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章 三个赌约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敬畏,不仅仅是因为夏轻尘战神之名,更非他对他们的警告,而是,那一言号令诸天神明的恐怖。

“夏,夏大人!”阿达古面色僵硬的学习凉境的姿态施礼。

夏轻尘看了他一言,面无表情的坐在他对面。

无声的压抑,令阿达古有些喘不过气,他很难想象,眼前的少年会是当年他看不起眼的灵宫宫主。

正在他极度忐忑中,夏轻尘淡淡开口:“你勺子掉了。”

哐当——

阿达古心脏骤然一跳,好似被撞破什么,慌忙从地上捡起勺子。

此勺,是夏轻尘召唤雷神投影降临人间时,遭到惊吓而掉落。

他心虚的捡起来,然后立在墙角,根本不敢和夏轻尘对坐。

唯独奴天遗,始终面带微笑,坐在夏轻尘正对面,举杯道:“为我们二次相逢干杯!”

夏轻尘双手交叉,拖住下巴,眼神深邃的凝望奴天遗:“你怎么知道,我在搜寻你们圣火注意?”

奴天遗轻抿一口,微笑道:“你们凉境对我们楼南境族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偏见,何时才能改掉?”

“有人接连打探我们蛮族圣火,如此敏感的行动,我们焉能不察觉?”

过去半年,灵宫一直在打探圣火,蛮族已经知晓。

而灵宫的主人是谁?

夏轻尘!

“的确小看你们。”夏轻尘毫不避讳自己的偏见:“原以为你们是茹毛饮血,没有教化的野蛮人,想不到,里面还是有点开明之人。”

奴天遗含着浅浅微笑:“多谢夸奖!”

夏轻尘面无表情:“那么,废话就不多说,你想用多少灵泉交换圣火的有用情报?”

啪啪——

奴天遗拍了拍掌:“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

他请来夏轻尘的本意,就是为了灵泉。

“不过,我不打算用圣火情报交换。”奴天遗神情里透着自若的淡定:“我,想分文不掏,让你双手奉上。”

夏轻尘拿起一只干净的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淡然道:“不谋而合!”

奴天遗笑得高深莫测:“不知道夏公子的谋,和我的谋,是否一样!”

他以手指在酒杯中酌了一下,然后迅速在桌上划出一个字,并以酒杯将其盖住,道:“夏公子,你也试试?”

夏轻尘一言不发,以手指在金刚石炼制的桌面上直接刻画。

嗤——

划动间,金刚石冒出一阵青烟,刀枪都留不下残痕的桌面,竟然被划出一寸深的痕迹。

此幕,令阿达古等人倒抽凉气。

这是什么体魄,居然以手指在金刚石上刻字,而且其手指没有丝毫受损。

奴天遗沉静的双眸里,亦弥漫一丝看不见的惊讶。

他微笑着,注视夏轻尘所写的字,笑容更深的翻开自己的酒杯,那上面,是酒水为墨写出的“赌”字。

而夏轻尘身前,那一寸深的雕刻之字,同样是一个“赌”!

“哈哈哈!”奴天遗大笑起来:“夏轻尘就是夏轻尘,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作为蛮族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师,奴天遗自执掌军队以来,麾下的军队从未尝过一次败仗。

即便是面对白战天那样,震慑楼南境的老统帅亲自指挥,他都不曾败过。

一生战绩彪斌,无人可敌。

作为英雄,最大的敌人就是寂寞。

奴天遗亦不外如是,俯瞰三境,论用兵之道,与其一争高下者,竟无一人!

所以,当初闻凉境诞生了一位横扫中云境的盖代战神时,奴天遗心情如何可想而知。

他一直期待,能和夏轻尘见一面,看一看他是否如传说,深不可测。

如今几番交谈来看,夏轻尘和他在某些方面,的确有些相似。

比如,有相似的智慧!

“夏兄!我奴天遗从来不曾佩服过同龄人,包括你们凉境的帝归一,在我眼中,他亦只是一介武夫而已!”奴天遗道:“唯有你,或许可成为我一较高下的劲敌。”

他已经开口,称呼夏轻尘为夏兄。

“既然都想赌,那,我们赌三局吧!”奴天遗郑重道,眼神里跳动着浓烈战意。

夏轻尘波澜不惊:“说。”

他强势的态度,奴天遗好不动怒,坦然道:“第一赌,我们赌对方手中的筹码。”

“再有五天,就是双方天骄切磋的日子,我们以此切磋赌一把如何?”奴天遗道。

夏轻尘点首:“可以!”

奴天遗慷慨道:“率先选择的机会,留给夏兄。”

双方谁胜谁负,决定他们筹码的归属。

夏轻尘赌赢了,就能得到圣火的情报,反之,输掉灵泉。

谁先选择,谁更有赢的机会。

“我有选择吗?”夏轻尘反问。

难道作为凉境人,他能赌凉境必输无疑?

他只能选择,凉境赢!

奴天遗哈哈一笑:“好,夏兄赌你凉境赢,我就赌我们楼南赢,怎么看,都是我们赢面更大。”

夏轻尘放下酒杯,缓缓起身来到窗边:“是吗?”

奴天遗深深一笑:“恕我直言,凉王派遣来的几个代表,实力参差不齐,难当大任。”

夏轻尘默然不言,一脚踩在地面上腾空而去,只留下飘渺之音:“准备好令我满意的圣火情报吧。”

话语中,好似胜券在握。

奴天遗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取而代之是深深思索:“阿达古,凉境代表的实力都摸清楚?”

“回禀军师,他们上次北地约武,极限实力都展现过,应该不会有错。”

奴天遗沉吟良久,道:“告诉我们的参赛人员,慎重对待,不可轻敌,若因大意失去胜利,提头来见。”

“军师,是否太小心了些?”阿达古躬身道,心中却觉得军师过于谨慎了。

别人还好说,凉境那几个天骄,除了帝归一外,没几个能看的人。

两方切磋,必定是他们大败。

奴天遗望着夏轻尘消失的背影,口吻里有一丝凝重:“你不懂!”

不懂什么?

阿达古一头雾水。

奴天遗悠悠道:“我有种直觉,或许,我们会输。”

他们会输?

阿达古难以接受这个猜测,以双方实力对比,他们的人就是睡着都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