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愚蠢选择(三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众人面面相觑,东渊帝主更是觉察到异常,试探问道:“岛主,这行字很特别?”

岛主将东渊帝主拉开,远离女尸,确切说是远离其背后的文字。

“那不是文字。”岛主眼神里全是忌惮:“是诅咒!”

夏轻尘亦不曾想到,女尸的背上,竟有一片诅咒。

诅咒的内容是“伤她者,噬骨三日,杀她者,灭亡九族。”

而写下诅咒的,乃是第九代邪神本尊!

用的,是第九代邪神的邪神之力。

一旦触发,真的可能化为诅咒。

“她,应该是第九代邪神很重要的人吧。”夏轻尘意外。

女尸发现于第九代邪神临时行宫的一间密室,本以为她只是邪神炼制的普通邪尸。

现在看来,她身份有些不同寻常。

此时,琳琅岛主亦解读道:“上面的意思是,伤害此邪尸,会遭受三天的噬骨之痛,若是杀她,则灭亡九族。”

望着那行不起眼的陌生文字,在场几人都不甚在意。

“岛主,诅咒很灵验?”二守墓人望了望自己的手掌,略带几分调侃。

东渊帝主和北渊剑尊亦气定神闲,神态轻松。

他们三个都动手打伤过女尸,怎不见他们遭受所谓的噬骨诅咒呢?

可见,全都是吓唬人的!

“不知道。”岛主亦不敢确认,他只认出来那古老的字体意思。

却无法保证,诅咒真实有效。

“只是恐吓外人的吧。”北渊剑尊道:“或许,是女尸自己弄在背上,吓唬别人的也不一定。”

可,既然想吓唬人,为何要用绝大多数人都不懂的古老文字呢?

只是北渊剑尊三人安然无恙,旁人虽然怀疑,却也没有深究。

“你们还是认真一点。”夏轻尘倒是不同情北渊剑尊和二守墓人。

他们全死了,夏轻尘才高兴呢。

他同情的是东渊帝主。

“何出此言?”东渊帝主问道。

夏轻尘道:“诅咒是真的,半盏茶内会发作。”

北渊剑尊哂笑置之:“岛主都不确定的事,你倒是一口断定,还半盏茶内,呵呵!”

二守墓人亦移开目光,鼻孔轻哼,显然没有把夏轻尘的提醒放在眼中。

唯独东渊帝主,谨慎起见抱拳道:“夏公子能否指点一下,该诅咒有无解决之法呢?”

夏轻尘摇了下头:“毕竟是第九代邪神亲自下的诅咒,凡间谁能解开呢?”

“不过,降低诅咒的威力,还是有办法的。”

东渊帝主听得晕乎乎的,第九代邪神亲自下的诅咒?

他都有些犯嘀咕,夏轻尘不会真是信口胡诌吧,谁下的诅咒他都清楚,委实难令人信服。

“愿闻其详。”东渊帝主客套道。

北渊剑尊和二守墓人投来几许嗤笑之色。

真是的,东渊帝主还真信!

夏轻尘不介意教授东渊帝主一些方法:“诅咒,归根究底亦是一种力量,唯有接触,才会被沾染。”

“所以,你有两个办法。”夏轻尘望了眼东渊帝主的双手。

“第一,自断双臂,再以灵药养伤,重新生出一对双臂。”

琳琅岛汇聚沧海内外的顶级资源,肉白骨的灵药,还是能够寻找到的。

只不过,其中的疼痛,非常人所能忍。

正常人都不可能如此做。

“第二,以正克邪!若身上有任何散发天地浩然正气之物,都可拿出来,将其研磨成粉,涂抹全身。”

东渊帝主听在耳中,讪讪不已。

第一个办法,他当然不会选择,谁没事要自断双臂?

双臂固然能够重生,但,新生的双臂宛如初生婴儿般柔软,根本无法匹配当前的身体。

需要艰苦锻炼十数年,才能让双臂淬炼到符合修为的状态。

自断双臂,乃是死亡前的悲壮之举,寻常时候当然不能用。

第二个办法,倒是可以考虑,就是众目睽睽的情况下,涂抹全身,未免有失体统。

夏轻尘波澜不惊道:“第二种方法,唯有诅咒发作前才有用,事后便不灵了,要防范诅咒爆发,最好尽快。”

时间并不充足。

东渊帝主犹豫片刻,取出一颗光明的水晶,里面蕴含强烈的圣洁气息。

“此乃光明圣晶,是否符合要求?”东渊帝主问道。

夏轻尘看了看:“嗯,可以。”

东渊帝主微微一迟疑,便双掌将其拍碎成粉末,不好意思道:“诸位,还请转身回避。”

涂抹在身体上,需要先解开一身的衣服。

北渊剑尊睁大眼睛:“我说,不至于吧?你真相信他?”

二守墓人亦满面错愕:“东渊帝主,你斟酌一下。”

堂堂渊主,竟然相信一个少年,大庭广众之下,宽去衣衫涂抹所谓的药粉?

就连岛主,都略有微词:“东渊,如此不妥。”

此举有失琳琅岛强者的风范。

其实,东渊帝主又何尝愿意呢?

甚至他也怀疑,夏轻尘的话,九成以上是假的。

只是他不愿令夏轻尘过于难堪,才硬着头皮坚持下去:“无妨,又不损失什么。”

他心中默默一叹:“夏轻尘啊夏轻尘,我算是给足你面子了。”

若是夏轻尘说的话,没有一人在乎,夏轻尘自然面上无光。

东渊帝主如此“相信”他,实则是给其面子。

众人无奈转身,听得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便是轻微的摩擦声。

“好了。”当他们转过身来,不由好气又好笑。

只见东渊帝主浑身上下都涂抹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粉末,活脱脱一个滑稽的卖丑戏子。

“你这是何必?”岛主猜到东渊帝主用意,甩袖回到座位,心情不悦。

转身之际,余光斜斜的瞥了眼夏轻尘。

目含几许不喜的冷意——好好一位渊主,被你当猴耍!

东渊帝主自嘲一笑:“无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他的大度,衬托得夏轻尘格外可恶。

本就对夏轻尘印象不佳的琳琅岛诸多强者,投向夏轻尘的目光更为不善。

北渊剑尊讥诮道:“可惜,你信错了人。”

他伸展一下双臂,展示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

二守墓人亦摇了摇头,指桑骂槐道:“东渊帝主,往后行事还请三思,你的一言一行事关琳琅岛的脸面。”

多方训斥下,东渊帝主亦觉得颜面有失。

眼看半盏茶快到,那二人毫无诅咒应验的迹象,他默默叹息一声,巴掌一抹,准备把脸上的粉末给抹掉。

可,就在此时,一缕莫名的刺痛,忽然自骨骼深处而来,令他不由自主的痛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