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早已识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事发突然。

又深处斗场,不论是主持者,还是场外的十长老,全无防备。

因为谁都不曾预料,司徒世家的人,会公然挟持洛水仙。

难道不怕挑起双方的厮杀吗?

洛水还算镇定,香肩一滑,试图避开他。

可司徒酒早有预谋,自然做好万全准备。

他掌心之内,飞出一条黑色绳索。

嗤啦一下,绳索缠绕住洛水的脖子。

司徒酒用力一拉,洛水就被勒住,无法呼吸。

神色间隐隐流露着丝丝痛苦。

十长老面色冰寒的冲过来,气极怒吼:“放开她!”

司徒酒勒得更紧,冷笑道:“全部让开,不然,杀了她!”

十长老气得直发颤。

枉她一心想撮合司徒酒和洛水仙为一组,没想到,此子竟然包藏祸心。

眼看洛水仙面色呈现一抹窒息的涨红,她不敢再阻拦:“不要伤她。”

洛水仙是百花世家最杰出的当代后裔。

她若有三长两短,那便是无法挽回的遗憾。

“所有人,都让开!”十长老喝令围困上来的百花世家成员。

司徒酒心中大定:“算你们识相!暗妖!”

吼——

一声阴沉的吼声传来。

自看台的某个角落里,骤然跳出一只身形矫健的黑色妖兽。

赫然是那只被夏轻尘给炸伤过的暗妖。

其身法快如闪电,几个呼吸就跃上擂台。

司徒酒擒住洛水仙,跳上暗妖背上,哈哈一笑:“百花世家请放心,在下会好好疼爱洛水仙的!”

一丝邪意,在其唇间肆意绽放。

众人心头一紧。

洛水仙姿容美丽,气质恬淡,身份高贵。

落在司徒酒手里,一定会被……

念及至此,众人心中如在滴血。

可他们不能轻举妄动,只能望着司徒酒众目睽睽下,将洛水仙抓走。

“暗妖,我们走!”司徒酒喝道。

吼——

暗妖低吼一声,纵身一跃。

但,它是跃出去。

身后的司徒酒,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拖住,从其背上跌落下来。

暗妖回头一看,发现司徒酒十分狼狈的趴在地上。

其右脚上,不知何时缠绕着一根肉眼无法捕捉到的金蚕丝。

金蚕丝的另一端,系在夏轻尘的手腕处。

“洛水仙姑且还算我的女伴,带她走,是不是要先经过我的同意?”夏轻尘淡淡道。

司徒酒眼神一闪。

手掌用力一勒,试图重新以洛水仙生命作为威胁。

嗤——

一道空气之剑,顺势斩过去,将绳索给斩断。

司徒酒大惊,立刻扑上去,试图将尚未喘过气的洛水仙给擒住。

可其右腿传来巨大力道,将其往后狠狠一拉,非但没有抓住洛水仙,反而被托着往后走。

暗妖极通人性,转过身,立刻向夏轻尘扑过来。

十长老缓过神,大喜过望,道:“夏轻尘,你擒住司徒酒!”

她闪身而至,阻拦暗妖。

夏轻尘淡淡道:“你自己小心才是。”

暗妖可不少对付的角色。

当然,司徒酒,他也没有大意。

其手腕连续抖动,丝线便飞舞着,将半空中的司徒酒给层层缠绕住。

双手双脚,全无反抗之力。

如此不止,夏轻尘一步上前,一把将其两腮捏住,令其不能咬牙。

往其中一探视,果然发现,里面有一颗藏于牙齿之中的毒囊。

一旦咬碎,他会立刻自尽而亡。

从出手到将其生擒,整个过程信手拈来,比许多老一辈都有经验。

惹来无数惊叹!

随之而来的是雷鸣般的掌声。

“太精彩了!”

“夏轻尘诸多手段,堪称老练之极啊!”

“是啊,整个过程从容淡定,一丝不差,我混迹武道界数十年,却还不如他!”

夏轻尘视若无睹。

负手望着躺在地上,面如土色的司徒酒。

司徒酒自负狡诈,精于算计。

可在夏轻尘手里,竟似如来佛中的猴子,根本逃不出其掌心。

“你何时对我起疑的?”司徒酒不甘心道。

他明明静心设计好,不曾露出丝毫马脚。

夏轻尘为什么能够提前识破,暗中以金蚕丝束缚他的腿?

“见到暗妖时,就知道了。”夏轻尘淡然道。

司徒酒不解:“暗妖?”

“下次,记得多往身上抹一点香草料。”夏轻尘淡淡道。

刚才切磋交手时,近距接触,夏轻尘从司徒酒的身上臭味道了暗妖的气味。

而暗妖有一个特性。

是不会出现在人多的城市。

它来此,一定是有人带过来。

那个人是谁,毫无疑问了。

因此,夏轻尘轰退他时,暗中以金蚕丝缠绕住其腿部,以作防范。

结果还真被他猜中。

司徒酒暗道大意,自己居然输在一丝气味上!

“问你一个问题。”夏轻尘淡淡道:“是谁告诉你,我的必经之路?”

暗妖伏击他的原因,眼下再明了不过。

是司徒酒报复夏轻尘抢走了洛水仙,破坏他计划。

但,司徒酒是如何知道,夏轻尘会走那条偏僻无人的小路呢?

知道他路线的,只有星云圣主和四象圣主……

想到四象圣主,夏轻尘的目光缓缓移向昏迷的李欣蕊!

是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吧!

司徒酒主动邀请她成为女伴,立刻就她惊喜得忘乎所以。

很轻易就能从她嘴中套出夏轻尘的路线。

“真是一个蠢女人!”夏轻尘暗暗摇头。

此时。

暗妖屡次试图营救司徒酒不成,又被越来越多的百花世家高手围困。

它只得低吼一声,发出精神攻击,借机逃得无影无踪。

“追!”十长老留下,其余高手纷纷追出去。

她关切上前,将洛水仙给搀扶起来,满心自责。

都是她一时大意,错看司徒酒。

还努力撮合两人组队。

如今想来,幸好夏轻尘横插一脚,夺走司徒酒。

否则,洛水仙早就被司徒酒无声无息的绑架走。

念及至此,她惊出一声冷汗。

也生出满腔杀意。

“司徒酒!”十长老一掌拍过来。

但,夏轻尘手掌一伸,将十长老挡住,淡然道:“你确定他真是司徒酒?”

嗯?

缓过气的洛水仙,捂着火辣辣的脖子,虚弱的走过来:“他是司徒酒,我认得,举止、言行、气质,还有面容都是司徒酒。”

夏轻尘蹲下身,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点在司徒酒的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