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磨磨唧唧(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救你,就是了不起。”夏轻尘口吻冷下来:“有本事把命还给我!没本事就别像一条母疯狗乱叫!”

他是越来越讨厌此女。

之前,西渊魔尼对其动了杀心,此女有心阻拦时,夏轻尘还有几分好感。

现在只能感叹,人,是复杂的。

有善良一面,亦有恶劣一面。

“你骂我疯狗?”云画心气得直哆嗦:“不可饶恕!”

居然有人会如此骂她!!

夏轻尘面无表情:“借你刚才所说之言,我,是实话实说。”

她现在的表现,不像疯狗像什么。

为了讨好刚回来的司马长空,连平时努力维持的形象都可以不要。

云画心粉拳紧紧握起,雾气朦胧的眼睛里,写满仇恨。

不错,当众如此辱骂她,就是再大不过的仇恨!

“画心,他怎么救你的?”旁观的司马长空,淡淡问道。

云画心如实道:“一个疯子追杀我们,他出手挡了一招。”

司马长空手指一弹,一瓶灵液自空间涅器之中飞出,浮现在其掌心。

灵液纹理清晰,如同一条龙被封印在其中。

“这是一瓶补充大星位星力的秘药。”司马长空淡淡道:“你挡了一招,耗费星力,现在还给你一瓶秘药,补回星力。”

“从此,你和画心两不相欠。”司马长空手腕一甩,将秘药甩给夏轻尘:“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画心亏欠你什么。”

呵呵!

身为旁观者的司徒风,都觉得可笑无比。

救人一命,得到的回报,就是补充当时亏损的星力?

好似夏轻尘当时没有冒着生命危险似的。

夏轻尘面无表情,肩头轻轻一晃,避开药瓶,任其跌落在地,砸成碎片。

“怎么,觉得一瓶不够?”司马长空反掌间取出整整一箱,足足一百瓶秘药。

“一百倍,偿还给你。”司马长空淡漠道:“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已仁至义尽。”

他将一箱灵液放下,宛如施舍一般:“从此管好自己的嘴,我的画心,不欠你什么。”

夏轻尘瞥了眼灵液,嘴角勾起一丝讥诮。

那是龙纹语吧。

他交给听雪楼炼制的秘药,首发地点是中云境。

“你大概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吗?”看到夏轻尘嘴角的弧度,司马长空道:“大陆赫赫有名的龙纹语!出自听雪楼!”

“一瓶价值连城,百瓶乃是天价,有钱都买不到!”

夏轻尘讥诮更深。

他讥诮的是自己救人的心,居然被一百瓶龙纹语抵消。

“就当是我瞎了眼吧。”夏轻尘淡淡道,其心情很是平和,并未觉得失落。

他救人本就没有求取回报,对方给与不给,都无所谓。

“夏大哥,不能就这么算了。”司徒风道:“他们欺人太甚,简直是在侮辱人。”

拿一瓶补充灵液抵消救命之恩,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什么东西嘛!

夏轻尘反问:“你能如何呢?”

司徒风仅仅是守墓人的记名弟子,对于普通岛民自然有震慑力,可对云画心和司马长空有什么用?

至于夏轻尘,他没有被守墓人抓起来都不错,何谈借助守墓人的力量?

“走吧。”看着不甘心的司徒风,夏轻尘风轻云淡道。

可,他想罢休,云画心反而不乐意。

“站住!”云画心指了指地上的灵液:“救命之恩,已经百倍还给你,我们之间扯平了。”

“但,你辱骂我疯狗,这笔账要算一算!”

她不依不饶,定要夏轻尘当众道歉,恢复其名誉。

十月天骄在青少年之中影响力太大,被他骂一句疯狗,相信很快会传遍整个沧海内外。

解铃还须系铃人,夏轻尘唯有当众道歉,才能及时消除影响。

夏轻尘斜睨她一眼,眼神之中尽是轻蔑,淡然道:“母疯狗!”

这三个字,是对她现在最好的评价。

实在不明白,司马长空有什么好的,值得云画心像疯狗一样倒贴。

“你道不道歉?”云画心声音陡然尖锐,生气之极。

夏轻尘站定不动:“怎么,你能奈何我?”

大概云画心忘了,她连夏轻尘一根手指头都敌不过。

云画心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司马长空,后者脸色冷下来,命令道:“给你三息时间,道歉。”

一丝丝气场徐徐释放开来。

其修为已经达到小月位四轮,天下青少年中,除却帝归一外,无人是敌手。

夏轻尘注视着他,一动不动,看着他数到三,等待他动手。

可,一直数到三,司马长空都没有贸然出手。

只是眼神变得冷淡很多而已。

“要不要重新数一遍?”相隔半晌,对方都不动手,夏轻尘道。

讽刺之意,引来围观者暗暗哄笑。

司马长空眼睛眯起来:“敢这么跟我司马长空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

威胁的意味,异常深刻。

夏轻尘却不咸不淡道:“敢这么只说话不动手的人,我倒是见过很多。”

只哔哔,却不敢动手的草包,他见过太多。

“你在挑战我的忍耐度。”司马长空冷哼道。

夏轻尘面无表情:“到底打不打,打就打,不打就别像女人一样磨磨唧唧!”

咯吱——

司马长空的手掌不禁握了握,却冷然转身:“画心,我们走!”

全场唏嘘中,强势的他竟主动离开。

云画心跟在后面,倍觉颜面无光,心目中无比高大的司马长空,竟然认怂了?

一直都在无人处,云画心才忍不住道:“长空大哥,你为什么……”

司马长空止住脚步,眼神较为冷静:“为什么不动手,是吗?那你想想,如果动手的话,会怎样?”

动手,当然是把夏轻尘狠狠教训一顿,让他彻底闭上嘴。

可不动手,是为什么?

因为,打不过吗?

还是……

云画心猛然想起来,道:“长空大哥,你是担心暴露自己的实力吗?”

司马长空深深颔首:“嗯,谁甘心当第二呢?”

云画心眼前明亮起来,惊喜道:“长空大哥有信心和帝归一一争高下?”

“自然!”司马长空握了握拳:“我在海外学到不少东西,有把握能够击败帝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