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轻尘起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轻尘微微讶然:“你是本地舵主?”

“妾身柳如烟。”柳如烟从容不迫的施礼,举止间难掩大家风范。

夏轻尘看人,不看外貌,而看气质。

眼前中年妇人无形之中透露出来的淡定从容气质,折射其内心的高贵,令夏轻尘眼前一亮。

他阅人无数,三境大地的女子之中,还真的少有几位能有柳如烟的气质。

“哦。”夏轻尘道:“我是总部派来的成员,姓夏,有事要询问你。”

柳如烟淡定一笑:“夏大人请问。”

夏轻尘道:“大陆最近有事情发生吗?”

柳如烟低眉顺眼道:“并没有,很平静。”

果真没有大事发生么?

正在夏轻尘思索间,柳如烟又补充道:“但,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恩?

夏轻尘望向她的眼睛,若有深意问道:“何出此言?”

柳如烟道:“大陆高手尽数离去,又是地狱门开启在即,大陆理应风起云涌,如此平静必然反常。”

“我想,应该是某些势力在酝酿巨大的变故吧。”

夏轻尘眼神更为深邃:“依你之见,是什么势力呢?”

柳如烟抬起秀目,注视夏轻尘的目光,毫不闪躲,从容得不可思议:“我想,是暗月。”

“天下黑暗势力,九出暗月。”

“那些势力如此安静,想必是暗月有阴谋在酝酿。”

夏轻尘眼神深邃得如两口深井,令人捉摸不透。

“柳舵主,你是否觉得,自己只在此分部担任舵主,乃是屈才?”夏轻尘问道。

听雪楼人才济济,可,能有如此格局和眼界的人才,少之又少。

她只在一个分部任职,的确有些可惜。

“不觉得。”柳如是淡然道:“高处不胜寒,听雪楼高层必然纷争激烈,我不喜与人争执。”

的确!

听雪楼如今光布三境大地,势力之庞大,谁都无法小视。

高层要掌管如此庞大的势力,内部怎么会没有分歧呢?

而有分歧,便有内斗。

柳如是性格淡然从容,未必适合高层之间的斗争。

“那,你就安心做好一个舵主吧。”夏轻尘转过身,继续注视着水中的鱼儿。

柳如是立在他身后,道:“夏大人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夏轻尘没有回头,而是道:“你身法很高明。”

柳如是抬起眼眸,注视夏轻尘的背影:“夏大人何以见得呢?”

夏轻尘淡淡道:“靠近我身后,没有被我察觉,不算什么,但,连水中的鱼儿都不曾察觉,便非同小可。”

他目前的感应力,已经非常强大,堪比中月位的强者。

很少有人能够在其毫不察觉的情况下来到背后。

但,她做到了。

如此便罢!

水中的鱼儿,居然都没有察觉到柳如是的到来!

哪怕它们发现柳如是的存在,亦没有丝毫慌张要逃跑的意思。

反而视若不见。

其实,并非它们不见,而是柳如是的身法太过高明,连鱼儿都难以影响到。

综合可知,这位柳舵主,至少身法是极其高明的。

“夏大人过奖了。”柳如是谦逊道。

夏轻尘挥了挥手:“下去吧!”

待其走远之后,夏轻尘脸色沉下来:“仇仇、怜星,去调查一下这位舵主来历。”

仇仇正在舔伤势,闻言一怔:“为什么?她挺好的呀!”

一月中,几乎都是这位柳舵主纵容他们一人一狗呢。

夏轻尘淡淡道:“她挺好是吧?若是不好的话,足以要你们两个的小命。”

仇仇哆嗦一下:“假的吧!她看起来柔柔弱弱,是我的菜呢!”

夏轻尘道:“柔弱?我不知道,整个听雪楼有几人是她对手。”

什么?

怜星亦惊呼一声:“夏郎,她是什么修为?”

“不知道。”夏轻尘道:“但,最少是中月位巅峰。”

目前整个听雪楼,只有天恨臣的修为明确抵达了中月位巅峰。

其余人都不曾达到。

如此一位神秘的强者,听雪楼里,还真的少有人能及。

而这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强者,为什么要屈居在听雪楼,当一个小小的舵主呢?

“好,交给我们!”仇仇和怜星立刻答应,分头前去打探柳舵主的各种资料。

夏轻尘则在水台上默默等待。

时间一晃便是半日。

仇仇和怜星始终不曾归来,东海岸却迎来一艘水下巨舰。

巨舰的上方,月明珠含着轻松微笑,一跃跳上岸。

岸边,已有夏轻尘安排的听雪楼成员接应她,将其迎接到府邸。

“轻尘哥哥。”月明珠蹦跳来到夏轻尘面前,立刻发现她的异样:“有心事吗?”

夏轻尘随意道:“只是本地的舵主,身份有些令我起疑而已,已经派人……”

此时,怜星和仇仇从两个方向跑回来,各自拿着一摞资料。

夏轻尘翻阅之后,不由更为疑惑。

资料中显示,柳如是出生于本城的第一武道世家,因为自幼聪慧,所以武道天赋过人。

她自出生,便一直在本城,从未挪移过。

一年前,她申请加入听雪楼,成为一名普通成员,并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成为分部舵主。

“看起来没有问题嘛。”怜星摸了摸夏轻尘的头:“是不是夏郎想多啦!”

夏轻尘手指点在资料上,呢喃道:“白,其实是更好的掩饰色。”

“她的过去太清白,清白到有刻意遮掩的成分。”

月明珠嘻嘻一笑:“哦?不如把她叫出来,我亲自来询问?审问我最在行。”

身为暗月的人,她专门学习过如何审问嫌疑人。

只要落在她手里,没有问不出的人。

即便是平等对话,她也能想办法从对方的嘴中套出想要的话。

“恩,把她叫来!”

不久之后,柳如是再来前来,出现在夏轻尘面前。

她一如既往,神色淡定且从容,气质拔尘。

“明珠,你可以问了。”夏轻尘道。

忽然间,夏轻尘察觉到身后的月明珠,竟在往后退。

扭头一看,月明珠脸色不知何时苍白,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竟满脸恐惧。

一双紫色的眸子,正颤抖着凝望着柳如是,嘴唇亦在轻轻颤抖。

这,还是夏轻尘第一次看到月明珠有如此害怕的时候。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月明珠几乎是颤抖着说话。

柳如是神色平静,风轻云淡的撩了撩耳际的秀发,淡然道:“一直在等你啊,我的……好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