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屑一顾(四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奴天遗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站在那里,等着赵护法给其一个交代。

他那么优秀的表现,那么惊人的悟性,却连一滴神犬都得不到,此事说到哪里去都没道理。

赵护法瞪向夏轻尘,道:“我就知道,你会作弊!”

夏轻尘好整以暇的巨大的灵泉,一滴不剩的收入空间涅器中,淡淡道:“我觉得,还是请殿主过来为好,跟你,我没什么好说的。”

赵护法怎敢让殿主过来?

万一冲突中,暴露他收手奴天遗好处的事,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阁下,你是不可能带走所有灵泉的。”赵护法避而不谈殿主,转而道:“这样如何,你分出九成让他带走,剩下的你带走,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此事没有发生过。”

分出九成?

赵护法可真敢说!

夏轻尘都懒得理会他,迈开步子,向着殿外而去,道:“我们走。”

仇仇、夜玲珑、怜星和白小珠,跟在他后面,乐悠悠的向外而去。

“站住!”赵护法面色铁青:“按照我说的做,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若不按照你说的办呢?”夏轻尘淡淡道:“神殿总殿,第一百八十九条殿规,任何人不得擅自干涉银棺分配灵泉,不然,轻则废除修为,重则处死。”

“身为护法的你,一视同仁!”

不按照规矩来,受到惩戒的是赵护法,而不是夏轻尘。

“你……”赵护法重重道:“老夫乃堂堂总神殿护法,你卖我一个面子,对你而言好处无穷,你难道看不穿这层道理?”

夏轻尘呵呵笑了笑,不以为然。

赵护法沉声道:“年轻人,目光不要只顾眼前,要放长远,你卖我这个面子,以后我或许能给你一点帮助呢?”

夏轻尘转过身,似笑非笑望着他:“比如呢?”

赵护法目光闪了闪,道:“比如,我在南疆还算有些脸面,跟天南城主有些交情,若你有意在南疆发展,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

“我赵某人自问,在天南城主面前还是有些份量的,起码,我到他那里做客,他要开启八号客厅招待我。”

说着,他微微扬起了下巴,慢条斯理道:“你刚来南疆,若是不知道天南城主的八号客厅意味什么,大可以问问,问明白,你就知道我的推荐信会有多大力量。”

闻言,仇仇咧嘴笑了笑,满狗眼都是蔑视。

怜星三女,亦莫名的摇了摇头,八号客厅都得意得扬起脖子,那夏轻尘九号客厅都拒绝,岂不是要把脖子扬断不可?

夏轻尘更是轻轻笑了笑:“嗯,我会问问的,等我问明白再找你。”

说着,仰头笑着离开。

赵护法的意思,是告诉夏轻尘,他有多厉害,哪是真的让其出去问人。

“小子,老夫难得如此劝人,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赵护法失去耐心。

夏轻尘头也不回道:“上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已经废了,你最好不要步其后尘。”

言毕,再无一言,迈步离开后院,来到人声鼎沸的中院。

到了此地,赵护法再想动手更无机会,他只能咬着牙,跟着夏轻尘一直到殿外:“菩萨都有火呢!小子,你成功惹到我了!”

他打算用强,等夏轻尘离开神殿,抵达偏僻之地再动手。

那么多灵泉,不可能让夏轻尘独吞的。

殿外。

夏轻尘一边下台阶,一边思索落脚之地。

正在此时,一声恭敬之音传来:“夏大人,这里!”

夏轻尘定眸一看,发现是天南城主,他身后是一批浩浩荡荡的迎接队伍,挤满神殿前。

数头珍贵的代步妖兽,一个个精挑细选出来的靓丽婢女,威武不凡的开道侍卫,论隆重程度,比之当初迎接花闻泪等人高了数个档次。

“夏大人,您初来天南城,不如就在城主府下榻吧。”天南城主客气道。

夏轻尘犹豫,他去哪里下榻都可以,不一定非要前往城主府。

见其如此,天南城主露出恳求之色:“请夏大人给个机会,让我好好招待你,弥补此前的过失。”

若夏轻尘一直不接受道歉,他怎么向白战天交代?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夏轻尘点首同意:“好吧,那打搅了。”

天南城主喜上眉梢:“哪里话,夏大人肯下榻城主府,乃是鄙人福分!请大人上妖兽。”

不止夏轻尘,怜星、玲珑和白小珠都有一座珍贵的妖兽坐骑,就连仇仇这个妖宠都没有落下。

天南城主可谓是相当用心在接待。

恰在此时,赵护法追上来,眼睁睁看着一群人将夏轻尘等人接走,不由着急。

人多眼杂,他如何动手?

“你们都是什么人?都给我停下!”赵护法以护法的名义上前,呵斥道。

走路间,其胸口彩色的神王印记,异常醒目。

那,是神殿护法长老独有的标志,婢女仆人们纷纷停下脚步,不敢违逆护法长老的意思。

赵护法气势汹汹,指着夏轻尘等人:“放下他们,离开神殿门口!”

众多婢女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齐齐望向人群里,负手而立且脸色阴沉的天南城主。

赵护法顺着他们的目光随意瞟了一眼,可当看清后,瞳孔缩了缩,惊道:“天南城主?”

他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目光。

天南城主日理万机,极少亲自露面,居然亲自驾临此地?

他立刻上前,主动施礼道:“原来是天南城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所谓一物降一物,天南城主畏惧白战天,但却不怕神殿,神殿再强,亦要仰仗他这位城主。

否则城主一个不高兴,下达一些禁止膜拜的禁令,就足可令神殿陷入无人前去的冷清境地。

天南城主绷着脸,神色铁青:“赵护法好大的威风,本城主的尊客都敢强留!!”

他心中怒火汹涌,夏轻尘给其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容易吗?

偏偏这姓赵的横加阻拦,他是给谁添堵呢?

“城主您的尊客?”赵护法吃了一惊,原来城主是亲自来迎接夏轻尘几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