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非去不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错!

参将就是要给夏轻尘定一个勾结暗月的罪名!

军宫里罪名千千万万,但没有几条的罪名比勾结暗月更严重。

一旦发现,那就是从上到下的从重从严惩处。

到时候不仅是夏轻尘身首异处,他的直属上司赵飞蛾、西北军统帅,都要受到重处!

此计一旦成功,那就是一箭三雕,对于羽归田迅速上位,有莫大好处。

现在,只要能够撬开公孙无极的嘴,让他作伪证,一切就可顺利进行。

可惜公孙无极非常不识抬举。

“公孙无极,你再若冥顽不灵,就是你死期!”参将威胁道。

公孙无极疲惫却坚决:“作伪证,死也不会!”

如此,参将终于失去耐心,面色冷漠道:“好!如你所愿!”

他抽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卷轴,当众宣读道:“传军宫旨意,公孙无极剿匪不力,且包庇勾结暗月者,嫌疑重大,现在削去千骁骑一职,收押在军营,等待调查。”

什么?

公孙无极陡然睁圆眼睛:“你胡说!此事没有定论,军宫怎会下罪?”

夏轻尘是否勾结暗月,还没定案呢。

何来他包庇夏轻尘的说法?

“呵呵,实话告诉你,我们已经获取了别的证据,之所以审问你,是希望证据更加确凿而已。”参将将军宫的旨意丢过去,面无表情道:“本来你能够脱身的,可惜,机会你不珍惜!”

公孙无极将卷轴捡起来,看完内容,再看末尾所印的军宫大印,面色发白。

这的的确确是军宫的旨意。

不过,既然军宫早已将他定罪,那么这几日的审问里,即便他答应配合他们伪造证据,结局还是不会有所改变。

参将不过是想利用他最后一丝价值而已。

“来人,押回军宫,等候处置!”参将一声令下,便有人将公孙无极给拖出小黑屋,来到宅院外等候的囚车里。

公孙无极悲愤大喊:“我是冤枉的!冤枉的!你们栽赃陷害,卑鄙无耻!”

参将负手走过来,似笑非笑:“这话,留到军宫里再说吧。”

公孙无极握住囚牢的铁栅栏,愤怒无比。

本以为军队是他崭露头角,成为人上人的机会,可没想到,军队之中竟也如此黑暗。

“另外,为了你此行不太寂寞,我安排了你的故人来陪伴你。”参将拍了拍手掌。

一个腰间挎着百骁骑令牌的将领,率领一行队伍走来,向参将抱拳道:“此行由末将看押罪犯,大人可高枕无忧。”

公孙无极闻声耳熟,侧眸望去,如遭雷霆轰击。

好一阵他才缓过神,并恍然大悟:“是你出卖我!!”

这位百骁骑不是旁人,正是他曾经的心腹,新苑!

当时目睹夏轻尘撕毁信笺的人只有他和新苑二人。

揭发此事的,只可能是新苑!

军宫说有证据,那也只可能是新苑作证。

新苑皮笑肉不笑:“公孙大人这话就不对了,我只是如实禀报自己所见到的,难道要学公孙大人包庇罪犯不成?”

“你该死!”公孙无极愤怒至极:“枉我重用栽培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吗?”

当初他掌握白狮战团时,新苑还只是一个兵长呢。

一路全仰仗公孙无极提拔,才有今日地位。

“公孙大人对我的恩情我当然记得,但,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公孙大人为非作歹,作为属下当然要维护公正了。”新苑不以为然道。

公孙无极只把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他是万万想不到,新苑会背叛自己。

蓦然间,他想到和夏轻尘恩断义绝时,对方曾经提醒过他,小心身边人。

如今竟果然应验!

难道那时候夏轻尘就察觉到什么吗?

不!

夏轻尘背叛他更深,不可能为他好!

参将呵呵笑道:“另外,新苑百骁骑举报有功,我已经奏请军宫,擢升新苑为白狮战团的千骁骑。”

“只等你们前往军宫对峙明白,封赏就会颁布下来。”

公孙无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呢喃道:“我只愿一心向武道,奈何人间小人多,奈何,奈何呀!”

当然,他并未放弃。

他要在军宫,当众陈述真相。

他素问军宫规矩森严,里面人员清廉远非营区可比。

那时候,一定有沉冤得雪的机会!

“出发!”参将对公孙无极的呢喃不屑一顾,下令前行。

军宫并不在城中,而在郊外一座要塞之地,相聚一日路程。

不久后。

夏轻尘才终于得到消息。

赵云诗神色匆匆来到其营帐前,身边还带着一群调遣而来的千骁骑。

“事情就是如此,公孙无极已经在押往军宫的路上。”赵云诗语调低沉,她亦未曾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母亲已经前往军宫,你耐心等待。”赵云诗眼神闪烁道。

赵飞蛾仅仅是西北军的将军,权力十分有限。

连从参将手里捞出公孙无极都不曾做到,何谈在军宫里救人?

公孙无极若无辜还好,真若有罪,统帅亲去都无用。

夏轻尘稳如磐石,淡淡望着十名跟随而来的千骁骑,道:“所以,你们是来抓捕我的?”

公孙无极都被抓去军宫,作为主犯的夏轻尘岂会置身事外?

赵云诗低下头,微微摇头:“不!抓你的是军宫派遣的特使队伍,还在路上,我们来,是阻止你继续犯错。”

赵飞蛾临走前叮嘱,不要让夏轻尘前去拦截救人。

那样只会适得其反。

闹到军宫面前,还有一线回旋余地,若是中途救人,那便是坐实罪名。

所以,绝对不能让夏轻尘离开军营。

“我若非要呢?”夏轻尘缓缓站起身。

今夜无风,他却衣襟飘舞。

今夜无雪,他却眼神清寒。

赵云诗相隔甚远,根本没有看到,夏轻尘身前的大理石案几桌面,已然裂痕满布。

上面的军文、毛笔,早已在不知何时,震碎为粉霁。

“请夏大人自重!”受命而来的千骁骑们,齐声道:“不要逼我们用强!”

夏轻尘无视他们,缓缓走下来。

千骁骑们脸色肃然,齐齐涌动中星位力量。

赵云诗挥了挥手,叹道:“都退下,还是我来吧。”

她放下怀中的秀剑,红唇蠕动道:“昨日之前还是我庇护你,今日后却要对你出手,夏轻尘,别让我为难,好吗?”

夏轻尘道:“公孙无极对我有恩,有情,谁都可以不救他,唯我不行!”

其脚步一跨,狂风席卷,尘沙飞扑赵云诗脸面。

她深深一叹,道:“其余人都不要出手,我一人,足矣。”

作为西北军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作为夏轻尘昔日的贴身护卫,擒拿他应当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