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送信害人(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啊?

素馨当真惊讶起来,血印道人如此地位高觉得大高手,竟然都见不到五宝堂当家人?

“前辈是在说笑吧?”素馨苦笑道,觉得自己是被捉弄。

血印道人一脸庄重:“我也希望是在跟你开玩笑,但,并不是。”

他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我在五宝堂请来的护卫中,只能算中层!唯有我初来,当家人考核我时,见过他们一面,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

素馨苦笑收敛,心底掀起无尽波澜。

五宝堂的势力比神殿殿主预料中还要恐怖!

血印道人这种存在,都只能是中层护卫,那高层强者,岂不是可以和夏侯、宇文老祖比肩?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素馨叹息不已。

老祖级别的高手,都能招揽到麾下,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血印道人深以为然:“那是自然!五宝堂有钱,数之不尽的钱!能购通过钱财,买到世间各个角落的东西,供给我等快要入土的老怪物使用。”

“而我们只需凭借自身实力和威望,坐镇一方而已,几乎没有任何付出,自然划算。”

素馨心中发苦,如此一来,她怕是难以完成夏轻尘交托的任务。

“对了,你还没说找五宝堂当家人干什么。”血印道人问道。

素馨硬着头皮道:“一位朋友,嘱托我带信笺给五宝堂当家人。”

呃——

血印道人摆了摆手:“你那什么朋友,不是刻意为难你吗?”

哎!

素馨就知道,这信笺是送不成的。

“或许他并不知道五宝堂如今情况吧,并非有意为难我。”这一点,素馨还是十分相信的。

看了眼金碧辉煌的大殿,素馨知道今日的信是送不出去了,便告辞道:“打扰前辈了,晚辈这就离去。”

血印道人沉思一阵,道:“算了,跟我来吧,试试看能不能帮到你。”

他乃是不忍一个无家可归的昔日神殿殿员,千里迢迢送封信都难以成功。

“谢谢前辈!”素馨转忧为喜,惊喜道。

血印道人说道:“只是试试,我可不保证成功。”

在他带领下,素馨穿过大殿,径直登上断肠崖,抵达别院之外。

无数商队代表,井然有序的排队。

血印道人直接插到队伍最前面,目光越过门口侍卫,向殿内喊道:“厉前辈,晚辈有一封信,想送给当家人,可否通融一二?”

厉前辈,就是他口中所说的那位老祖级存在。

五宝堂里,只有他地位最超然,随时都可以面见当家人。

“血印,你不在山脚下镇守,跑来此地送信?”殿内卷起一层黑色气流,以及浓郁的妖气。

那位厉前辈,竟然是一头妖兽!

血印道人硬着头皮道:“一位晚辈投信无门,还请前辈大开方便之门。”

“哼!”怎料厉前辈很不领情:“若人人都可大开方便之门,当家人立下的规矩有何用?”

众目睽睽之下,血印道人被批评,自然脸面挂不住。

素馨看在眼中,立刻道:“血印前辈,算了,不要为难了。”

她怎忍心,一个老前辈,为了自己的事如此为难?

血印无奈叹息:“我也没办法了。”

那头妖兽对人类颇有敌意,向来不近人情,他初次请求有如此结果,全在预料中。

两人各自叹息一声,默默转身离开。

可,那妖兽又道:“把信放在侍卫那,若我遇上金鳞非公子,会让他先过目,他若觉得有必要,会转交给当家人。”

素馨一喜,立刻上前将信教交给侍卫,向着大殿连连躬身拜了拜:“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那位妖兽还不算太苛刻嘛,最终还是给了血印道人一分薄面。

血印道人脸上有光,领着素馨回到山脚下,道:“我只能帮你到这。”

素馨感激万千:“前辈已经给了我莫大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嗯,那你去外面凉棚里等消息吧,如果金鳞非少主看过信笺,我会通知你。”血印道人挥了挥手。

素馨如释重负,来到殿外的凉棚,准备等上半日。

她不觉得一封信能够有什么回讯,毕竟能不能落到金鳞非少主手中,都是两说间呢。

半日后,如果等不到消息,那就离去。

血印道人回到山脚大殿,回想遭到厉前辈当众呵斥,不由讪讪,自嘲道:“以后这种事,打死我都不会再做了,丢不起人这人呐!”

谁知道,他屁股都没坐稳,厉前辈急匆匆的声音,如炸雷在耳畔滚当:“血印道人,你送的是什么信?”

听出其中不满和责备,血印道人顿觉不妙。

暗暗想到,难道是那封信中有问题?惹怒了金鳞非少主?

念及至此,他不由得生气。

他好心好意帮助素馨,可结果呢?她居然坑害自己!

果然是好心没好报!

血印道人连忙站起身,向空中施礼:“回禀厉前辈,是晚辈失职,错信他人。”

“哼!你送信,居然不自己先过目一下?以至于惹下麻烦!”

唰的一下,一个浑身蒙着黑袍,类似人类形状的妖兽,闪烁到殿内。

血印道人连忙拜见,心头咯噔:“厉前辈,那封信有什么问题吗?”

他实在不懂,一封信而已,能够惹出什么麻烦?

“金鳞非少主刚好有空,拿到那封信,只看信上的字迹就面色大变,前去见五宝堂当家人!”

啊?

信的内容都没看,仅凭字迹就如此。

那封信,真有什么特别不成?

“你算是完了!”厉前辈道:“我来五宝堂大半年,还没见过金鳞非少主如此神色,可见这封信一定有问题。”

血印道人心中打鼓,难道那封印触动了五宝堂的禁忌?

若是如此的话,驱逐他走,真不是没有道理。

“做好心理准备吧!哼!”厉前辈说着,就匆匆离开,唯恐和血印道主扯上关系,以免牵连到他。

“金少主到!”殿外的侍卫,忽然高喊一声。

让准备离去的厉前辈,不得不退回来,恼火道:“你个死道士,害死我了!”

现在被金鳞非碰上一个正着,怎么看都会觉得它是来通风报信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