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倾尽一切(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自周虚帝陵的阶梯上,徐徐走下。

一身蓝色色长衫,一头银色长发,一张英俊却略显阴郁的面容。

雾气流转里,他撑伞缓缓走下阶梯。

看到他的刹那,夏轻尘情不自禁握住了剑柄!

帝归一!

是他!

虽然只见过一面,夏轻尘却无法忘记。

因为他,心向光明的江雪心被迫入魔,修行魔道秘术!

期间,还委派自己的妹妹羽婷彤来刺杀他!

月明珠却按住了夏轻尘的手,给其做噤声的手势。

只见,帝归一走下未多久,一名不知何来的铜色皮肤老者,负手出现在帝归一身旁,向其含笑诉说什么。

那位老者浑身上下,不含一丝气息,如若凡人。

这一点,和二守墓人一模一样!

如此便罢,阶梯上的雾气里,陆陆续续走出一位位衣着华丽,身份高贵的人。

二守墓人,赫然在列!

他紧随铜肤老者,神情恭敬无比!

能够让二守墓人做到这一步的,有且只有一个人——琳琅岛主,大守墓人!!

而此刻,大守墓人正和帝归一谈笑风生。

夏轻尘徐徐将大衍剑插回,目视他们消失在视线里。

若是刚才动武,麻烦甚大。

“轻尘哥哥,想杀帝归一,似乎并不容易。”月明珠轻轻蹙眉。

本以为,帝归一仅仅是羽家一脉的成员而已。

凭借夏轻尘目前的听雪楼势力,连根铲除羽家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现在看来,帝归一似乎非常受大守墓人重视。

夏轻尘恢复平静,道:“不容易,也要杀!”

他和帝归一之间,只能活一个!

“先上去看看。”夏轻尘和两女一起,登上周虚帝陵。

踏入帝陵刹那,此地充沛的月华,好似水雾一般涌来!

其月华之浓郁,是帝陵外的十倍!

在此修炼一日,可比外界十日!

只不过,帝陵的周围已经有一名守墓人在此,他面相庄严:“周虚帝陵已分配给帝归一单独修炼,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夜玲珑登时不乐意:“凭什么?都是大陆来的人,我们辛辛苦苦的切磋才进来,帝归一却能直接进来挑选位置呢?”

守墓人面无表情:“就凭帝归一是大陆第一天骄。”

帝归一成名太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帝陵位置这么大,只给他一人修炼,难道不浪费?”夜玲珑不服气道。

周虚帝陵足有十里方圆之巨,完全可以容纳十人修炼。

“帝归一乃天骄之子,很可能晋升成为神才,尔等在一起,只会干扰其修炼!”守墓人不耐烦的挥了挥衣袖:“走,不得再靠近周虚帝陵。”

夜玲珑虽然不甘心,可无计可施。

谁让人间帝冢是他们的地盘呢?

他们要给谁使用,外人岂有置喙的份?

月明珠有些担忧的望着夏轻尘侧脸,她担心夏轻尘心里有怨气。

同样是大陆的天骄,帝归一不用任何切磋,就独占最好的修炼场所。

夏轻尘历经诸多切磋,才终于有机会进来挑选,可最好的已被帝归一独占。

若是心里不平衡,夏轻尘难以安心修炼。

没想到的是,夏轻尘不假思索的转身走下阶梯。

月明珠怔了下:“轻尘哥哥,不再争取一下?以你切磋的表现,若是大守墓人得知,说不定会改变注意。”

然而,夏轻尘头也不回,淡淡道:“为什么要争取?”

“所有最好东西都给帝归一,他死时才会服气。”夏轻尘丝毫没有不平衡。

既然帝归一要最好的,那就给他好了!

那样的话,他死时才无话可说!

月明珠绽颜一笑,夏轻尘能想得开,最好不过!

“那就来冕帝陵吧。”月明珠道:“以往都是冕帝陵的月华最为丰沛,唯独今年例外而已。”

夏轻尘点首,来到冕帝陵。

踏入陵园内,浓郁的月华扑面而来,它仅有陵园外的五倍。

相较于九倍外界的周虚帝陵,差了几乎一倍左右。

“足够。”夏轻尘满意环视四周。

此地浓厚的月华,还是足够其突破月境!

此时的冕帝陵,已经聚集好些人,分别是两位渊主、夜家主、黄家主,以及诸位上尊,还有十名青少年。

夏轻尘的到来,自然格外引人注目。

他所到之处,青年一辈自动让开,不敢和其争夺领地。

夜家主占据陵园最中央的位置,也就是墓碑附近。

他身旁只能容纳一人修炼。

“玲珑,过来。”夜家主招了招手,让孙女夜玲珑过来。

他虽然欣赏夏轻尘,奈何修炼位置宝贵,只能让给自己的亲人。

黄家主倒是占了三个位置,不过,其身旁已经有黄从龙和黄问鼎这对父子,别无位置可用。

至于那些上尊,几乎没有和夏轻尘关系良好的。

以前和雷霸上尊还有些交易,可他将雷无痕打伤如斯,对方自然不可能给他位置。

目光望去,上佳位置全被渊主和上尊占据,青少年们,也只能占据靠近陵园外围之地。

此地的月华较为稀薄,仅有外界的四倍多一点。

“夏公子,若不嫌弃,可以来此。”东渊帝主开口道,透露一丝善意。

他身旁有两个位置,其中一个当然是为自己的儿子谷八通所留,另外还多余一个位置。

夏轻尘看了看身旁的月明珠,感谢但拒绝:“多谢帝主好意,我自己寻觅位置即可。”

他占据好位置,难道要把月明珠丢弃在一旁不成?

“轻尘哥哥,没关系哟,你自己修炼吧,我无所谓的。”月明珠耸了耸肩。

她对修炼从来不上心,可出奇的是,她的修为从来不曾弱过。

夏轻尘摇了下头:“寻找一下吧。”

帝陵月华的分部,并未完全是中央多,外围少。

局部地方的月华还是非常充沛的,不少人都在寻找。

夏轻尘走着走着,忽然觉得怀中一阵滚烫,下意识取出来一看,发现是此前在望月楼得到的水晶小雕像。

为了此物,他可是和黄问鼎好好争夺过一番。

得到后,夏轻尘研究过,尚未明白此物的作用,只是觉得有些不凡,能够引发他的感应而已。

现在居然自己发生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