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招募仆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何必如此气馁?”云画心优雅的给其斟一杯酒。

韩向东勉强笑一下:“云姑娘何必安慰我?你不同样愁容满面?曾经从不在此饮酒的你,不也在饮酒吗?”

“哎!”云画心微微叹息一声。

韩向东和她有相同的忧愁——月髓!

虽然他们的长辈都已经想办法,让人从大陆寻觅。

但一来会耽误许多时间,延误他们修炼。

二来大陆的月髓品质定然不佳,能找到五品月髓都是好运,不能奢求更多。

“难道云姑娘,你真想一直蹉跎下去?”韩向东目光轻轻一闪。

云画心眉目微动:“韩公子何意?”

韩向东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事到如今,云姑娘还要继续隐藏那个遗迹吗?”

闻言,云画心不动声色:“韩公子说什么,妾身听不懂。”

韩向东道:“云姑娘,那处遗迹既然能有神王之物,必然是海底的风水宝地,肯定隐藏有上乘的月髓,我们何不前往一试?”

云画心犹豫。

她的确掌握了一处遗迹,不论是三本地级中品武技,还是神王之物,都是从那里获得。

但,让她带别人前去,她是一万个不愿意。

她只想独自占有那里。

“云姑娘,琳琅岛附近只有这么大,你所知道的遗迹,其实已经有不少人抵达过。”韩向东道。

“望月楼里,不少杂物,其实都是出自你去过的遗迹吧?”

“与其遮遮掩掩,何不大方邀请一批有需求的人,共同探索呢?”

云画心凝眉思索。

其实,最近几日,她一直在考虑再探遗迹,看能否碰碰运气,寻觅到上佳月髓。

只不过,上次在遗迹,她九死一生,险些死于非命,对此心有余悸。

再让她独身前往,她是万万不敢。

韩向东的提议,让她有些心动,她心底明白,那处遗迹知晓者并非只有她一人。

“云姑娘,难道你想让姓夏的一直看我们笑话吗?”韩向东一语戳中要害。

他们二人,均和夏轻尘有复杂关系。

一言出,云画心想起自己屡次自作多情,不由牙关一咬:“好!”

她绝不想让夏轻尘小看自己!

不就是月髓吗?

她自己找!

与此同时。

夏轻尘正在密室之中修炼,其密室内,黑云翻滚,鬼哭阵阵,常人处在此地,早已被吓破神智,失魂落魄!

“成了!”夏轻尘双掌一收,满天的鬼气收敛进体内。

相较于此前,他体内此刻的鬼气,比之以往强盛数倍不止。

现在随便一缕星力打出,都能发出摄魂之音。

轻则令人出现恐惧情绪,重则令人神志不清,乃是近身交战的利器!

修炼完毕,夏轻尘收功,起身离开密室。

现在各方面都完备,只欠一颗九品月髓,突破月境。

咚咚咚——

密室外响起敲门声:“轻尘哥哥,有客人到啦。”

寻常的客人,月明珠是不会通知他,以免影响到他闭关。

“谁?”夏轻尘开启密室门,询问道。

月明珠耸了耸肩:“一个老头子,自称你的故人。”

夏轻尘心下了然,立刻快步来到待客大厅。

远远望去,满头银发的镇南天,正心情愉悦的品茗:“夏公子,有喜讯啦!”

夏轻尘请其坐下,问道:“喜从何来?”

“镇某不负公子所托,已经打听清楚那木匣的来历。”镇南天笑容满面。

嗯?

夏轻尘精神一震,那木匣乃是月凤仙米雕琢而成,其出土之地,必然不是普通之地。

“请详说。”

镇南天道:“我已经查清楚,此木匣是一名弟子水下寻宝时,无意中寻找到的,据他所说,那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

“他仅仅是在边缘徘徊,不敢深入,只带回周边的一些杂物,包括夏公子买走的木匣。”

巨大深渊?

夏轻尘想起了沧海退潮后,所看到的巨大深渊。

“果然是那里。”夏轻尘不由呢喃。

镇南天讶然了一下:“夏公子知道是何处?”

“嗯。”夏轻尘颔首,目露一丝迟疑:“不过,那里危险不小。”

当初他只是远观一眼,便觉得不寒而栗。

真若深入,必有危险。

“夏公子若是觉得一人不放心,大可找人一起前往,据我所知,有一批人组织明日出发,聚集地点就在上次观潮之地。”

夏轻尘徐徐颔首,他倒不是觉得人多一定安全。

恰恰相反,人多反而更容易制造混乱。

“多谢。”夏轻尘感谢道。

“那我就告辞。”镇南天道,顿了顿,他又道:“对了,过几日,望月楼会新进一批上等的珍惜材料,夏公子有空不妨去看看。”

夏轻尘可是还有十个任意挑选望月楼材料的机会呢。

有好的东西,他自然该去看一看。

“不送。”夏轻尘抱拳送别,便折身回往内院。

那处深不可测的深渊,或许是唯一存在九品月髓的地方,他非去不可。

途径一处走廊时,忽然听得院外沸反盈天。

夏轻尘眉头一皱,询问路过的仆人:“外面为何如此吵闹?”

此地可是庄园别墅区,谁敢聚集喧哗?

“回禀庄主,是谷管家正在招揽新一批的仆人婢女,应征者云集,适才如此。”

还在招揽?

庄园的人手勉强足够,不需要再招新的人。

他屡步出庄园外,远远看去,西墙外,数以百计的人群闹哄哄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等待谷八通的面试。

“夏兄?”他刚走近,一缕饱含惊奇之音便飘过来。

夏轻尘侧眸一望,不由怔了下:“司徒风?你怎么也来了?”

不久前,才从高台分别,如今却又见面。

“我正想问你呢!”司徒风好奇无比的打量夏轻尘:“别告诉我,你也是来应聘此地的仆人……”

话说完,司徒风又改口。

有过上次群鹰会的教训,他可实在不敢再小看夏轻尘分毫。

“喂喂喂,夏兄,你可别告诉我,你就在白云庄任职。”司徒风拉开距离,从头到脚的打量夏轻尘。

为什么夏轻尘能够拥有参加群鹰会的资格?

这个问题,司徒风翻来覆去想过很多遍,结合夏轻尘初来乍到的情况,他断定,极有可能是遇上某位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