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亡命而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没想到,他们无意中发现密封的暗格,并将其开启。

最为糟糕的是,很可能引回疯癫武者。

咕噜噜——

忽然,深渊里,悬浮的密密麻麻海蜈蚣尸体,全都如活过来一般,剧烈的晃动。

整个深渊的淤泥,亦在不断震动,一层层的溅起,将地面三尺弄得一片污浊。

夏轻尘目露凝光,是那位疯癫武者回来了!

他想出声提醒,为时已晚!

只见群尸分开,海水暗流激荡,疯癫武者双目喷吐着血光,去而复返!

其身姿穿梭海水,数个呼吸便抵达宫殿。

沉沉的撞击之力,令扶摇殿轻轻一颤,激起数十丈高的污泥。

“神丹!我的神丹!”疯癫武者兴奋的大笑,几步便跃至大威宝殿。

此时,殿内有一男一女。

女子是被男同伴的惊呼声给吸引过来,还来不及看,身后的巨大响动就吓她一跳。

回头一望,她只来得及看到一双渗人的血目,后者便来到密封的暗格前。

其强大的气劲,将两者逼得向左右两侧踉跄不已的后退。

“我的神丹!”疯癫武者伸手一抓,从暗格之中抓出一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球。

里面有一丝火苗,散发着刺眼无比的光芒。

白昼之光的映照下,疯癫武者的面孔,显得格外疯狂。

既渴望又贪婪,似炼狱里放出的恶鬼。

大笑中的疯癫武者,近距离观察,发现并非是神丹,一张面孔立刻扭曲。

他一把将水晶球扔在地上,砸得粉碎!

痛苦无比的抱着头颅,疯疯癫癫的怒吼:“给我神丹,给我解药!!啊!!!”

激烈的怒吼,将附近的海水都震得沸腾不已,好似煮沸一般。

同在大殿之中的一男一女,被震得七窍流血,痛苦难当。

男子大叫一声:“快走!”

再这样下去,他们要被对方的吼声活活震死。

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于此刻行动。

一动,疯癫武者立刻注意到他们!

咕噜——

海水一阵激荡,疯癫武者一步上前,扼住了男子脖子,狰狞的冲着他咆哮:“说,是不是你把我的神丹偷走了?”

咔擦——

疯癫如他,根本不知道控制力道,直接将男子的脖子给捏爆!!

大片的血水喷涌而出,将附近染得一片血红。

“啊!”疯癫武者一把将其头颅扔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到了女同伴脚下。

她长期在琳琅岛深造,生活平静安定,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景?

当即惨叫出声,慌不择路的向外逃去。

嗯?

强烈的血腥,刺激得疯癫武者杀心大起!

女子刚刚迈出大威宝殿,便再也挪移不动脚步!

因为一只手抓,从其腹部贯穿而出!

“是不是你?是你偷吃了我的神丹,对不对?”疯癫武者愤怒咆哮。

满是血腥的手,在其腹部不断搅动,寻找神丹。

女子浑身抽搐挣扎,嘴里鲜血狂喷,两只眼睛暴突,神情中密布浓浓的痛苦。

整整十息之后,她才极度痛苦的停止挣扎,两眼一眨不眨的盯视远方。

她,被活活绞死!!

闻讯而来的云画心、韩向东等人,纷纷赶过来,结果映入眼帘的便是眼前极度血腥的一幕!

“快跑!”云画心脸色煞白,倩眸闪过浓浓恐惧,转身就逃。

其余人紧跟着她,一起逃跑。

疯癫武者彻底杀红眼,咆哮连连:“你们,是你们吃了我的解药,我要剖开你们的肚子,一个一个的找!”

疯狂的言语,令得他们亡魂皆冒。

此刻,他们只恨爹妈少生一双腿,跑得不够快,只恨自己为什么要来深渊底部。

可惜此时后悔无济于事。

疯癫武者一步便追上他们,两手各自一擒,分别抓住一个人落后之人。

“啊!”疯癫武者大吼一声,竟张开大嘴,一口咬在左侧青年的脖子上,活生生将其脖子咬断。

狂涌的献血,喷洒对方一脸,令其本就狰狞的面孔,变得更为阴森可怖!

咬死一人后,他丢下其尸体,然后两手一扯,竟将另外一个青年活活分尸成两半!

极度凄厉的惨叫中,后者惨烈而亡!

回头看到此情景,云画心等人吓得面无人色,心脏砰砰狂跳!

他们想逃,可如何逃得过疯癫武者的追杀?

始终隐藏在侧的夏轻尘,再也等不下去。

再不管的话,他们一个都逃不掉。

夏轻尘低声道:“你不要动,等我!”

他看准机会,趁疯癫武者追他们离开扶摇殿后,施展身法,一步冲入扶摇殿内。

凭借记忆,他来到已经坍塌过半的重阳殿。

视线中,一颗古铜色的巨大圆球,被压在废墟之中。

“还好,没有严重受损。”夏轻尘来到铜球前,掌心贴在上面。

一股神性,顺着掌心涌入铜球之内。

顿时,一片五彩斑斓的影像,自铜球内射出,映射在深渊的半空。

那影像,乃是神王宫俯瞰神界的视角。

一颗颗色彩斑斓的星辰,以各自的轨道在浩瀚银河中旋转。

场景波澜壮阔,磅礴惊人。

而且影像格外逼真,投射在深渊中,宛若一颗活生生的星辰。

壮丽的异象,立刻吸引了疯癫武者!

望着一颗颗圆形的星辰,他放弃追杀云画心等人,大喊大叫:“神界,是神界!请神界赐予我神丹吧!”

夏轻尘收回手掌,便迅速跳跃回原地,一把拉起同样吃吃凝望着神界全貌的玲珑,向上方疯狂而逃。

他的动静,令陷入震撼之中的云画心等人亦猛然回过神,纷纷趁机向上逃跑。

“主人,为什么要逃啊?”玲珑好奇道:“那个怪叔叔好像不杀人了。”

夏轻尘神色凝重:“星辰异象只是暂时,最多维持一盏茶。”

一盏茶,堪堪足够他们逃出深渊而已,实在没有多余时间耽搁。

“哦。”玲珑点了点脑袋,浑然不知危险,好奇的张望四周瑰奇壮阔之景。

一炷香过去。

时间过半,他们已经成功跨越一半的距离,只要保持眼下的速度,便可成功离开深渊。

等抵达海面,再隐藏起来,更为容易。

云画心等人,面对生死危机,均爆发出空前潜力,再加上不惜灵丹妙药的加持,竟也不曾落下夏轻尘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