于夏轻尘而言,还是太慢。

再有半年,就是他和羽青阳的生死之约。

羽青阳早他三年修炼时间,加上背后有羽化龙相助,修为弱不到哪里去。

他必须寻找各种突破之机才行。

咚咚——

此时,密室外想起怜星的声音。

“夏郎,出大事了。”

夏轻尘收好余下秘药,离开密室:“不要慌,说清楚。”

章怜星道:“夏郎,你看。”

她取出一张通知函。

夏轻尘扫过去,那是由综合大殿发布的。

内容是,通告圣地一切弟子,明日顶级联盟成立仪式,参与弟子都需先登记。

落款是余笑风,也就是余阁老本人。

他倒是没有禁止弟子参加听雪楼的成立。

但,却要求先行登记。

如今的圣地,人人都知道,夏轻尘给了余阁老一耳光。

两人的关系水火不容。

试问,谁敢登记自己的名字,去参加仪式?

那不是等同于,将自己加入了余阁老的黑名单吗?

以后他们有求于综合大殿,必受刁难。

可以想见,明日的听雪楼仪式,会相当冷清。

正说着呢。

林浩然携带礼物,来到听雪楼驻点,含笑拜访:“夏师弟,提前恭喜你啦。”

夏轻尘笑了下:“进来坐吧。”

可,林浩然却立在殿门之外,面现几分心虚,抱拳道:“我最近有急事,需要出门一趟,恐怕明日无暇参加师弟的联盟成立仪式。”

“所以,今天提前来恭贺。”

章怜星小嘴一瞥,不屑道:“怕了余笑风就直说嘛,遮遮掩掩干什么,我们夏郎不缺你一个!”

被当面戳穿,林浩然讪讪不已。

夏轻尘轻斥:“怜星,不得无礼!”

他向林浩然抱拳道:“师兄忙自己的吧,无妨。”

林浩然尴尬一叹:“哎,师弟好好保重吧。”

他也很无奈啊。

难道要为了夏轻尘,得罪堂堂一位阁老?

怎么看都不划算。

章怜星不满道:“真是白眼狼,亏夏郎照顾他生意。”

夏轻尘摆摆手,看得很开,平淡道:“利益之交,焉能长久?不可苛责别人。”

两人刚准备进去。

书狂魔拎着一点贺礼,大咧咧的赶过来:“哈哈,师弟明日成立武道联盟,可喜可贺呀!”

夏轻尘点了一下头:“进来坐坐?”

书狂魔却面露为难,道:“我这还有事,今天来呢,是提前恭贺,并且要说声抱歉,明天或许没时间现场参加了。”

“哦。”夏轻尘淡淡道:“心意领了。”

书狂魔道:“告辞,哈哈,告辞!”

说完,匆忙离去,唯恐被人看到。

章怜星一肚子气:“这个怎么说?当初夏郎可是分了他好些三幽叶的奖励呢,这算是恩情吧?”

“而且,前几天声讨夏郎时,他就在里面,骂得也最凶。”

夏轻尘盯了眼书狂魔背影。

淡然道:“此人可以称得上是白眼狼。”

只认利益,一旦利益受损,翻脸比翻书还快!

“算了,有人再来拜访,不必通知我。”夏轻尘道。

本来他就不欲高调。

不需要过多的人捧场。

刚进去没多久,章怜星就跑来道:“夏郎,有人拜访啦。”

夏轻尘淡然道:“不是说了吗,不必通知我,请他们打道回府……”

话音刚落。

一袭雪衣倩影翩然而至:“我也不行吗?”

夏轻尘讶然起身:“师姐?”

白莲圣女面无表情颔首,道:“处境似乎不太好。”

她取出不少恭贺信,无奈道:“我的好友都已请过,答应来的寥寥可数。”

明日的仪式,她发了许多邀请函。

但绝大多数都是回复,有事耽搁,无暇参加。

白莲圣女的地位何等之高?

圣地弟子之中,实力第二的存在。

想要巴结、攀附她的人多不胜数。

现如今,给他们机会,都无人敢接。

可见他们对余笑风忌惮到何等地步。

明日仪式凄冷的场景,已经能够预料到。

正在此时。

月明珠也愁眉不展的过来。

“明珠,难道你跟我也是一样么?”白莲圣女问道。

月明珠讶然:“雪心姐姐也在啊,难道你邀请的人,也都拒绝了吗?”

看来,她也是如此。

得到肯定回复,月明珠叹气:“余阁老太过分了,怎么能利用权力,这样对待一个弟子?”

眼见两人心情都不好,夏轻尘宽慰道:“无妨,清冷更自在。”

可,白莲圣女却摇摇头:“恐怕,清冷不了。”

她从信笺中挑出一封。

那是来自渊的信笺,还是渊主亲笔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