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密林深处(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斐然嘴角一勾,自怀里取出一只小虫子,它嗅觉惊人,立刻扑腾着翅膀,向夏轻尘所在的方向追寻。

彼时。

皇林西南角,夏轻尘和烟雨郡主站在一片洼地前,前方有一片天然凹陷的十里方圆洼地。

那里树林更为茂密,视线只能看到数百丈之内的范围,再远便被密林遮挡。

因为地形的缘故,洼地地面非常湿润,某些地方积水非常严重,形成一滩死水。

正如夏轻尘所说,皇林西南角阴暗潮湿。

那只小月位妖兽,最可能藏身在此。

他纵身一跃,正准备跳下洼地,忽然,那密不透风的林中,突然蹿出三只矫捷的灰白身影。

定眸一看,乃是三只饿得皮包骨的妖狼。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妖狼,全都是大星位九觉层次!

尤其是其中额头有一撮灰色毛发,隐隐凝聚成王字的妖狼,甚至快要突破小月位。

“退后!”夏轻尘立刻呵斥道。

他是真未料到,尚未下洼地,就迎面三只如此高修为的妖兽。

烟雨郡主修为仅仅大星位五觉,不可能是它们敌手。

她同样感到一丝窒息,立刻往后退,从旁掠阵。

吼——

狼王速度略微压后,两侧的大星位九觉妖狼从左右两个侧方绕圈扑来。

相隔十丈时,便各自张嘴。

嗤啦——

左侧的妖狼,口吐一道风刃,右侧的则喷出一道火焰。

夏轻尘不由惊讶,两只妖狼都是同一个品种,他们的天赋技能应该是一模一样才对,怎么会精通不同的天赋?

不!

他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天赋,而是妖兽武技!

可那怎么可能?

这些妖兽都是野生,哪里能学到本就稀少的妖兽武技?

困惑间,夏轻尘果断闪开,他双脚纵身一跃,离地跳上高空。

可双脚刚动,从地下竟然窜出两条青藤,一把将夏轻尘的双脚给缠绕住。

青藤坚韧万分,硬是将夏轻尘固定在地面上。

余光一扫,夏轻尘才发现,那只狼王一边奔跑,嘴巴一边张合,乃是在施展妖兽武技。

三只妖狼,各自精通一种武技,而且配合十分密切。

两侧的妖狼负责攻击,中间的狼王则负责将猎物束缚住,令其无法逃脱攻击。

夏轻尘好气又好笑:“若是常人遇上你们,怕是真的要栽了,。”

他不假思索,两手各自向着两只妖狼隔空一拍。

邪佛之力化作两道掌印,向着两侧各自猛拍而去。

两只妖狼也算狡猾,察觉到危险,及时放弃攻击转身就躲避开。

中间的狼王却抓住夏轻尘出手的空档,双眼猛然释放出一团蓝色水波的波纹。

另外两个妖狼同样如此!

那是他们的天赋技能,作用是扰乱敌人的心神,令敌人心烦意乱,乃至恶心。

夏轻尘顿时脚步一晃,站立不稳,像是受到极大干扰,几欲昏迷般。

三只妖狼见状,岂肯错过良机?

它们纵身一跃,速度快得惊人的扑来,两侧的妖狼咬向夏轻尘的小腿,狼王则猛扑而来,试图将夏轻尘扑倒在地。

不过,当他们扑倒三丈外时,看似摇摇欲坠的夏轻尘,忽然站稳身形。

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玩味之色,他乃神王归来,妖狼那点精神攻击,能够奈何他?

狼王灵智极高,见势便知晓自己上当,立刻止住冲势。

可因为惯性,不论它还是两头妖狼,全都无法完全停下来。

而夏轻尘,亦身手如电的拔出大衍剑。

铿锵——

一道红光闪烁,两侧妖狼当场尸首分离。

居中的狼王危急关头,施展出那一门妖兽武技,一条藤蔓忽然从脚下探出来,将它的身体给束缚住。

如此才不至于冲到夏轻尘的剑下。

它即刻解除藤蔓,转身就逃,夏轻尘一剑扫去。

嗷——

一声惨叫,狼王的尾巴被切掉,它本人则顺势一扑,扑进洼地里,躲过致命一击。

当夏轻尘追到洼地边缘时,狼王已经托着受伤之躯,消失在密林的黑暗之中。

烟雨郡主赶过来,望着两只妖狼尸体,以及一截断尾,心中波澜不平。

三只妖狼的联手何等凶险,她亲眼所见,换作任何一位大星位九觉强者,恐怕今日都要饮恨于此,成为妖狼的盘中餐。

可,强大如他们,短短瞬息间,就被夏轻尘杀死和重伤。

凝望夏轻尘背影,烟雨郡主眼底深处弥漫一丝坚决。

“夏公子,方才真是惊险。”烟雨郡主敛去眼瞳中的异色,轻拍着胸口,显得心有余悸。

夏轻尘回首,轻笑安慰:“有我在。”

他望着妖狼的脚印,道:“追!”

烟雨郡主微微一怔,夏轻尘连地上的两个妖狼尸体都不要,何独一定要追杀那条逃走的狼王?

夏轻尘纵身跳下洼地,语速飞快的解释:“难道你没发现,三只妖狼虽然饥饿,可却没有吃我的意思吗?”

嗯?

烟雨郡主仔细回想,发现还真是如此。

两侧的妖狼咬向夏轻尘的小腿,狼王则试图扑倒夏轻尘,完全不是要吃他的意思,反而像是猎捕他!

“若我预料没错,妖狼应该是被更上一级妖兽驯服。”夏轻尘判断。

三只修为如此强大的妖兽,要为另外一只妖兽觅食。

那只妖兽是什么,不问而知!

果然。

狼王一路逃进密林深处,来到一座坍塌的石碑前。

四方昏暗一片,残破的石碑矗立在地面,宛若一座墓碑。

墓碑之后,传来咀嚼骨头的咯吱咯吱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狼王蹲在墓碑前,趴在地上呜咽不停,好似是在说什么。

墓碑后的咀嚼声音停下,可狼王却愈发害怕的颤抖,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忽然间,阴暗中,一只布满长长毛发的漆黑鬼爪如闪电探出来!

未能看清鬼爪的真实模样,便如电收回。

趴在地上的狼王,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来自墓碑之后凄厉的惨叫!

惨叫持续十息才渐渐衰弱,最终停歇。

随后,令人骨头发酸的咀嚼之音,响彻在寂静而黑暗的世界里。

一炷香后。

咀嚼之音散去,只剩下一堆骨头的狼躯,被扔了出来。

上面悬挂的狼王头颅,眼睛里残留着生前的惊恐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