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请你闭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怜星和云佛等人都意识过来,纷纷跟随夏轻尘,往沙洞更深处而逃。

其异常举动,令洪光尊直犯嘀咕。

尽管不愿承认,可夏轻尘从开始到现在,所说的话,全都是正确的。

眼下如此重要的抱月邪蜈,他非但不要,还往里面逃。

纵是族人们,眼看夏轻尘等人越逃越远,都格外不安。

年轻族人道:“洪光尊,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还请拿一个主意?”

洪光尊咬咬牙,道:“再往前不知通向何处,死路一条,不必跟着他们,我们原路返回。”

他就不信,夏轻尘随时都是对的。

族人们立刻扛着抱月邪蜈的尸体,原地疾驰。

可,当路过那滩剧毒尿液时,他们惊奇的发现,尿液居然凭空消失。

“池中央有一条裂缝。”年轻族人立刻发现。

他们刚才过来时还没有。

洪光尊心中不安,安慰族人们道:“大概是刚才战斗波及导致,不必担心,我们过去……”

他正说着。

突然!

自那池中猝然探出一对血红色的巨钳。

以快若闪电之势,将一个宇文神门的强者给夹住。

啊——

那强者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就被巨钳给夹成血雾。

紧接着。

一条通体暗红色,三十丈之巨的巨型抱月邪蜈,满嘴是血的从地下钻出来。

其体型之庞大,是此前三倍!!

而且,它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妖气来看,乃是小月中期级别的存在!

洪光尊头皮发麻!

此等级别的妖兽,十个他加起来都不敌!

“嘶……”抱月邪蜈一声尖啸,巨钳从他们手中将那条死掉的小一号抱月邪蜈给抢回来。

它望着死透的尸体,发出了愤怒而疯狂的怪叫。

整个沙洞都开始地动山摇,即将坍塌。

洪光尊狠狠咽一口唾沫。

“难怪那少年不要尸体,他一早就看出来,我们杀的抱月邪蜈,并非那包尿液的主人,还有一条更大的,我们拿着尸体,会遭到另外一条的嫉恨和报复。”年轻族人双腿发软。

他望向洪光尊。

昔日无所不能,令他敬仰的洪光尊,如今却显得格外废物和无能。

“快退!”此时,洪光尊哪里还能顾及颜面,转身就逃。

吼——

巨型抱月邪蜈咆哮不断,疯狂追上去。

小月位追杀一群星位强者,结果可想而知。

一路所过,堪称屠杀。

短短三里路,他们人员伤亡过半,全被凶残的咬死。

血水洒满一地。

极其血腥。

当逃回两方人分离之地,年轻族人面如纸色,急吼吼道:“往哪里走?”

此地有好几条通道。

洪光尊望了眼夏轻尘等人离去的方向,将其跳过,选择另外一条:“我们走这边。”

但,他走出几步,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族人们没有跟过来。

他们一阵犹豫后,竟追向夏轻尘等人方向。

“你们去哪?”洪光尊立刻呵斥道。

年轻族人抱拳道:“抱歉洪光尊,我们只想活命,不想跟着你送死了。”

此言,无疑是在质疑洪光尊的权威。

“跟着我才能活命!”洪光尊大声呵斥。

年轻族人摇摇头:“我还是更相信那位少年。”

一位年龄不小的大星位族人,此刻道:“洪光尊,不要再意气之争了。”

“你自己也应该明白,那位少年比你高明得多!如今性命攸关,还是跟着那位少年吧。”

“就是,洪光尊你自己不行,还要阻止我们跟随行的人?”

洪光尊气得直发抖。

难以置信,这是宇文神门的族人,对他这位高高在上的洪光尊说出来的话。

可见,一些列经历,族人们对他失望透顶。

吼——

巨型抱月邪蜈追来。

所有族人不假思索,沿着夏轻尘的踪迹狂逃。

洪光尊牙关一咬,亦硬着头皮跟上去。

果然。

夏轻尘选择的沙洞,相对狭窄,巨型抱月邪蜈庞大的身躯分外不适,速度大为减缓。

他们因此暂时逃过一劫。

半日后。

总算追上了前方原地休息的夏轻尘等人。

怜星眼皮一睁,望着他们少了大半的人数,似笑非笑:“你们宇文神门内定的抱月邪蜈呢?怎么连人都没了?”

宇文神门众人心虚不已,无人回应。

夏轻尘心如明镜。

看到那具死亡的抱月邪蜈尸体,他就知道,那一滩尿液并非它所留。

应该还有一条庞大得多的存在。

年轻族人望向夏轻尘,道:“我们现在安全了吧?”

夏轻尘瞥他一眼:“你宇文神门的贵族,询问我一个平民百姓,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闻言。

年轻族人面色涨红。

他一再口口声声称夏轻尘为平民。

如今还不是要求他?

云佛仍在恢复,道:“夏施主,此地狭窄,那条抱月邪蜈应该已经追不上了吧?”

夏轻尘眼神微微凝重,道:“不要大意!抱月邪蜈可是精通空间遁走的,地形是能暂时阻碍它。”

好不容易喘口气的宇文神门,心脏骤然一紧。

洪光尊漠然开口:“无知小儿,不懂别乱说,抱月邪蜈的空间属性很难发动……”

可,尚未说完,便被人打断。

打断的不是夏轻尘。

而是他的族人们。

“洪光尊,请你不要再胡乱发言了。”年轻族人沉着脸色,打断道。

他真是怕了。

自从进入沙洞,洪光尊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对的!

为此,还害死了好几位族人。

洪光尊下不了台阶,瞪视他:“怎么说话?”

他居然被自己人阻止发话。

年龄略大的族人,缓缓开口:“洪光尊,那位大人的话,你就不要反驳了,那样不仅会丢你自己的脸,也会丢我们的脸。”

说着,他向夏轻尘投去一个善意的微笑。

“你们……”洪光尊怒不可遏。

夏轻尘以古怪的眼神望向宇文神门的族人,道:“你们洪光尊说得没错呀,抱月邪蜈的空间遁走,很难施展出来。”

众多族人们一阵尴尬。

年轻族人元光,拱手道:“我们只想听大人的。”

“是呀,大人说出来,我们就安心多了。”

洪光尊只觉胸膛都要气炸,心中发誓,若能活着回去,定要叫这些族人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

“不过……”夏轻尘话音一转,眼睛缓缓眯起来。

“抱月邪蜈是难以发动空间遁走,但,你们忘了,有一个人,却能轻易做到!”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忽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