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交换人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但,这已经是能争取到的最后条件。

只要不死,她就还有重获自由的希望。

“好,当着全军的面所说之话,想必你也难以食言。”妙音爽快的自怀中取出数封密信,道:“这些都是周本道给我们的诸多机密信息,你们可对照笔迹,确认是否为他所写。”

密信上虽然没有落笔,但一个人的笔迹是很难模仿的。

仔细辨别,一定能够辨别清楚。

李林业大喜过望,接过来拆开,对着阳光端详了良久,哈哈而笑:“的确是周本道的笔迹!”

他瞪向周本道,冷笑道:“还有话说吗?”

周本道面如死灰,密信都有,再无狡辩可能。

他仰起头,盯向妙音,但不是恨,而是无边的诧异:“你是什么人?密信,我是写给黄昏一名统帅的,你怎有资格拿在手里?”

密信此等机密之物,唯有统帅才能保管。

可妙音何等身份,为什么能够随身携带,而且还不是一封!

妙音默然不语,悄悄躲在夏轻尘后面。

周本道已经认命,他仰头望天一叹:“吾命休矣!”

最后,他眸光定格向夏轻尘,目光复杂:“我笑傲一生,想不到最终栽在你一个小辈手里。”

如果不是夏轻尘将妙音抓回来,军宫便没有绝对的证据,他也未必会死。

可全因夏轻尘,一切都化为烟灰。

夏轻尘不咸不淡道:“玩火终自焚,统帅要算计你,你早晚要亡,即便今日没有我,明日还有别人。”

周本道沙哑长笑。

他何尝不知呢?

即便今日证据不足,统帅还是会想尽千方百计,令他伏法。

只不过夏轻尘令这个进程快了一些而已。

“年少出英雄啊。”周本道细小的眼睛渐渐睁大:“想当年,我也曾如你一样,想在军宫中建功立业,想戍边杀敌,精忠报国。”

“可现实残酷,我人微言轻,如不靠着羽家,便永无出头之日。”周本道怅惘道。

哪一个少年不是身怀报国之志,身怀一腔热血?

只是都渐渐被残酷的现实磨掉初衷,成为一个随波逐流之辈。

而他,更是在羽家的控制下,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小子,栽在你手里我认了!”周本道取出一个梅花烙印的铁器,扔给夏轻尘。

后者袖袍一卷,警惕的将其接住。

周本道扬起脖子,道:“如果我死后,羽家能对我的家族施以援手,此物便没用!可如果无动于衷,你携带此物,前往凉州城西北棺材铺,把它交给一个秀棺材的老人,他会给你一份惊喜。”

嗯?

夏轻尘眼眸一变,李林业更是听出深意,立刻道:“检查他身体,防范自杀!”

可话音刚落,周本道的嘴里便喷出大片黑血,喉咙处亦腐烂,黑血喷发。

原来,他自知天命将近,便自尽而亡。

李林业叹息,并未阻拦。

或许,这也是统帅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毕竟周本道曾经是统帅亲手培养出来的,如何忍心下令杀他?

李林业望了眼夏轻尘手里的梅花烙印,迟疑片刻,便移开目光,当做没有看到。

“此次多亏有你,才能将周本道迅速定罪。”李林业望了望夏轻尘,当目光挪移到其身后的女子时,眼神瞬间凌厉起来:“此女,还望你交给军宫来处置。”

夏轻尘明显能感觉到,妙音身躯颤了一下,并捏住了他背后的衣衫。

思忖一阵,夏轻尘摇首:“不行,我已经许诺,留她一命。”

李林业道:“你刚才应该听到周本道临终之言了,此女身份很可能大不一般,你庇护她,可能会影响你前途。”

夏轻尘不以为然,泰然道:“如果杀伤敌人十几万,仅被一次庇护敌人而抵消,那这样的军宫,我宁愿不要。”

若是别人,李林业才懒得多费口舌,早就下令拿下。

可夏轻尘,他实在很欣赏。

沉吟片刻,道:“好,此女暂时留在你身边,但,回到护城军团后,必须第一时间请示统帅,由他作定夺。”

“没问题。”夏轻尘点首道。

随后,李林业清点数千精兵,普通士兵教育之后,重新打乱编制,而百骁骑以上的首脑则全部收押,等待审查。

至此事情告一段落。

可正在此时,矿山山脚传来了己方的鸣笛警报。

那并非战斗警报,而是敌人有所动向而已。

不久。

数百巡逻士兵的监视下,一名背后插着中云境旗帜的士兵,来到李林业身前。

“奉我军千骁骑崇兰之命,特来交换人质。”

人质?

李林业微微诧异,可当士兵取出一根拐杖后,他脸色终于变化:“糟糕,怎么把她给忘了?”

夏轻尘亦是嘴角一抽。

他们全都忙于战事,完全把欧阳盟主和两个器盟高层给忘记!

欧阳盟主确认乙墨矿为真以后,便迫不及待前去现场勘查。

此前发生战争的时候,中云境大军率先攻下来,正在勘察的欧阳盟主和其两位同伴来不及逃走被当场抓获。

并被逃军卷走,直到后来中云境才确认他们身份。

李林业脸色凝重无比,欧阳盟主不仅是器盟的盟主,还是凉王府的乙墨矿首席鉴定师。

她如果有所闪失的话,凉王震怒,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想交换谁?”李林业目光一闪问道。

他十分惊诧。

中云境不可能不明白,欧阳盟主对于凉境的意义,可以说他是鉴定乙墨矿举足轻重的人物。

中云境竟然打算将她放回来,只为交换一个人质?

使者望了眼夏轻尘身后的妙音,却道:“交换一部分俘虏。”

俘虏?

使者道:“黄字天团里的十位千骁骑和十位百骁骑,都是我们的人,还有此前你们抓走的这位女兵,也是我们的人。”

李林业暗暗欣喜,这些俘虏对凉境来说可有可无,中云境愿意用他们交换器盟盟主,那是再好不过。

“当然可以!”李林业一口答应。

“那就请大人带领着俘虏,我们在矿山脚下交换人质。”使者长舒一口气道。

李林业立刻将堪堪收押的百余俘虏重新带回来,当其望向夏轻尘身侧的妙音,道:“将她还回去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