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此处有宝(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轻尘愣了片刻,一头雾水:“你家云姑娘不高兴,和我有什么关系?”

真是莫名其妙!

云画心就算气死,夏轻尘都不会有半点动容啊。

何况是不高兴?

他又不是云画心的奴隶,哪需要看她脸色高兴与否?

少女琼鼻一皱,好似看穿夏轻尘一般:“差不多就够了!你的心思,云姑娘早就看穿了,无非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她走出殿门口,一脸轻视之色:“不好好管教你的人,那就等着云姑娘不高兴吧。”

说完,气哼哼的走开。

夏轻尘摇了下头:“不可理喻。”

嗒——

他肩膀上忽然搭来一只纤纤玉手,耳畔吹来温润气流:“轻尘哥哥,我也会不高兴喔?”

夏轻尘回过头来,月明珠凑到了自己跟前,一脸似笑非笑。

玲珑亦噙着狐疑的眸子:“主人,你跟云画心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怎么说话呢这是?

什么叫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自作多情,以为我是追求者而已。”夏轻尘行的正坐得端,完全不惧质疑。

月明珠似笑非笑之色更深:“是吗?可我为什么觉得,是她看上你了呢?”

闻言,玲珑的小脸立刻挂满无限担忧:“是啊,主人,那个什么云姑娘看上你可怎么办啊?她以后会不会怀上你的孩子?”

夏轻尘嘴角轻轻抽一下,都已经预想到生孩子了!

“你们想多了。”夏轻尘结束交谈:“跟我走吧,庄园已经定下。”

“等一下!”忽然,商铺的掌柜快步走出来,向月明珠赔礼道歉:“姑娘,刚才真是对不住,那位侍女是云姑娘的人,我惹不起啊,所以委屈了姑娘您。”

月明珠瞅他一眼,捋着秀发,似笑非笑道:“怎么,怕我了?”

掌柜面皮轻轻颤了下,他怎么能不怕?

眼前的姑娘行事太极端,动辄便将一口价值上百黑月币的绝世好琴给焚烧。

谁知道她会否怀恨在心,回头半夜把他的商铺一把火烧掉?

“姑娘,这是我的一点补偿,请收下。”掌柜取出十枚黑月币,算是息事宁人。

月明珠笑容更深:“才这点东西就想打发我呀?抱歉,我不接受。”

要知道,掌柜已经收了月明珠的钱,算是钱货两清。

可因为忌惮少女的背景,退回月明珠的钱,才造成如今的局面,可以说,他是罪魁祸首。

本来呢,月明珠也没心思回头找他麻烦。

可他自己蹦出来送好处,月明珠当然要捞一把咯。

“这……”掌柜心中焦急,不知该如何弥补时,殿内跑出一个店员,在他耳畔悄悄道:“舅舅,何不将深渊修炼的机会让给他?”

闻言,掌柜激烈反对:“那怎么行,那可是你娘花了好大心思才争取来的名额。”

“舅舅呀,是修炼重要还是咱们的商铺重要?”外甥店员跺脚道。

掌柜权衡利弊道,只得一咬牙:“这样吧!这道深渊令给姑娘,算是作为补偿。”

他掌心躺着一枚月光流转的铜牌,上面标注十号数字。

月明珠倩眸投来:“干什么用的?”

掌柜露出讶然之色:“深渊令你都不知道?这是进入深渊修炼一天的令牌啊,市价最少几十黑月币,而且有价无市。”

这样么?

月明珠想了想,才点着下巴,收下了令牌:“行吧,原谅你了。”

闻言,掌柜适才大松一口气,点头哈腰的送走了月明珠等人。

“呼!终于送走那尊女魔头了!”掌柜嘀咕不已:“算我倒霉!”

他折身回商铺内,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你娘得到令牌的条件,似乎是帮助东渊帝主之子,争抢深渊中的席位吧?”

“那个妖女,去了之后不会觉得我们是在欺骗她,又回来找我们麻烦吧?”

失去令牌的外甥肉疼不已,摇摇头:“不会!深渊里的修炼席位,寸土寸金,她就算独自进去,也难以避免加入争抢。”

掌柜适才放心下来:“希望如此吧。”

庄园别墅区。

行走在灵气充沛的林荫小道上,玲珑欢快的大口呼吸:“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真不错!”便是月明珠都心神愉悦的伸展双臂,深深吸一口浓郁而清新的灵气。

双臂伸展间,身前一线柔和的饱满弧度勾勒而出。

恰巧夏轻尘侧眸望来,目光不由落在上面,心中回想初见月明珠时的场景。

似乎那时候的她,还远未成熟到眼下的状态吧?

正出神思考着,忽然觉得一双有力而深邃的目光穿透自己,他余光一扬才发现,是月明珠正似笑非笑盯着自己。

“好看吧,轻尘哥哥?”月明珠含着玩味之意,深深笑道。

夏轻尘不自然的收回目光,干咳一声,指向前方不远的白云山庄:“我们到了。”

说着,先人一步来到山庄,缓解方才的尴尬。

月明珠走在后面,掩嘴轻笑,嘀咕道:“看就看咯,跑什么跑?又不是不让你看。”

玲珑一头雾水:“明珠姐姐,你的胸口里藏了什么东西吗?为什么主人看了,会不自然的走开呢?”

她虽然小,但很善于察言观色,此刻充分发挥其好奇。

月明珠摸了摸她的脑袋,笑吟吟的解释:“姐姐这里有男人最好奇,最想探知的宝物哦。”

“让我看看!”玲珑好奇的拉扯她的胸襟。

月明珠忍俊不禁,指了指玲珑的胸口:“每个女人都有喔!你也有!”

“啊?我胸口里也有宝贝啊?”玲珑立刻扯着衣襟的领口往里看。

月明珠咯咯笑道:“记住,这里的宝贝只有自己喜欢的男人才能看。”

玲珑一边看一边问道:“万一别的男人看到呢?”

月明珠笑着道:“那就只有挖掉他的双眼咯。”

她笑着,随口说出的话,却异常血腥。

这些对她而言,好似家常便饭。

“哦哦……可我这里没有宝物啊,明珠姐姐,让我看看你的……”

月明珠娇笑:“可以啊,如果你能抓到我的话。”

“嗷,那我来抓你啦!”玲珑咧嘴一笑,立刻挥舞着两只手爪扑来。

两女立刻在花间嬉笑,闹成一片。

彼时。

相隔白云庄不远,约莫三里外的一座绿水环绕、翠柳依傍的清幽庄园。

婢女娟儿跪在云画心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