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自以为是(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垂落头颅,自责道:“我给家族丢人了。”

那样狼狈的落败,是给夜家蒙羞,令族人不齿。

诤——

乐曲戛然而止,夜雨亭手指摁在琴弦上,侧眸俯瞰而来:“不怪你,毕竟和你交战的是楼南境王庭之人。”

夜魔穹吃了一惊:“那些人是王庭的?可,他们不是只服务于蛮王吗?”

夜雨亭嘴角一勾,目光投向楼南境方向,呢喃道:“那位蛮王,心思深着呢!”

他猜到什么,但并未明言。

“行了,上来吧,自我分析一下本次失利的原因。”夜雨亭招了招手。

夜魔穹神情肃然的跳上飞禽,坐在他对面,夜家的小辈都是如此,每一场败仗都要向长辈总结失败原因。

而且,必须总结到位,不然轻则受到呵斥,重则是要被责罚的。

他早已思索透彻,道:“第一,是我过于大意,第二,武技不达火候。”

此二点,夜雨亭赞同的点首。

“第三……”夜魔穹迟疑片许:“我的神明血脉未曾得到有效利用。”

嗯?

夜雨亭扬起眉毛:“为何如此说?”

夜魔穹如实道:“是夏轻尘说的。”

“他?”夜雨亭高高扬起的眉毛,微微落下许些,夏轻尘在夜家的名气,可着实不小呢。

尤其是他能够镇压住夜玲珑身上的霉运,令夜家上下都惊为天人。

夜家的老祖更是推崇备至,断言三境之内最优秀的青年,舍他其谁?

夜雨亭还是第一次看见,老祖如此推崇一个人。

“是吗?他怎么说的?”夜雨亭询问道,抱着虚心态度,打算学习夏轻尘的指点。

夜魔穹暗暗讶然,他记忆里的九叔,是一个才华横溢,骨子里有傲气的人,居然会有虚心的一面。

他坐直身子,道:“具体原理我不太懂,只记得他说过,神明血脉之力和凡间星力混合使用,并不会增强威力,实际上恰恰相反,星力的存在削弱了神明血脉之力。”

“他说,我的永夜不灭,若是只用纯粹的神明血脉之力,威力应该更强。”

闻言,夜雨亭默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夜魔穹等了良久,发现没有回应,才在其面前挥了挥手:“九叔,九叔?”

夜雨亭回过神,轻轻点首,目露肯定之色:“那位夏轻尘,的确有过人之处。”

嗯?

“九叔的意思是?”夜魔穹不解道。

夜雨亭感慨道:“三年前,我就发现了这一点。”

最为擅长分析武道理论的他,的确发现过神明血脉受到星力牵制的巨大弊端。

只不过,他耗费九年时间才得以确认,而且还不敢公布出来,只有老祖知道,但夏轻尘和夜魔穹相处才多久,不仅发现夜魔穹神明血脉,还直言其弊端。

其高深莫测,令夜雨亭不得不感到钦佩。

老祖断言的三境年轻一代第一人,绝非无的放矢。

“不过,我已有解决之法。”夜雨亭又补充道:“最近刚好研究出一套理论,已经得到老祖认可,甚至,已经得到了太祖堂的赞赏。”

什么?

夜魔穹吃惊道:“太祖堂?”

不同于其余家族,夜家因为拥有神明血脉,寿命普遍悠长,最少能活到两百岁。

而太祖堂里,全是三百岁以上的老怪物。

他们长期闭关,不问世事,就算有族人死亡,他们都充耳不闻。

唯有在家族兴衰的大事件上才会出面作出决定!

想不到,九叔的一套理论,竟然引来太祖堂的关注,可想而知那理论何等重要。

“嗯,太祖堂里有几位太祖,已经表示认可,若无意外的话,很快能够将此理论演变成为武技,普及到夜家的每一位人,让他们修炼,增强神明血脉应有的威力。”

他望向夜魔穹,道:“如果你掌握此武技的话,今日之战或许就不会如此被动,甚至取胜都有可能。”

夜魔穹双眼迸射渴望之芒:“回去后,请九叔赐教!”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学会那武技,成功掌握自己的神明血脉之力。

蓦然,夜魔穹忽然想起来:“对了九叔,夏轻尘亦给了我一份增强神明血脉的方法。”

哦?

夜雨亭讶然起来:“真的假的?”

他能总结出那套武道理论,是建立在九年孜孜不倦的钻研基础上,期间对他们神明血脉钻研透彻无比,才耗尽才华想出的绝妙之法。

夏轻尘和夜魔穹相处才短短几天,不仅指出其问题,甚至连改正之法都有?

他委实难以相信!

就算夏轻尘真是三境青年第一人,都不可能拥有此逆天才能吧?

夜魔穹取出开创新经脉方法的纸张:“九叔请过目。”

他目露期待,夜雨亭乃是武道理论的大师级人物,让他先过过目更安全,或许能够指出此方法中的某些不足呢。

夜雨亭立刻取来,抱以郑重态度一字一句的观看。

看到一半,他便皱起眉毛:“开创新经脉?仅此而已?”

夜魔穹怔了怔:“九叔,哪里不对吗?”

夜雨亭没有看完剩下的,叹息着将这张纸揉成团,然后从飞禽上丢了下去。

“啊!我还没看呢!”夜魔穹惊叫一下,想要抓取,却已经来不及。

他离开得匆忙,根本没有时间翻看这篇夏轻尘亲手写下的开辟经脉之法。

“歪理邪说,不看也罢!”夜雨亭面孔上透着深深失望。

夜魔穹收回惋惜的眼神:“为什么?”

夜雨亭神情严肃:“你以为,开辟新经脉只有夏轻尘想出来吗?古往今来,无数人都想过,尝试的更是大有人在!”

“但成功者,一个都没有!”夜雨亭知识分外渊博:“尝试者中,不乏冠绝古今的武道至尊,甚至还有成神的存在,可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

夜魔穹神色凝重起来,他还真不知道,开辟新经脉原来如此困难。

不,不是困难。

是不可行的逆天之事。

“现在,你还想修炼夏轻尘的开辟经脉之法吗?”夜雨亭问道。

许多成神的绝顶之辈都无法做到的事,夏轻尘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随便一写就能写出来?

那写出来的东西,夜魔穹还敢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