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改过自新(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侯襄直言道:“我从未想过看你笑话。”

虽然,老祖最后钦定夏侯杰为少主。

但,他从无怨言。

更不曾嫉妒。

夏侯杰双手背负在后,哂笑道:“得了吧,我抢了属于你的少主之位,你心中会没有丁点恨意?会不想看我笑话?”

老祖最为喜欢的后辈是夏侯襄。

最初打算立下少主之位的,也是夏侯襄。

只是,因为那件错杀他双亲事情后,老祖出于愧疚,才将少主之位改为夏侯杰。

夏侯襄诚挚道:“谁当少主都没关系,我只希望夏侯神门能够一直昌盛。”

“虚伪!”夏侯杰嗤之以鼻:“人性皆是自私的,无欲无求的人,根本不存在。”

“随便你怎么想吧。”夏侯襄淡淡道:“总之,希望你能汲取本次的教训,痛改前非,不要再错下去。”

夏侯杰呵呵一笑。

错又如何?

老祖会因此惩罚他吗?

不会,因为老祖欠他的!

两人来到湖心岛,刀将殿中。

眼见老祖和一干族中核心,全都在此。

夏侯杰心中毫无慌乱,镇定若素的迈步入内。

他面如春风,不卑不亢施礼:“参见老祖。”

夏侯老祖苍老的眼眸盯着他,道:“夏老祖有话问你,你不得撒谎。”

“是!”夏侯杰十分镇定,含笑看向夏轻尘。

神色平淡如常。

毫无慌张。

“夏公子,有话请说。”夏侯杰淡定含笑。

夏轻尘头也不抬,道:“人,带来了吗?”

夏侯杰拍了拍巴掌。

两名壮汉就抬着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欧阳甄前来。

“在这里。”

夏轻尘眼皮轻轻一抬,看着双臂被斩,满身是血的欧阳甄,眼神平静无波。

意料之中。

夏侯杰道:“夏公子一定很奇怪,为何他会受伤,原因是他出手……”

可是。

夏轻尘根本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

开口打断他的自说自话,放下手中的茶盏,道:“看在你们老祖的面子上,留你一命,自断双臂吧!”

嗯?

夏侯杰闭上嘴,依旧面含微笑。

他觉得跟夏轻尘,没必要说话。

一个连自己斤两都令不清的人,没有说话的意义。

夏侯杰转而望向老祖,抱拳道:“老祖,我请欧阳公子上我府中做客,但他对我心怀恶意,贸然动手,所以我按照规矩,断他双臂。”

“如果我违背夏侯神门的规矩,可任由老祖惩罚。”

场中的神门核心们,并未觉得过分。

袭击夏侯神门少主,没有处死,只是斩断双臂,乃是从轻发落。

并未逾越神门的规矩。

夏侯杰将众多族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知自己过关。

他们尚且如此。

老祖更不用说。

他心怀愧疚,是不忍对夏侯杰有任何惩处的。

果然!

老祖缓缓开口,道:“你做得并没错。”

夏侯杰微微一笑。

预料之中,毫不意外的结果。

他看了眼夏侯襄,意思是,看吧,没有任何惩罚。

老祖怎可能因此处罚他?

毕竟他做得天衣无缝,谁都说不出什么。

“但是,既然夏老祖要取你双臂,那,你就自断双臂吧。”老祖沙哑道。

嗯?

夏侯杰面上微笑僵硬,以为自己听错。

他保持脸上镇定之色,重述道:“老祖,欧阳甄当众袭击我,不仅我脸上有伤,还有府邸中的仆人可以作证。”

“老祖若不信,一来可以验伤,二来可以传唤府中仆人。”

“我夏侯杰依规矩办事,问心无愧。”

老祖抬头,看向他,道:“你是没错,但,夏老祖有命,你遵循就是。”

他是不是符合规矩,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夏轻尘想怎么处置他。

什么?

夏侯杰不敢置信道:“老祖,我是无辜的啊!我有千真万确的证据!”

他简直无法理解。

老祖怎会同意夏轻尘的无理要求。

且不论老祖歉疚于他,绝不惩罚他,何况他做得面面俱到,毫无问题啊。

此时。

夏侯襄轻叹道:“我不是说过吗,你惹了不该惹的人,要做好心理准备。”

夏侯杰两眼失神。

觉得一切都失去掌控。

他不过是和一个没有来历的同龄人产生过节而已。

至于如此严重吗?

他终于隐约意识到,夏轻尘和他此前遇到的所有人,都不同。

似乎,老祖都对其心存忌惮!

眼珠一转,他放低姿态,向老祖道:“是杰儿没有克制,伤害了夏公子朋友,请老祖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见老祖面色平淡,并无任何波动。

他使出杀手锏:“好吧,我明白了,是我愧对死去的爹娘,给他们脸上抹黑。”

闻言,老祖苍老的面容,终于产生一丝变化。

夏侯杰的双亲,是老祖心中抹不去的创伤。

他深深叹息一声,向夏轻尘抱拳道:“夏老祖,可否给我一个薄面,给予杰儿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夏侯神门,愿意用别的补偿。”

夏轻尘暗暗叹息。

他就知道,夏侯老祖会求情。

怪只怪,夏侯杰太会利用人心。

他盯向夏侯杰,淡淡道:“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以!我给你两个选择。”

夏侯杰一脸诚恳,躬身抱拳:“多谢夏公子宽宏大量。”

他心中冷笑。

地位特殊又如何?

还不是要让步?

“第一个选择,你动手,自断双臂。”

“第二个选择,我动手,取你性命!”

夏轻尘淡漠道出两个选择。

众人闻言均是一怔。

这哪里是退让了?

分明是变本加厉!

夏侯杰面色一僵道:“夏公子,你这是逼我吗?”

夏侯老祖的脸面也有些过不去。

说好给他面子呢?

“我是在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夏轻尘淡淡道:“做错事,不接受惩罚,如何悔过?”

他缓缓站起身。

气场无形释放开。

“自己动手,还是让我来?”夏轻尘冷冷道。

夏侯杰又气又怒。

他已经低声下气,夏轻尘居然还不肯放过他。

不得已,他转而求向老祖:“请老祖救我。”

夏侯老祖面色沉着。

良久叹息道:“杰儿,夏老祖说得并没错,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如此才能改过自新。”

他已经原谅过夏侯杰很多次。

但,他可曾有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