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脸上贴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周亮轻轻一哼,昂扬着脖子道:“那我奉劝你,摸一摸项上人头!”

“何出此言呢?”土匪目光闪烁的问道:“我可是首领最看重的十大堂主之一。”

周亮不以为然道:“很遗憾,我师傅君子剑已经给首领求过情,你敢动他们爷孙一下,就是公然违抗你们首领的意思!”

闻言,土匪笑了笑。

其神情里全无半点畏惧和担忧,淡淡一笑道:“君子剑,你还有话要说吗?”

嗯?

村民们均是一惊,土匪和谁说话呢?

哗啦——

只听不远处草丛里,走出一位腰间斜挎长剑,身着青松水墨长衫,五官端正,充满正气的英武中年。

他一身凌厉的剑气,尚未靠近就给村民们如芒在背之感。

属于一眼就知道,绝非凡人的类型。

“师傅!”直到周亮惊呼一声,道出其身份。

原来他就是周亮的那位师尊,君子剑!

只不过,君子剑并没有周亮想象的那般,能够震慑土匪。

反而是,他来到那名抱臂而立的土匪身旁,恭敬的哈着腰,面带惶恐,道:“大人,请给我解释的机会。”

他卑躬屈膝的姿态,令周亮愣住,旋即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仔细看之下,他才发现,君子剑的右手掌竟然被白布包裹,上面全都染血。

“十息。”土匪淡淡道。

君子剑立刻大步来到周亮面前,望着毫无笑意,满脸冷色的他,后者打了一个寒颤,僵硬道:“师傅!”

刚喊出口,换来的是一个大大的耳巴子。

君子剑抬手就是一掌,抽在周亮的脸上。

周亮充其量只是一个山野村夫,君子剑则是县城武道第一宗师。

一巴掌下去,可不仅仅是脸疼。

周亮的嘴巴、耳朵里全是血,脸上的皮肤大片被磨掉,鲜血大片大片的往外渗透。

“谁是你师傅?”君子剑冷然暴喝:“忘恩负义的乡巴佬!老夫好心好意送你一本入门修炼秘典,你却以老夫弟子名义,坏我名声!”

这一巴掌,可把周亮给打蒙圈,忙道:“师傅,您说了要收我为弟子啊!”

君子剑冷道:“前提是什么?”

“前提……”周亮陡然心虚,前提是他能够将《地闻要领》修炼圆满,方有资格成为他弟子。

“我赠送过《地闻要领》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就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胆大包天,仗着我的名声胡作非为!”君子剑气恨道。

村民们失望不已。

感情闹了半天,是周亮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把自己当做君子剑的弟子。

其实,人家压根就是赠送一本书而已。

周亮不仅脸孔生疼,还颜面无光,嘴唇蠕动道:“我……我没有胡作非为。”

“还说没有?”君子剑暴怒,又是一巴掌,这下直接把周亮给抽翻在地。

他不解气的一脚踩在他胸膛,咆哮道:“你仗着我的名声,对先前来的大人们都说了什么?”

其所指的大人,显然是上一批土匪。

周亮哆嗦道:“我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们,您向首领求过情,放过了三窟爷一家。”

砰——

这句话仿佛火星,彻底把君子剑的火药桶点炸。

一怒之下,直接踩爆周亮一条腿:“小畜生!还说没有害我?”

他扬了扬自己的右手,将包扎取下,露出触目惊心的手掌。

本有五根手指的手掌,只剩下三根手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全都被整整齐齐的砍掉!

“因为你个畜生一句话,害我丢了两根手指!”

原来,早在攻打下来县城的时候,大首领就公开发话,任何人不得干扰他们的行动。

违者,严惩不贷!

君子剑作为县城里武道最强者,却教出一个阻碍土匪们的弟子,他焉能有好下场?

周亮脸色煞白,不住的倒抽凉气。

望着盛怒的君子剑,周亮一片陌生,当初君子剑不是和颜悦色,不是以礼相待,不是谦谦君子吗?

现在的样子,好陌生,让他好害怕!

强忍剧痛,周亮道:“可是,你答应了,帮我向首领说情啊!”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提出请求后,君子剑并没有拒绝,而是含着笑点头,说没问题。

啪——

其另一条腿被活活踩爆,因为着急撇清关系,君子剑已然口不择言:“撒爆尿照照自己,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亲自为你求情?”

“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乡巴佬而已!”

君子剑觉得自己还挺委屈。

他不过是发现周亮有点修炼的天赋,便随手赠送一本秘典。

对方的请求,君子剑模糊的说“没问题”,可在正常的社交人都能品味到,这是敷衍之词。

偏偏周亮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山野村夫,根本体味不出意思。

真以为君子剑说的没问题,是真的没问题。

而且,未经证实的情况下,就贸然向土匪说,已经说过情。

君子剑可谓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试问他岂能不怒?

“死东西,老子毙了你!”君子剑一边是痛失手指的仇恨,一边是为证明给土匪们看,立刻就痛下杀手。

那旁观看戏的土匪,淡淡道:“慢着!”

他亲自走上来,询注视着周亮的眼睛:“把前因后果再说一次。”

其本人要亲自确认一次事情真假。

首领可是交代过,如果君子剑真的搀和进来,立刻提头去见。

周亮面对土匪,失去了君子剑这个师傅的依靠,变得还不如普通村民,瑟瑟发抖的将事情本末全部道出。

基本上和刚才所说一样,并无太大差别。

确定他没有撒谎,土匪才起身,向君子剑一笑:“原来是误会,我这就回去向首领复命。”

君子剑长松一口气,一颗悬起来的心,总算放下。

他又看了眼村民们,道:“那他们如何处理?”

土匪看也未看,淡淡道:“我只是奉命来调查事情的,就不多事了,告辞。”

说完,招来一只飞禽,破空而去。

眼见他们离开,君子剑的心彻底放下,但余怒未消。

他冷冷盯着周亮,面沉入水:“老夫纵横一生,大小恶战百余场,不曾损伤分毫,却唯独被你害掉两根手指头!”

“把你剁碎喂狗,都不解老夫心头之恨!”