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修为尽废(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一缕灵魂,燃烧殆尽,石门的破损迅速弥补,过往的记忆重新封印。

夏轻尘睁开眼,眼中一片湿润。

原来,音无上神,不是被追杀,而是孤身前去为夏轻尘复仇,适才陨落为凡。

深邃的悲恸,如锁链紧紧缠绕他的心脏,令他呼吸困难。

望着眼前,沦为嗜血恶鬼的她,夏轻尘的心,更痛。

是他,辜负了她。

“那就是我么?”音无亦得到那片记忆,眼中既有明光,亦有深沉的黯淡。

曾经的她,真的很美,很美。

对比现在……

音无落寞无比,她低垂着头,道:“杀了我吧。”

获取前生记忆,音无如何还能再接受现在的自己?

“你让我,如何动手?”夏轻尘握着尸珠,手和心,都在颤抖。

她为夏轻尘,才沦落到这副鬼样子。

他如何能狠心,再杀她一次?

若残魂毁灭,音无上神将彻底消散天云间。

尘世里,不再有为他独走荒天,不再有为他独战凝霜神王,不再有默默喜欢他的音无上神。

音无上神的名字,会被时光的尘沙掩埋。

只有他还会记得。

“那你要让我继续以这样的面目,存活在世间吗?”音无上神仰着头,血色的眼珠里,流下两行暗红泪珠。

她无声的啜泣着,心头的哀鸣凄然如断弦,敲动人心。

夏轻尘默默将尸珠还回去,道:“走吧!不要再祸害生灵。”

他无法忍心杀死音无,可,亦无法接纳此刻的她。

被炼制为邪尸,她所犯下的罪孽,太深太深……

音无深深注视夏轻尘一眼,抓起尸珠,重新吞了下去,然后转身离去。

临走前,又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夏轻尘,含泪一笑:“能再见你,我很高兴。”

她已经认出来。

眼前的凡间少年,其实,就是她曾经奋不顾身要守护的人。

只是,她犯下罪孽太重,无法和他相逢。

这一刻,她忽然恨透九代邪神。

既然她死,为何要将其残魂封印进尸体里,把她炼制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怎么能放她走?”堪堪赶回来的尘光,见状立刻阻拦道。

夏轻尘低垂着头,拔出大衍剑:“让开!”

曾被大衍剑斩断一只手掌的尘光,本能的让开路,放任音无离去。

其余守墓人则在沉吟片刻后,并未阻拦。

一来,是他们不敢。

二来,是没有必要。

往后女尸找麻烦,只会找夏轻尘,和他们无关。

“今日的事,务必保密,绝对不许对外透露一个字。”岛主威严下令。

三位大月位强者受到诅咒之伤,事关重大,自然要保密。

“是!”在场之人纷纷道。

他们深知其中利害关系,绝不敢向外胡言乱语。

“夏兄!”一声虚弱惊呼传来。

尘光身后走出一位衣衫佝偻,干瘪得皮包骨的人,颤颤巍巍的走出来。

夏轻尘自悲凉心境中醒来,一眼望去,差点没认出来。

“奴天遗?”夏轻尘怒火暗涌。

他哪里还有半点奴天遗的影子?

昔日的奴天遗,风采照人,气质卓越。

现在呢?

简直像是一具干尸!

不仅皮肤漆黑,到处都是血痂,还眼窝深陷,发丝苍白,活脱脱一个快行将就木的病老头。

可见,日照刑场他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他快步上前,将虚弱得一阵风都可刮倒的他搀扶住。

一摸之下,他才惊觉,奴天遗体内竟无一丝月力。

“你的修为呢?”夏轻尘心中一突,有种强烈的不妙感。

奴天遗嗓子干哑,张了张嘴,却连话都说不完整。

夏轻尘伸手在其腹部一压,脸色瞬间沉下来。

其腹部冰凉一片,毫无月丹发出的灼热。

他月丹,没了!

修为被废!

“谁干的?”夏轻尘脸色阴沉得可怕,如暴雨来临前的乌云,令人倍感不安。

琳琅岛诸多强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照不宣的纷纷离开。

无人回答。

或者,不敢回答。

“是你?”夏轻尘盯向尘光。

他心胸狭隘,出手歹毒,最可能是他。

尘光哪里还敢再招惹夏轻尘,连忙摆手:“别看我,跟我没关系!”

倒是岛主,眼底划过一抹心虚。

他挥了挥衣袖:“人,已经还给你,事情到此为止,请你不要再纠缠不休,我们走!”

守墓人亦相继离开。

最后只剩下他们二人在场。

夏轻尘有心追问,但,当务之急是先给奴天遗调理身体。

他现在修为尽废,身体脆弱无比,经不得拖延。

刷刷——

反掌间,夏轻尘取出各类秘药,补充精力、体力的,调养身体的,治疗伤势的……

不计消耗的调理下,奴天遗总算恢复一点人色。

他勉强坐起来,靠在石柱上,咳嗽道:“想不到……还能再见……你……咳咳……”

夏轻尘沉着脸道:“是谁废了你修为?”

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守墓人。

因为不敌上一任楼南之主崖无神,便迁怒其继位者。

如此没有肚量的事,守墓人都做得出来,废其修为,有何不可能。

“不是他们,夏兄不要再问了。”奴天遗道:“我,不会让你为我冒险的。”

曾经他和夏轻尘是惺惺相惜的,最了解彼此不过。

如果告诉他,自己修为被谁所废,也许,夏轻尘会倾尽一切复仇。

那并非奴天遗想看到。

“说!”夏轻尘一把捏住他的手腕。

可一捏之下,夏轻尘再度一惊:“等等!你的蛮神血脉呢?”

蛮神血脉有极强的排斥,外人若强压,必定产生反应。

可奴天遗的体内,此刻却安静无比,好像空空如也。

“别问了。”奴天遗摇着头,什么都不想再说。

夏轻尘杀气凛然:“我最后问一次,谁!不要逼我开杀戒!”

奴天遗,是受夏轻尘点拨,才来琳琅岛深造,追求武道的。

如今落魄如斯,他难辞其咎。

想让他不过问,他做不到!

奴天遗注视着夏轻尘,始终坚强的他,终于忍不住崩溃,放声大哭:“夏兄,我,要失约了!”

他们曾经立下过三个约定。

第三个约定,是看谁先成为神明。

可,他修为被废,神明血脉失去,终其一生都无法再修炼。

他,要失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