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翻天覆地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轻尘走到高台附近,随意清扫着。

“哟,当世扫地僧呢?”月明珠斜靠在木桩前,似笑非笑。

夏轻尘道:“司徒风都点头哈腰,求人到那份上,我若不领情,他难做人。”

玲珑捏着鼻子,一脸嫌弃:“那也不该扫鸟粪,多有失尊严和身份啊!”

夏轻尘淡然一笑:“但凡是努力上进,不论狼狈与否,都值得尊重。”

工作或许有高低贵贱之分,但追寻武道之心,无分高下。

“那你扫吧,我们看着。”月明珠坐在沙地上,双手捧着下巴,笑盈盈的望着夏轻尘。

一双本该盛满天和地的倩眸,却只装得下夏轻尘认真的背影。

时而勾起的微笑,如春风里的蝴蝶,划出一道道夺目的轨迹。

“我的轻尘哥哥,扫鸟粪都这么耐看呢。”月明珠抿嘴一笑。

一盏茶过去。

周姐巡逻一圈,对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基本上附近的鸟粪都被清扫一空。

她只需要简单清理一下酱印便大功告成。

“司徒风,你怎么还没打扫完?”周姐转回来,发现司徒风负责的区域鸟粪遍地,根本不曾清扫干净多少。

司徒风连忙解释:“周姐,我在尝试扫得更干净,不知不觉耽误了时间。”

周姐随意看了眼司徒风扫过的地方,发现扫得都只剩下一层酱印,达到了她的预期。

她误以为是司徒风在偷懒,皱眉道:“你好不容易得到任务,却偷奸耍滑,早知如此,把任务交给珍惜的人多好?”

司徒风满心委屈:“周姐,我没有,我也想如夏轻尘一样扫得干干净净,所以想多尝试几次。”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夏轻尘看一眼就能领悟到那么深的技巧,自己反反复复尝试都不行。

“是吗?”周姐怀着狐疑之色,望向远处正在高台之下清扫的夏轻尘。

她一路走过去,不由吃惊。

一路上竟然连一丝酱印都无,甚至比她清扫得还要干净。

“你怎么做到的?”周姐来到夏轻尘面前,问道。

夏轻尘装傻充愣:“不是周姐教我的吗?”

“胡说!”周姐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厉声呵斥:“说,是不是偷学的?”

夏轻尘无言以对,区区扫鸟粪,还需要偷学吗?

“没有。”夏轻尘不屑辩解,只答道。

周姐死死盯着夏轻尘,语气尖锐:“好你个白眼狼!我好心好意教你扫鸟粪,你却想抢我的饭碗?”

清扫掉酱印,乃是她引以为傲的独家本领,是唯一能够受到台上大人物们关注的资本。

若是夏轻尘也学会,以后哪里还会有她什么事?

“行了,这里用不着你,给我滚!”周姐一把抢过夏轻尘的扫帚,气冲冲道。

夏轻尘眉毛皱了一下,他在此扫鸟粪,是碍于司徒风的情面。

可不是给眼前的周姐面子。

不过,他犯不着跟小人物起口舌之争,那才是玲珑所说的有失身份。

“周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司徒风赶紧过来,陪着笑脸打圆场:“我兄弟不知道规矩,请周姐见谅。”

岂料,周姐迁怒于他,斜眼一瞪:“还有你,带的是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以后你也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饶不了你!”

司徒风脸色僵硬,心更是沉了沉。

周姐毕竟比他前来琳琅岛十年,人脉比他强得多,得罪周姐,以后日子不好过。

“还不滚?”周姐翻脸如翻书,转脸就凶神恶煞,宛若面对仇人一般。

正在此时,高台上出现动静。

一缕细微的阳光刺穿云层,大海马上就要退潮了。

台上,一位主持群鹰会的老者,扬声道:“群鹰会即将开始,尚未登台的参赛者,请速速登台,过时不候!”

正在发怒的周姐,都不得不安静下来,静静聆听来自高台上的声音。

上面所站立的人,有一个是一个,全都是她需要仰望的存在。

因为他们最少都是和上尊有深层次关系的存在,哪里是她这样底层可以惹得起的。

四方安静之中,夏轻尘抱拳,向司徒风一拜:“那我先去了,有时间再叙旧。”

说着便转身走向高台的入口。

司徒风愣了下,一把抓住他,惊出一声冷汗,语速飞快的低声呵斥:“你疯了呀?往高台跑干什么?找死不成?”

夏轻尘莞尔一笑,拍了拍他手背:“他们在喊我上去呀!”

司徒风反而捏他更紧,笑骂道:“他们喊的是参赛者,你上去凑什么热闹?也不看看上面站的都是些什么人,那是你能上去的地儿?”

早就看不下去的玲珑,拍了拍屁股的站起身,拉住夏轻尘胳膊就走:“主人,跟他们啰嗦什么,你仁至义尽了。”

月明珠亦坐起身来,悠悠的跨进高台的楼梯入口。

入口的守卫,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丝毫不阻拦。

这一幕,令司徒风顿时傻眼,下意识松开手,任由玲珑将夏轻尘给拉走。

“告辞。”夏轻尘再度一抱拳,和玲珑并肩走上阶梯。

入口的守卫,不但深深一鞠躬,还口喊“大人”。

望着夏轻尘一步一步走上阶梯,最后站在高台上,司徒风扬着脖子,觉得天旋地转,四周的一切仿佛都不真实。

“我是在做梦吧?”司徒风喃喃道。

他自认为,已经不如他的夏轻尘,刚来琳琅岛就成为岛上地位显赫的大人物?

其心情,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

因为夏轻尘的地位,和他心中差距实在太大太大,大到他无法理解的地步。

他心中只有茫然,而没有吃惊。

“司……司徒师弟,你……你朋友……是什么人?”其耳畔传来周姐的声音。

司徒风侧眸望去,发现周姐身躯都在抑制不住的轻颤。

平日里冷漠的面孔,冷淡的口吻,全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就连称呼,都曾最初冷冰冰的“司徒风”,变成亲切的“司徒师弟”。

司徒风摇了下头,显得茫然:“同一个家乡的朋友,但,他现在是什么身份,我也不知道。”

周姐忽然双手握住司徒风的手,不善言笑的她,挤出非常僵硬的笑容:“司徒师弟啊,你我师尊都是北渊剑尊的人,我们算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